抗日战争期间的“东北青年救亡会” 

        东北抗日战争时期,在东北心脏地区出现了一个新生的抗日组织“东北青年救亡会”。其成员大都是出身于地主、资本家、官僚、甚至大汉奸家庭的留日学生。他们利用得天独厚的社会关系和条件,打入伪满国务院、军事部、协和会中央本部、江上军(海军)、航空兵(空军)、军官学校、军管区、警察局、放送局(广播电台)、国家通讯社、中央银行、电话局、山海关检查站等要害部门。他们依靠优越的掩护外衣和机智勇敢的本领,分别在这些部门任职,获得了日本关东军在东北的战略部署、伪满陆海空三军的兵力部署、作战能力以及军警特联防、防谍、镇压我东北抗日联军的措施等大量情报。对配合我军作战以及后来配合苏军歼灭关东军都发挥了重要作用。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略者准许一些富豪子弟到日本深造,妄想把这些豪门和汉奸子弟培养成一批为日本效劳的高级奴仆和统治工具,然而事与愿违,赴日留学的学生和伪满军派去进修的军官,不少人到了日本受到中国共产党东京地下党的影响,接受了马列主义,在中国共产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光辉照耀下,投身抗日反满斗争,成了埋藏日本侵略者的掘墓人。
  1935年,丁宜和张为先首先秘密组建了“反帝大同盟”。有纲领、有章程、有严格的纪律。主要任务是学习理论;宣传马列;调查日本政治、军事、经济等情况。“大同盟”成立几个月后,大家越来越感到没有党的领导不行,必须找党。张为先是英共党员,找党方便些。于是,张为先回国了。
    张为先回国后,经过几个月的周折,与中央北方局联络局局长南汉辰取得了联系。他详细向南汉辰汇报了他在英国入党和后来到日本的情况。经过审查,组织同意给他办理了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手续。并给他布置了任务,指示他和丁宜在东北建立情报组织,为党中央提供东北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方面的情况和日本动向。
    他回到沈阳,立即发信通知东京的丁宜速回国。丁宜回到沈阳,经过一段的准备、物色人选,很快把情报组织建立起来了。
    1938年8月,《反帝大同盟》同东京的几个以读书会为掩护的进步组织合并了,取名为《东京东北留日青年救亡会》。1939年前后,许多会员毕业,先后回到东北,云集长春。1940年春,丁宜北上长春,同骨干会员见了面,说明他们已与党接上了关系,接受了党交给的情报工作任务。大家一致同意跟他们一起为党做情报工作。于是共同商定了一系列问题。鉴于大部分会员从东京回到东北,故将“东京留日青年救亡会”的名称更改为“东北青年救亡会”。这时会员已达65人。他们调整了力量,使东北的几个重要的大中城市都有会员,并设立了总站和长春、沈阳、哈尔滨三个分站。
    此后,“东北青年救亡会”在北方局情报局和晋察冀社会部领导下,做了很多工作,获取到不少重要情报,培养造就了一大批优秀的情报工作者。
    张绍纪是伪满国务院总理张景惠的儿子,他受堂兄张绍维的影响,增强了民族意识和爱国思想。1938年赴日本早稻田大学读书,经过学习接受了马列主义 ,加深了对中国共产党的认识和感情。同年参加了“东京留日青年救亡会”,回国后,积极为我党进行情报工作。他多次打着父亲的幌子和利用熟悉伪满高级官员的条件,把不少救亡会会员安插到有利于做情报工作的重要部门。特别是他利用自己的特殊条件,曾几次搞到非常重要的军事情报和机密。伪满总理张景惠的公馆,戒备森严,但我党长春情报工作者出出进进很随便。张绍纪在张公馆内有一处独立的小院,一套宽敞的房子。长春情报工作者,经常来这里开密会、抄写情报、汇集资料等。伪满总理张景惠的公馆实际上是我党长春情报站的据点。
    日本投降,苏军进驻长春,张绍纪大义灭亲,带领苏军把包括他父亲在内的13名汉奸大臣一一抓捕,后被送往苏联战犯营。几年后,伪满总理张景惠、伪满皇帝溥仪和众大汉奸及关东军的将领、特务机关头目,听说张绍纪是中共的情报工作者,目瞪口呆、无不震惊。他们作梦也没想到共产党竟然在总理张景惠公馆里也埋藏了一颗定时炸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