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华网吉林频道>正文
分享: 
新华广播
长岛的孩子
时间: 2019-03-01 09:19:21      来源: 河北日报
分享本页至手机

(“我的海岛我的家”系列小说,郝月梅著,河北少年儿童出版社2019年1月出版。本文为该系列小说后记,有删改。)

  20年前,在读过一部海岛题材的世界名著后,我一气呵成写了中篇小说《北山岛》。当时还不会用电脑,我没有起草,直接在稿纸上写就,然后自信地去了邮局。当我把一叠厚厚的稿子装进信袋时,才蓦然发现,文稿上的钢笔字潦草到我自己都难辨认。可是,我已经等不及再重新抄写一遍了,就这样一横心,把稿子投进了邮箱。

  没料到,这最“草率”的一次投稿,竟很快发表在上海的文学双月刊《巨人》上,更没想到,接着引来了一些少儿杂志和出版社的约稿。细想想,写这篇小说所有的“顺”,皆因为触动了那段深藏于我心的最为珍贵的童年生活记忆。正是从《北山岛》始,我有了创作海岛故事的念头。

  我的父亲是军人,儿时我随父母来到渤海湾的长岛,在此一住就是八年。

  长岛亦称长山列岛,由大小30多座岛屿组成。这里是扼守京津的门户,古往今来皆为要塞。因战略位置特殊,1949年长岛解放后,我军即派遣部队进驻长岛,成立海防团,后来,又成立内长山要塞区。

  那时候,长岛是封闭的,因是军事要塞,进岛要有介绍信,岛外来人极少。没有喧嚣纷繁,没有污染,这片海域干净安宁,海水清澈,天空湛蓝,青山绿水,一切都是原生态天然的。然而,在这里生活却是艰苦的。

  我家进岛时,部队已经度过了最困难的时期。据说部队上岛之初,没有住房,没有电,缺少蔬菜,缺少淡水,一些深海驻防的无人岛上,喝的水得靠运输艇定期往岛上送,赶上风浪天,不能通航,给养运不进岛,喝水都是问题。“以岛为家,以苦为荣”的标语,在要塞区军营随处可见。

  给我留下温馨记忆的,是沿着山势建起的部队营房,是每天响起的军号声,是海面上过往的军舰,是夜间灯塔礁上的一闪一亮,是军人们的演兵操练,是爸爸们上班下连队的身影,还有妈妈们呼唤孩子回家吃饭的声音,南方北方的腔调都有……是的,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守卫祖国的东大门,在这里安下了家。

  我们的小学校坐落在山坡上,两排红瓦房,几十个孩子。建在海边的大礼堂是最吸引我们的去处,这里几乎天天晚上放电影,多是最新影片。每年的“八一”和春节,全国各路拥军慰问团接踵而至,王心刚、马季等演员都来此表演过,我们能感受到,虽然海岛远离陆地,但祖国牵挂着海岛。

  松山是长岛海拔最高的山。记得山顶有间石头垒的小房子,那是部队的一个海岸观察通信站,逢年过节,会有五星红旗在山顶飘扬。大雪封山的日子,可以看到一条隐隐的小路从山间黑松林穿出来,弯弯曲曲通向山顶。一天,我和哥哥爬上山顶,好奇地进到小房子里,看到一张简陋的床,一个炉子,只有一个士兵。他不寂寞吗?

  驻地的小渔村,只有13户人家。这里与庙岛隔海相望,西边海域是大黑山岛。平日里,各岛上安静自然,一派祥和,然而,岛下却设有大机关,这就是坑道。坑道穿山而过,纵横全岛,是备战的藏龙卧虎之地。

  守岛部队最艰苦的工程,就是修筑坑道。当年,从坚硬的山石中开通出坑道,全靠工兵用炸药、铁锤、钢钎一下下开凿。在学校上课时,我们常常听到开山的炮声,看到炸飞的山石。

  家在海岛,我们都变成了肤色黑红的岛上小孩儿。和渔民的孩子一样,挑水拾柴,养鸡赶海,吃咸鱼饼子,只不过比渔民的孩子多出一些闲暇去玩耍。军营里的男孩子,天生胆大性野,去靶场捡弹壳,潜入海底摸海参,攀上崖壁掏海鸟蛋……弄得鼻青脸肿、头破血流是常有的事。

  小说中的哥哥、羊毛、小迷糊、小黑猪、小迷糊的姐姐、梁拥军等就是这些孩子中的一员。当我写作时,他们带着浓郁的海岛气息向我走来,直走进我的作品里。这些人物几乎连姓名、外号、相貌、声音、衣着举止都是真实的。他们在我的脑海里鲜活灵动,叽里呱啦,将我带回岛上军营里的童年岁月。那真是一段阳光灿烂的日子……

  写长岛故事,这个念头在我心中萦绕了20年。终于可以静下心来,动笔写那段生活了。为唤起当年的感觉,我专程回过长岛,却不料,去到那里童年的记忆完全找不到了。

  时代变迁,当年的军事禁区变成了开放的旅游胜地,川流不息的私家车,一船船载来的游人,遍布近海的养殖池,铺满海岸的渔网……原本幽静的小岛呢?我不甘心,依然在寻找童年的长岛。

  转过年来,我往更深的隍城岛去,那是要塞区某团的驻防地,距陆地更远,靠近公海。这里安静了许多,当年部队的设施还保留着。在一排空空的老营房边,我怦然心动——山墙的高处,嵌有一颗立体的五角星,已经被风雨侵蚀得没了颜色。我注视了它良久。

  如今,我们的父母,当初不管他们来自哪里,都在长山要塞站完最后一班岗,最终,面朝大海,长眠于地下。他们把一生献给了祖国的守岛事业。作为后代,我们中的一些人又成为新的守岛军人。作品人物原型中,哥哥参军,一直在长山要塞,小黑猪、小迷糊和他俩的姐姐,也都在要塞部队服过役。

  现在,保卫祖国东大门的任务已经完成,长山要塞已不复存在,可那段历史在,守岛军人的精神在。我要做的,就是把那一段经历,我们孩童时的,在长岛军营里成长的故事写出来。

  作者简介

  郝月梅,儿童文学作家,齐鲁师范学院教授。著有“小麻烦人由由”系列、“超萌小拍档”系列、“凡不烦的杜小都”系列等小说。曾获中华优秀出版物奖、齐鲁文学奖、泰山文艺奖、山东省文艺精品工程奖等奖项。

责任编辑: 衣兵
精美图片
专题策划
  • 中国长春电影节与您诚挚相约
  • “通顺2018”长春市建委服务市民顺畅平安行
  • 早落地、早开工、早见效 聚焦长春“三早”
本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新华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新华网吉林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与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00-2016 JL.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华炫闻

吉林频道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179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