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页至手机

进一步强化信息主导的作用

来源: 解放军报  作者: 宋长江  责任编辑: 衣兵


  联合作战指挥的过程,实质上就是获取信息、分析信息、理解信息、运用信息,最终指挥部队遂行任务的过程。随着信息技术的不断发展及广泛运用于军事领域,信息对联合作战指挥的主导作用日益凸现。

  进一步具化信息先行理念。信息是联合作战指挥精算细算的关键,“兵马未动,信息先行”已成常态。信息可以辅助指挥员消除作战指挥的不确定性。“信息先行”,就是确立信息在侦察预警、指挥控制、火力打击、作战评估、综合保障中的中心地位,以信息的高效流转主导联合作战指挥各个环节:指挥员在充分理解作战意图的基础上,建立态势感知,辅助决策、定下决心并指挥控制作战行动;作战部队依托目标、敌我交战态势、战场环境等信息遂行任务,依托毁伤程度、打击效果、震慑效应等信息组织作战评估,根据评估结果做好再次出动准备,形成“分析判断-定下决心-指挥控制-火力打击-作战评估”的完整闭环。指挥员必须尽可能以准确、可靠、及时的信息为依托,定下作战决心并组织指挥控制。任务部队要以目标、战场环境、敌我交战态势、毁伤程度等信息为依托,遂行任务、组织毁伤评估,做好再次出动的准备。联合作战指挥从理解意图、分析研判、定下决心、指挥控制、火力打击到作战评估的各个环节都离不开信息的有效支撑,利用人工智能技术辅助指挥员快速分析海量信息并作出决策,牵引网络信息体系从“网络中心”向“信息中心”转变,最终实现联合作战指挥灵敏、高效。

  进一步建强信息栅格网络。信息栅格网络作为打通联合作战指挥的“经脉”,信息的获取、存储、处理、分发、服务各个流程高度依赖信息栅格网络,这也是发挥信息主导作用的基础支撑。随着网络规模高速增长,联合作战指挥对信息栅格网络的需求日益增加,亟需重构健全信息栅格网络体系,达成“空-天-地-海”一体无缝衔接混合组网。要紧紧围绕联合作战指挥要求,打通“分析判断-定下决心-指挥控制-火力打击-作战评估”的信息流程,实现信息流牵引指挥流、打击流、评估流,建强信息主导的网络支撑。用网络化视角研究联合作战的功能架构,用体系化、服务化、智能化、标准化的思路设计全新信息栅格网络。着眼联合作战需求和网络的互联、互通、互操作要求,以“面向服务、柔性重组”能力为目标,统一顶层设计、统一标准接口、统一入网规范,并同步规划网络安全防御的技术框架,融合运用计算资源、存储资源、网络传输资源和软件资源,构建弹性、安全、基于云服务的信息栅格网络。应突出信息栅格网络的抗毁能力建设,利用区块链分布式数据库架构设计网络安全防护,重新审视网络信息体系的“去中心化”能力,确保任一节点被摧毁都不影响网络组网运行。对各级信息服务中心的信息资源进行分布式管理,按照任务需求对信息进行灵活调度,破除因中心节点遭打击致瘫网络的困局,提升信息栅格网络的体系抗毁能力。特别要前瞻规划基于IP的空中骨干栅格网,运用云计算、软件定义网络等先进技术,以天基网络为基本依托,达成空中、地面、海上各类武器平台、传感器等信息节点的自主组网互联和高速宽带通信,为联合作战指挥提供网络支撑。

  进一步完善信息共享能力。积极倡导信息共享,合理规划联合作战指挥诸军种在信息共享中的角色、任务和需求,最终形成“人人贡献信息、人人利用信息”的信息共享文化自觉。针对各专业部门业务信息系统自建自用,标准接口不规范,跨军种信息共享难,进入指挥链辅助决策更难的现实问题,运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遵循面向服务、分散部署的体系架构构建信息服务中心,实现信息资源的按需组织、灵活共享和动态扩展,围绕指挥员作战意图,对共享的海量信息进行整合处理达成对信息的一致理解,最终为联合作战筹划、联合指挥控制提供信息支撑,辅助指挥员作出正确决策。应按照“组网、共享”的思路,强化信息全网同步服务能力建设,依托数据服务管理功能,统筹对信息资源、信息节点、用户进行管理,实现“一点采集、全网共享”。消除影响信息共享的狭隘利益观,建立健全信息共享、按权使用、受控交互的制度机制,打破信息壁垒,加快信息流转进程,为指挥员高效决策、武器平台快速打击提供强有力的信息支持。(宋长江

吉林省国防教育委员会主办 版权所有:吉林国防编辑部
Copyright © 2000-2016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ed.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787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