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华网吉林频道>正文
新华广播
曹保明:生命就是用来奋斗的
时间: 2019-08-06 15:23:55      来源: 吉林日报
分享本页至手机

  一天十二时辰,有十个时辰在工作,是曹保明生活的常态。古稀之年的著名文化学者、民俗学专家曹保明每当提起自己睡眠渐短的生物钟,总要半开玩笑半又认真地说一句“我的神经是出了什么问题吗”,但是废寝忘食的曹保明工作时总是很兴奋,面对着大量待处理的资料,他说,“没有办法停下来”。

  曹保明出生于农民家庭,并无家学渊源。18岁时,曹保明一次偶然翻到了一本书,那是林青著的一本书信体散文集《冰凌花》。曹保明很快就被其文字所吸引。他的思绪随着那朴实无华而又充满激情的文字飞到了万顷一碧的兴凯湖,飞到了富饶美丽的乌苏里江,看到了山林里的猎手,嗅到了平川上的麦香。曹保明手捧这本小书,心中已是波澜汹涌,一个有些稚嫩而又无比坚定的想法在脑中渐渐清晰,生根发芽——我,也要用文字去记录这美丽的东北大地。

  1976年,曹保明从吉林大学中文系毕业,在吉林大学中文系的民间文学教研室执教。因为从事民间文学的教学工作,所以要经常和学生们一起到田间地头、深山密林去做田野调查。在调查中,曹保明了解到了一直以来被认为是土匪的“三江好”实则救国救民的英雄故事。东北地区还有多少个“三江好”?从“三江好”的精神内核能否窥见东北文化的一个侧面?东北文化到底有哪些独特表现?东北人文的核心精神又是什么?东北文化未来发展的出路在哪里?这一系列的问题,推动着曹保明不断思考,不断探索。就这样,系统研究东北地域文化、全面整理东北文化遗产的曹保明就此炼成。

  曹保明的足迹遍布东北大小村落。从密林到江畔,从雪地到草原;从春种秋收、热闹兴盛的乡镇,到荒草萋萋、渺无人烟的古村;从当年鏖战、弹洞前村的旧址,到白骨露天、孤坟难认的荒丘;从历经繁华、车马如流的故居,到不见经传、寻常民宅的遗迹,曹保明用自己的双脚对东北的人文痕迹做着“地毯式”的实地考察。曹保明边考察,边记录,边保护。在他的倡导和努力下,通化县东来乡鹿圈子村、抚松县漫江镇锦江木屋村等吉林省内一批极具特色的传统村落得以入选中国传统村落名录,得到了很好的保护。他有着人类学家的脚力。

  曹保明的视野包含过去五行八作。农民、商人、知识分子和大小官吏自不必说。土匪、马贼、木帮、猎人、渔夫、拓荒者、乞讨者、流浪者、淘金汉、挖参人、手艺人,世间百态,无论尚存与否,在曹保明眼中都是一个个活生生、懂爱憎、有尊严的人,一个个有血有肉、有情有感的生命。在曹保明的系统整理下,东北地区历史上的渔猎文化、森林文化、行帮文化、采参文化、淘金文化、冬捕文化、工匠文化、军旅文化等以特定行业和职业为范畴的诸多特色文化形态研究已经具备理论框架。他有着社会学家的眼力。

  曹保明的研究贯通古今民俗文化。曹保明是文化遗产研究领域的专家,无论是对于有形文化遗产还是非物质文化遗产,都有大量的文章和专著进行论述。除了对东北民俗的深入研究,曹保明的研究视角也面向全国、面向世界,以期找到民俗文化的共性规律,推动民俗学的学科理论构建。除了史料研究和实地调研,曹保明展望未来,他常说,保护文化遗产的最佳方式就是让文化遗产在当代活起来,赋予文化遗产与时俱进的精神内涵。近年来,很多要在东北地区拍摄影视作品的编导专业人士都来向曹保明请教,以期制作出原汁原味的“东北感”,曹保明很乐于给他们提供建议,也希望看到真实的东北民俗文化元素展现在大众视野。结合着工匠精神的倡导,曹保明系统研究了吉林工匠文化,并有专著《吉林工匠》出版;结合着对革命英烈的纪念,曹保明又投入到吉林省老兵口述史的采访撰写和整理工作中。曹保明近期又在着力研究东北亚地区丝绸之路民俗文化的历史脉络和发展走向,为东北地域文化的未来思考出路。他有着民俗学家的脑力。

  曹保明的著作得到了海内外广泛认可。2019年《吉林日报》策划推出了“听曹保明讲故事·一书一记忆”连载专栏。在曹保明著的出版图书中选取105本,每天推介一本,持续三个多月。曹保明的很多著作被译成日、韩、俄、英等文字发行海外,在国际上特别是在东北亚国家有着广泛影响。曹保明用他的如椽大笔让世界听到了东北文化的声音,曹保明已经成为了东北地域文化的一个鲜明的符号。著作等身的曹保明有着世界级作家的笔力。

  曹保明在吉林艺术学院东北地域文化研究专业做硕士研究生导师,为该领域培养了一批人才。曹保明说:“现在做学问、搞研究的条件要比40年前好太多,我的学生们也都很热爱这一行,他们肯定要比我们做得好。”

  曹保明的办公室显得十分狭促。除了书架和地面上都摞满了书,柜子上还有很多收藏的民俗摆件。别人视之为破铜烂铁的老铺招牌、猎叉鱼钩,在曹保明眼里都是宝贝。曹保明说:“没能跟上时代步伐的文化遗产注定要消亡,但记录它们的存在,记录它们的消亡,是文化学者的责任。”

  70岁的曹保明如今依旧行走在广袤无垠的文化田野上。40年来,每年的春节以及其他的重要传统节日,他一定要去乡下,去看当地集中展现出来的民俗文化,和当地村民一起过节。平日里,如果他没在办公室,就一定是在调研地,要么就是正在去往调研地的路上。回到办公室,便坐在纸堆里,整理资料往往一干就是一整天,饿了就简单对付一口吃的,渴了喝口瓶装水。到外地出差,也是子时方睡,寅时便起,作息如常。他争分夺秒地整理资料,整理思路,竭尽全力为东北文化的传承、发展与保护贡献力量。“我的事业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根本停不下来。我的生命就是用来奋斗的。”曹保明说。(王瑞)

编辑:衣兵 责校:郭聪

主编:黄维 监制:王健民

本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新华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新华网吉林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与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00-2016 JL.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843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