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华网吉林频道>正文
新华广播
从木杆子上“发”成支柱产业——吉林蛟河黄松甸镇黑木耳背后的故事
时间: 2019-08-29 09:23:07      来源: 新华网
分享本页至手机

每年6月开始,黄松甸木耳交易市场进入交易旺季,每天都有客商往来。

电商实体店内的黑木耳。

木耳电商张国宏的爱人在接订单

  每年8月,蛟河市黄松甸镇的木耳都会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来自全国各地的经销商,穿梭在黑木耳交易市场,一堆堆干木耳待价而沽。木耳堆后,坐着不停聊微信语音的经纪人,网上订购木耳的人,都在争抢好货源。

  302国道从镇子上穿过,“中国木耳电商之乡”的大广告牌下,木耳菌种经销店、木耳店、特产店沿国道两侧排开,一路延伸。店铺的后身,是连片的木耳国家标准化种植基地,种植户们正在忙着种植秋木耳。

  种木耳、收木耳、卖木耳……这是黄松甸镇最常见的场景,90%的小镇居民,从事着和木耳相关的行业。

  近40年的发展,商业早已自觉扎根在黄松甸人的心中。

木耳种植户李青亮,菌种保护是一种自觉

马上就要收灵芝孢子,种植户很兴奋

  向资源要出路 种粮不成种木耳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黄松甸人“吃粮靠返销,花钱靠贷款”,是蛟河市典型的贫困乡镇。高寒山区的气候,种粮不增产不增收,“十年九不收”是常事。镇领导带着大伙儿不断尝试各种项目脱贫,种黑豆果、烟草、土豆、甜菜等,都以失败告终,始终没有找到自己的支柱产业。

  黄松甸镇一直都有木耳。这里森林覆盖率高达91%,随处可见堆着的木杆子。几场雨后,木耳就冒了出来。雨后,人们上山采木耳下山去卖。渐渐地,木耳进入了大伙儿的视线。

  镇上四五十岁的人回忆起当年,说的都是小时候往木杆子上塞木耳菌种,提着袋子坐绿皮火车去卖木耳的事儿。当他们发现剩余菌种被随手丢进草丛竟也长出木耳时,“木屑应该能代替木杆栽培木耳!”灵光闪现中,大伙儿兴奋起来,开始到处找资源。

  崔成,镇上负责农业的干部,28岁调到黄松甸镇,一直到退休都在跟食用菌打交道,是黄松甸食(药)用菌协会会长。当年找资源,他跑的地方最多,黑龙江省山河屯镇、辽宁省朝阳市,还到过福建省,用他的话说——听到哪有好办法,就拔腿去哪。

  就这样,袋料栽培木耳被引进了黄松甸镇。木耳赚钱,黄松甸人积极性很高。到1990年,各村就有了几百万包的栽培规模,同时因和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搭界的关系,又引进了木灵芝栽培,将产品销往韩国。

  木耳+灵芝,食用菌产业发展略有规模,为了造势,大伙儿在302国道旁竖起一个牌子,“中国木耳生产最大的乡镇——黄松甸”,这在当时是个颇为大胆的举动。

木耳质地很棒

  向技术要发展 农大校长坐镇黄松甸

  “中国木耳生产最大的乡镇——黄松甸”的牌子被当时的吉林省食用菌协会秘书长陈宗泽看到了,将其告知时任吉林省食用菌协会会长、吉林农业大学校长李玉,这为黄松甸镇食用菌产业发展带来了难得的机遇:开启了大学带动产业,科学家扶持栽培户合作的模式,历时30余年打造了黄松甸镇的黑木耳产业。

  代表黄松甸人去见李玉的是崔成。那天,双方讨论最多的是黄松甸镇的资源优势、产业优势、产业前景和发展方向。“一个地方发展产业,一定要依靠当地的自然优势和资源优势。”李玉的叮嘱,成为黄松甸镇产业发展的最大动力。

  不仅如此,作为吉林农业大学校长的李玉,只要有时间,就去黄松甸镇指导工作。那时没有高速公路,302国道路况较差,他起早去,贪黑回。有一年春节刚过,心里想着黄松甸镇木耳正在做栽培袋阶段,他轻车简从来到黄松甸,各部门都在放假。崔成问他,为什么选这时候来,他说:“这时都没有上班,我有时间,上班之后时间就少了。”然后到种植户家进行指导,晚饭都不吃,连夜返长。

  渐渐地,李玉成了黄松甸镇黑木耳产业领路人。党委政府号召各村党员干部带头,大力发展食用菌产业,做了镇长的崔成带领镇机关干部自负盈亏组建了示范栽培基地,边干边学习,带领全镇发展食用菌产业。近30年里先后干了3个栽培示范基地。

  李玉带着专家团队紧跟生产的各个环节,不断进行着新品种实验和产业技术升级,木耳栽培由最初的半地下遮光栽培,到现在的地面摆放全光栽培;从最初的“V”型口出耳,到最后的微孔出耳等技术都是在那时开始实验做起的。技术支持和学习锻炼互相融合,在李玉的带动下,每年到黄松甸镇实习的学生不下百人次。

