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华网吉林频道>正文
分享: 
新华广播
《我是编辑》:编辑的书感书缘
时间: 2019-04-11 11:48:41      来源: 山西日报
分享本页至手机

  “书感是一种悟性,是对书的直觉判断力,对书本质特征的感悟力。简单来说,当一个编辑面对一堆文字和图像材料时,应该懂得怎么编辑,怎么整理,怎么加工,才能使这些材料编得像一本书”,三联书店总编辑李昕将编辑应具备的悟性概括为“书感”二字,编辑以书感挑书编书,也从无数的阅读中获得这种能力,编辑与书一辈子打交道,你来我往,交情至深,互为影响,彼此成就。

  山西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介子平先生的《我是编辑》一书,由几十篇千字随笔构成,表面上细水长流,云淡风轻,实质里酸甜苦辣,五味杂陈。写的多是作为职业编辑数十年间与书的缘分与感悟,个中苦甘,一言难尽,或珍藏或留憾,或使人不堪不安,或承载旧时青春与一辈子不变的理想主义。

  常人眼里的书,在书店中是吸引目光的封面和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名人推荐,买回家后是书中的故事或知识。编辑眼中的书系统而立体,编辑是流动的过程,是遗憾的艺术,无休止地可以改进得更趋完美,每一部分的设计,逐个字眼的斟酌,去伪存真,去粗取精,如不花费心血,哪会凭空妙趣天成,花过心思的地方或不会被发现,但整体的韵味无疑是众多细节组合后的升华。

  编辑如同匠人,一本书最终呈现出的气质是素雅端庄,俏皮活泼,还是严肃深沉,鞭辟入里,毕竟由书稿内容决定,编辑只负责修改至通顺无误,努力突出本色。一根木料可做栋梁,可做家具,还可做把玩件,由其本质与形态决定,匠人只管打磨雕琢,切割拼装,使其呈现出最好的模样。精益求精是编辑的特色,强迫症是编辑的痼疾。好的编辑不会在编书过程中过分张扬自己的个性,扶掖作者疏通文意,襄助校对修改错字,搭手美编设计排版,虽不乏编辑的创意成就一本畅销书的佳话,但其终究是在幕后为他人做嫁衣者。“文人耻与匠人为伍,匠气视同贬义,文雅举止被称书卷气”谈的是写作,但匠人一词用在兢兢业业、缝缝补补的编辑身上,反倒成为令人尊敬的质朴与执着。

  抛却职责,大多编辑心底是爱书之人,买书、藏书、读书、用书已然生活不可或缺部分。编辑工作古以编纂、校雠为主,今有选题、组稿、审稿、编辑加工、发稿、读样“六艺”之说,自最初的选题策划始,编辑流程规范愈发严谨,同时还要规避风险,保证图书的成本支出能维持经营,事事依照规范,避免随兴出格,不比作者创作自在,编辑是带镣铐的舞者。

  作为“职业读者”,编辑所为,或主动策划,或被动选择,读稿时心思全然用在了“鸡蛋里挑骨头”上,凡事以作者、作品、读者为上,以最好状态呈现作品原样原貌,并不能轻率任性发挥个人意志。而编辑的私下读物,才真正表露出其志趣偏好与特质性格,编辑也是有血有肉、真实可爱之人。中国传统的读书观念以头悬梁锥刺股式苦读为宣扬,为的是及第登科,功成名遂;读书是责任与义务,在今天的全民阅读中,众鸡汤把读书视为快速提升自我的成功之学,而每个时代真正的书痴,都会力避陷入此般俗套。蒙田认为“那些不能享受阅读乐趣的人们,真的是非常可怜”,“对于那些懂得如何选择书的人而言,书十分诱人”。甘愿做一清贫编辑,往往靠的是文人情怀的续命,精神世界填满之后,便少了些存放势利的空间,多了些温厚与淡薄。

  痴迷于与书的对话,必定会占用与亲友寒暄交流的时间,不宁帖不可编书,不静心不可读书,碎片化阅读时代,编辑是极少数能够将整块时间封闭进纸堆中的人,深度阅读的读书人与面壁修行的苦行僧并无二致,在旁人眼里必定孤僻怪异,好在他们能不以为然而自得其乐,于生活中有真正的“朋友圈”,多的是良师益友。林语堂在《读书的艺术》中谈及:“当他拿起一本书的时候,他立刻走进一个不同的世界;如果那是一本好书,他便立刻接触到世界上一个最健谈的人。这个谈话者引导他前进,带他到一个不同的国度或不同的时代,或者对他发泄一些私人的悔恨,或者跟他讨论一些他从来不知道的学问或者生活问题。”

  《我是编辑》是一部记录编辑职业生涯的心语之书,读书、编书话题之外,尚有岁月感触、人生体味。(王画眉)

责任编辑: 衣兵
精美图片
专题策划
  • 中国长春电影节与您诚挚相约
  • “通顺2018”长春市建委服务市民顺畅平安行
  • 早落地、早开工、早见效 聚焦长春“三早”
本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新华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新华网吉林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与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00-2016 JL.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华炫闻

吉林频道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353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