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页至手机

钢铁真心守卫华夏

来源:  作者: 金怡然  责任编辑: 衣兵


  中国曾在敌人的铁蹄下跌入血泊。

  当国外的轮船冒起了白烟,我们却醉于妖冶的娥眉和婀娜的柳条,我们手里铁铸成的刀刃,在炮火面前渐渐低下了头颅。地大物博却又虚弱的中国,被野心勃勃的敌人窥视着、欺凌着,却无力反抗。

  八国联军的铁蹄和法西斯的侵略,让我们这个民族在无边的炮火中渐渐沉默,不屈的脊梁虽然顽固却臣服于眼中的绝望,心中怀有的不再是自豪。

  然而和我们不同的是,二战时期的瑞士全民皆兵,每个村的靶场让每个公民随时处于训练场,抵抗侵略之心十分强悍。他们只是一个小国,却在战火纷飞的年代,用坚强的国防,保住了自己的家园。

  历史的脉络被时空拉开距离,往往会看得更加清晰。我们从黑暗中一步步走来,江山岂寸改,干戈顿化空。想要捍卫祖国的完整,抵抗外界侵略,就必须提高国防实力。辽宁舰上踏浪护航、大山深处发射长剑、百艘舰艇西沙演兵。如今,面对挑衅,我们用最强的实力捍卫着土地。

  我曾是一名军人。

  大一那年,我携笔从戎,走进迷彩青春。带着“带吴钩,取关山”的豪情与壮志,就像木兰,赴万里戎机,度艰险关山,踏上从军的征程。身着戎装,在军营中接受洗礼,用青春和激情表达着对国防事业的热爱。那时的我,顶着一头短发,忘记自己是个姑娘,弹琴的手握钢枪,枪弹声和呐喊代替了华美的乐符篇章。高强度的训练下,不放弃,也不流泪,只为锻炼成一名钢铁卫士,只为铸就不朽的军魂。经得起摔打,才能百炼成钢。在强军实践的号召下,我努力做一个有灵魂的士兵,有本事的军人,有血性的战士,有品德的青年。从军两年,我胸前佩戴着闪亮的国防服役章,在军旗下坚守自己的职责,为祖国的国防事业贡献着我所有的力量。

  我也听过许多军人的故事。他们在无人的海岛哨所,在海拔四千米的青藏高原,在寂寥的大山深处,孤独地守护着一片岛、一座山;他们在飘摇的海上,无论风雨,开着舰艇巡视着祖国的海疆;他们在泥沙堆成的训练场上,流血流汗掉皮掉肉,用过硬的军事素质保家卫国;他们在灾难现场,台风、洪水和大火,都阻挡不了他们孤独的逆行;他们在单调的研究所,面对着枯燥的机器和数据,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们同样也为祖国的国防事业尽着自己的力量。别无所求,却把举起的右手,献给祖国。

  后来,我脱下了军装,从一名平凡的军人,做回了一位普通的学生。但我仍然没有放下军人的使命,军人素质和军人情怀沉淀和熔铸在我的血脉里。我依然心系国防。

  时代依旧前行,美国的霸权主义慢慢力不从心,便放纵日本在他所谓的“正常化道路”的末路上狂奔;南海形势依然剑拔弩张;驻韩美军部署萨德,我们感受到来自外界的威胁。平静的海平面下隐藏着危险的波涛,暗淡了刀光剑影,听不到擂鼓争鸣。但是国家的安全,无时不刻地面临着危险。

  我依然紧握着手中的武器,以一位青年的姿态,和千千万万的青年一起,用比黄河更汹涌的血,用比长城更硬的脊梁,守护着这片土地一个又一个春秋。(金怡然)

 

吉林省国防教育委员会主办 版权所有:吉林国防编辑部
Copyright © 2000-2016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ed.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773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