春耳采摘。

三合乡进入地栽春耳采摘时间。

  向品牌要永续 建市场开专业会宣传黑木耳

  食用菌产业终于有了一定的规模。李玉又提出了规划市场,打造产品品牌,不断完善产业的薄弱环节,确保产业健康,永续发展。

  第一件事就是建食用菌大市场。2003年前后,黄松甸的木耳经纪人很多,品种、湿度、价格,他们搭眼一看就知道。木耳经纪人收了木耳坐着火车卖木耳。也有人守在302国道上拦旅游大巴,跟游客兜售木耳。李玉提议,发挥产地优势,在黄松甸建食用菌交易市场。

  建市场,当时政府没有可用资金,克服了各种困难,建了8栋64个门市。木耳经纪人纷纷入驻市场,声名远播的黄松甸木耳,引来了外地的经销商,7月份春耳一上市,一直到11月,整个市场熙来攘往,外地客商在黄松甸买了房,常年驻扎在这儿,经销黑木耳。市场的出现,极大增强了黄松甸黑木耳的市场份额占有力,如今已发展到有经营业户1000多户的大型木耳交易市场,被农业部命名为全国食用菌交易大市场,年交易量达到3万吨,交易额25亿元左右。

  第二件事是开办专业会议。2004年,李玉任中国菌物学会会长,把中国菌物学会第七届年会定在蛟河市召开。黄松甸镇做为大会参观现场,参会人员达到1000多人。不仅有国家各省相关部门领导及科研院校的专家学者,还有6个国家的食用菌学科的专家参会。参会者看到黄松甸的食用菌产业规模,都震惊了,会后都变成了宣传员,黄松甸黑木耳从此在业内声名远播。

  为了适应销售需要,不少木耳经纪人瞄准了网上销售。张国宏就是其中一个。2014年,卖了房子开天猫店,也就在那一年,黄松甸镇有了自己的电子商务协会,办培训,木耳经纪人们争着参加。后来,建立了电子商务产业园。现在,黄松甸活跃的网店有60家,年网销额突破2000万元。

  2013年,刚大学毕业的胡永强把目光投回了老家黄松甸,那年秋天,他家每个月的收入都是十几万,“太诱惑了!”学数学的他,决定回家创业。6年来,从一个玩数字的,变成了卖木耳的,整天忙得连轴转。

  小木耳不仅让黄松甸人生活变样,更吸引了无数像胡永强这样的年轻人加入木耳产业大军。镇上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他们操着各地口音,做着黑木耳生意。

  现在,黄松甸镇有1个国家级标准化种植示范园区,2个省级示范园区,29个规模园区。从生产到采摘每个环节都按照标准化操作规程进行。保证了黑木耳品质。蛟河市政府申请了“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中国地理标志证明商标”。春秋两季木耳生产规模2.5亿包左右,年产木耳干品约6000吨,实现收入1.5亿元左右。全镇95%的农户从事食用菌产业,95%的劳动力从事食用菌生产,95%的收入来自食用菌产业。年吸纳周边地区人员到黄松甸打工2万多人次,真正把食用菌产业做成了致富脱贫的支柱产业。

浙江丽水的客商来采购木耳

  向产业要经验 “输血”变“造血"是关键

  已经退休的崔成,依然奋战在食用菌扶贫一线,回忆当年黄松甸镇发展产业,他很感慨,“当时没有资金补贴补助,也没有优惠的经济帮扶,唯一做到的就是在园区路、供电等方面统一给予修建,但在这种情况下,黄松甸黑木耳依然成了品牌,输血式发展产业和造血式发展产业,结果完全不一样啊。”

  黄松甸人谈及黑木耳的成功经验,总结出五条:

  一是干部、党员带头示范,干给农户看,带着农户干。发展产业的目的是给没有致富门路的农民找出路,但是初期群众没有技术,怕风险,这时干部、党员带头示范,他们干给农户看,有成效后带着农户干,以点带面推动产业发展。

  二是发展产业不能一蹴而就,耐心很关键。有些人看人家干得好,认为自己马上学,做出来产品卖就能赚钱。可是,当前市场上这样的项目不多,没有轻而易举地就能得到的好事,特别是农业生产,不确定性因素太多。要想把自己的产品做好,首先应该具备丰富的生产经验和熟练的操作技术,其次要有耐心,一步一个脚印踏实做事,这很关键。

  三是在发展产业过程中要抓好薄弱环节,做好产业发展布局,明确分工。就木耳生产而言,菌种、菌包生产环节由企业来承担,能够发挥出专业技术和机械的优势,农户没有太大的固定投入;栽培环节以农户为主,充分调动个人的积极性;品牌打造、产品深加工环节,由公司、协会、专业合作社等来完成。这样能充分发挥各自的优势,使千家万户的生产和千变万化的市场进行合理的对接,实现产业健康有序发展。

  四是做成产业要内功和政策相结合,努力增强自身发展的能力。国家政策、专家技术支撑都是暂时的,自己内功练好了才是长期发展的基础。在产业发展初期要利用好相关政策,使内功和政策相结合,同时,掌握生产技能才能促使产业长远健康发展。

  五是要不断进行学习。要努力掌握行业发展的相关信息,加快掌握先进的生产技术,生产优质的产品,增强开拓占有市场的能力,保证产业永续发展,获取好的经济效益。 

编辑:郭聪 责校:衣兵

主编:黄维 监制:王健民

本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新华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新华网吉林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与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00-2016 JL.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906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