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华网吉林频道>正文
分享: 
新华广播
《唯有大海不悲伤》:如何潜水、抓鳄鱼和攀登雪峰
时间: 2019-06-24 14:53:05      来源: 河北日报
分享本页至手机

  作家简介

  邱华栋,1969年生于新疆昌吉市。现任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主席团委员、鲁迅文学院常务副院长。著有长篇小说12部,中短篇小说200余篇。多部作品被翻译成日、韩、俄、英、德、意、法等国文字发表和出版。曾获庄重文文学奖、《上海文学》小说奖、林斤澜短篇小说奖、十月文学奖等。

  写这本小说集之前,我常常把玩地球仪,把地球仪使劲一点,它就开始转动起来,我的手指又一戳,停!地球仪停下来了,我看看我指的是哪个地方。就这样,我点了九次,戳停了九个地方。我一看,这九个地方,在地球仪上显示的是太平洋、澳大利亚、中亚、古巴、巴西、俄罗斯、中非、法国、冰岛。

  于是,我就想,我能写写这些地方的中国人的故事吗?这些地方,我大部分都去过,在这些地方,我碰见了一些有趣的外籍华人或中国人,他们早就拥有了自己独特的故事。我应该可以写写来到这些地方的人的精彩故事。

  现代世界交通工具的发达,几乎能够让人到达你想去的任何地方。大洋之下,冰原之上,沼泽之中,大河之里,江湖之内,雪峰之顶,人都能够抵达。只要是你想去,物质条件具备,各类交通手段就能帮助你到达那里。

  于是,我先写了《唯有大海不悲伤》。写这篇小说有一些动因。近些年,我常常听到认识的朋友中间,有些人发生了不幸事件。每个人的生活中,总是有大大小小的缺损和缺失。比如,有一个朋友的独子,留学归来正待结婚,却因病忽然去世,白发人送黑发人,何其悲伤!还有一个朋友的孩子,年仅十岁,不慎溺水身亡。夫妻俩陷入了困顿和悲伤,婚姻关系也岌岌可危。常常是,突发的生活变故造成的痛苦在一个人、一个家庭难以承受和化解,那么,他们如何承担这悲伤,重新获得生活的勇气和信心呢?如何获得自我救赎,继续生活下去?

  我常常站在这些朋友的角度,去想象他们面对的境遇,以及内心要承受的沉重。化解痛苦,这是任何豪言壮语无法起作用的,只能是一个个的个体生命,去承受生活的突如其来的变故。

  在《唯有大海不悲伤》中,小说的主人公遭遇了丧子之痛,最后他通过在太平洋的潜水运动,逐渐获得了救赎和生活下去的力量。

  这篇小说发表之后,有朋友问我,你啥时候学会了自由潜水啊?其实,我是不会自由潜水的。但我特别爱看关于海洋的纪录片,对海洋里的各种生物了解了很多,常常一边看,一边用文学语言描述我看到的片段。此外,《美国国家地理》和《中国国家地理》中也有很多关于海洋的文章,都成为我写作这篇小说的材料支撑。

  我也常常想,作为一个小说家,必须对读者尊重、友好和负责。人家花自己宝贵的时间来阅读你写的一篇小说,你又能给他们带来什么?因此,我要在小说里增加一些材料,比如潜水和大海的方方面面的知识。这就使得小说本身带有着新颖感和知识化的效果。于是小说也就变得有趣和好看起来。

  而《鳄鱼猎人》的写作,这个创作的念头在很多年以前就萌发了。我曾经去过几次澳大利亚,也接触了一些在澳大利亚生活的华人,他们各有各的精彩故事。华人在澳大利亚的历史和现实的处境,也有很大的变化。比如,前去淘金的近代华人、改革开放之后前往澳大利亚的20世纪80年代的华人,和21世纪去澳洲的华人的生存景象,就都不一样。一代代华人演绎出了各自精彩的故事,促使我写成了这篇抓鳄鱼的小说。抓捕一条鳄鱼,和这篇小说的主人公帮助澳大利亚警方抓获一个杀害了中国姑娘的罪犯,有着某种象征和同构的关系。小说中,两个夏天,同时进行两条时间线索的并置,取得了对照的效果。

  小说《鹰的阴影》,则讲述了两个登山爱好者在中亚的雪峰上攀登的故事。我出生在天山脚下,小时候出了家门,往远处一望,就能看见海拔5445米高的天山主峰博格达峰那冰雪覆盖的巍峨的样子。

  登山运动是一种极限运动。现在,顶级的登山家,要有“14+7+2”的履历才是最完美的。什么是“14+7+2”?那就是,登顶地球上十四座海拔八千米以上的高峰,然后,再登顶地球上七大洲的最高峰,最后是抵达南极和北极两个地球上的极点。这就是“14+7+2”的意思。我曾拜访过诗人、登山家黄怒波先生。他是完成了“7+2”的少数登山家之一。在他的办公室的走廊里,我看到了他历次登山过程中保留下的各种用具,琳琅满目,蔚为大观。

  写这篇小说时,灵感、材料就这么来了,我曾经取得的知识点,见到的人和事,看到的新闻报道构成了我的小说壮丽、丰厚的架构和内容。

  从十五六岁开始写小说到现在,我也写了三十年了。那么,继续写,我还能超越自己吗?我觉得还有可能。首先,在题材上我还能出新。其次,在表现手法上,我的技巧更加纯熟了。再者,对这个世界的认识也更加深刻了。所以,写下来这组小说,我觉得我还能继续写下去,还能写得更好。

  本来我打算写一组九篇、每篇在一万多字的短篇小说,构成一个系列,一起结集。但这三篇写出来后我发现,每一篇都变成了三万字左右的中篇小说,于是我改变了想法,先将这三部中篇结集出版。其他六篇小说,我会慢慢写出来。不知道我会写成啥样。小说最大的魅力,就在于它的完成是灵感和构思的一次次的釉变。它可能会变成与你最开始的设计完全不一样的样子。

  (《唯有大海不悲伤》,邱华栋著,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19年4月出版。本文为该书后记,有删节。)

编辑:衣兵 责校:赵石乐

主编:黄维 监制:王健民

 

精美图片
专题策划
  • 新华社吉林分社践行“四力”作品选
  • 中国长春电影节精彩回眸
  • H5:长春棚改历史文化街区保护与复兴
本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新华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新华网吉林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与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00-2016 JL.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6635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