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页至手机

新春走基层:女特种兵的“关键词”

来源: 新华社  作者: 刘小红  责任编辑: 衣兵


   新华社北京2月13日电题:女特种兵的“关键词”——记者探访全军首支成建制女子特种作战连

   新华社记者刘小红

   靶标前方竖立一把刀,30米开外的女狙击手精准地将子弹打在刀刃上,被劈成两半的子弹击穿靶标,留下两个孔。

   精通这一绝技的女特种兵,来自全军首支成建制女子特种作战连——第82集团军某特战旅女子特种作战连。

   绝技

   “雨水顺着发丝滴到脸上,我已分不清是汗水还是雨水。”狙击手张悦告诉记者,她至今仍记得那场大雨。

   那次,张悦展示“一弹双孔”绝技时,大雨不期而至。

   “在场的所有人都为她捏了一把汗!”同样是狙击手的万玉告诉记者,“自然环境的骤变会导致射击参数发生很大变化。”

   雨中,张悦屏息凝神,微微修正瞄准点,果断扣动扳机。枪响靶落,一弹双孔……

   在女子特战连,人人有绝技。

   小队长彭双,是个瘦小的湖南姑娘,看起来弱不禁风。

   “提起彭双,全旅上下没有不佩服的!”代理指导员陈亚男说,作为女兵,她却担任男特种兵的体能教练。她还是带队参加全军特种兵比武夺得金牌的“女教头”。

   “我的绝技是潜水。”彭双对记者说。

   同样是小队长的蒋淑珍,不仅能潜水,还能进行多伞型伞降,完成了近百次跳伞训练。

   艰辛

   训练场上,女兵们依次跃起、摆臂扣腕,然后扑地——练“前扑”。

   “这只是热身!”连长杨彪指着旁边一幢4层楼房告诉记者,攀登、滑降等课目训练才是“正餐”。

   在连部,陈亚男给记者展示了以往的训练视频:在城市反恐演练中,女兵们沿着大楼外墙飞身而下,破窗入室,一个背摔迅速锁住“匪首”喉咙……

   谁能想到,入伍前,这些女兵都是青春靓丽的女大学生、公司白领,父母身边的“乖乖女”呢?

   蜕变充满艰辛。

   连队走廊墙壁上,记者看到一张训练计划表满满当当,射击、格斗、攀登、侦察……男特种兵练什么,她们就练什么。

   “练体能,她们和男兵一样摸爬滚打,扛圆木、背沙袋、武装越野毫不含糊。”连长杨彪说,练技能,女兵训练强度不输男兵,机降、驾驶、格斗样样拿手。野外驻训,和男兵一样搭板房、住帐篷、风餐露宿,她们从来吃苦不言苦。

   坚韧

   “连续多日高强度行军,脚上磨出了血泡,饥饿、寒冷、疲惫同时袭来,全身酸痛。”女兵陈烨向记者描述自己第一次参加“魔鬼训练”时的情景。

   4天3夜、200公里行军、30公斤负重、20余个课目演练……女兵连高标准完成训练,这让不少男特种兵感到吃惊。

   一次伞降训练,原副指导员李承钰刚打开降落伞,就发现由于风速突变,降落伞操纵绳与伞绳缠绕。她快速处置,但很难控制下降方向。着陆后她滚出七八米远,脸撞到土坎上,那种痛刻骨铭心。

   去年8月一次软梯攀爬训练中,女兵王敏受伤却浑然不知,直至训练结束,战友看到她的迷彩裤被鲜血染红,她才知自己受伤,从此小腿上留下两道伤痕。

   “训练,哪有不磕磕碰碰的?”女兵们说,她们不仅掌握了过硬本领,还磨砺了坚韧的意志品质。

   爱美

   “哎呀,我腿怎么又粗了!”每当试穿便装,穿衣镜前,姑娘们总难免一阵阵惊叹。

   “我已经快两年没有化过妆了。”彭双说,虽然头盔、防弹衣、备用弹药、步枪、手枪替代了她们的口红、面膜等化妆品,但哪个女孩不爱美?

   “地方同龄女孩,绞尽脑汁减肥,我们女兵根本不用费那劲儿。”机枪手周士欢对记者说,“因为体胖,我当了机枪手,第一次提枪拿不动。几个月训练下来,体重减了近20斤,身体更结实了,现在机枪对我来说就像玩具。”

   “虽然皮肤糙了,脸蛋黑了,但从未后悔当初的选择。”女兵周琴说。

吉林省国防教育委员会主办 版权所有:吉林国防编辑部
Copyright © 2000-2016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ed.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1145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