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页至手机

探秘火箭军士官教员上岗5000学时

来源: 解放军报  作者: 陈帅 章杰 喻华刚  责任编辑: 衣兵


  刚刚在西北大漠结束实弹发射任务的火箭军某部士官程浩,一回到营区就迫不及待地给自己的教员张攀打去电话。

  2018年初冬,毕业没多久的程浩跟随连队挺进大漠,在实弹发射场领取了一张特殊的“毕业证”。听到自己的学员刚毕业就能在发射任务中担任关键号手,火箭军士官学校士官教员、四级军士长张攀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2014年,火箭军士官学校首次探索士官任教制度。4年来,共选聘士官教员44人次,完成教学任务近5000学时。他们培养的毕业学员中,90%以上担任关键岗位号手,85%以上担任核心架、组、台骨干。

  面对成绩,学校党委充分认识到,只有培养更多高素质的士官教员,才能带出更多能打胜仗的士官骨干。

  把懂打仗、会打仗的人调到教打仗的岗位上

  那次争论,让火箭军士官学校的官兵们记忆犹新。

  2017年,学校聘请“八一勋章”获得者王忠心担任客座教授。消息一出,立即在全校引发争论。

  在操作技能方面,王忠心是全军闻名的“兵专家”。然而,按照职称评审标准,他学历不高,又缺乏院校教学经历,并不具备当教授的资格。

  其实,与王忠心有类似情况的士官在该校还有很多:上士谢青山入伍前只有中专学历,入伍后练就了过硬的有线通信和无线卫星通信技术,可由于学历缺乏“含金量”,学校几次选聘士官教员他都没敢报名;工程机械专业操作手邓翔宇,是一名入伍刚满6年的中士,虽然技术呱呱叫,但想到自己资历浅,始终没有参加选聘考核……

  这场“战士能不能当教授”的争论焦点,看似是如何权衡学历、资历与能力的比重关系,其实,问题的核心在于——士官学校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教员?

  “士官院校的培养对象主要是技能应用型士官,应更加注重提升学员的动手能力。”2018年农历新年的爆竹声尚未消散,火箭军士官学校就开启了办学思想大讨论,进一步明确了学校的办学目标和职能定位,破除了个别官兵“偏重理论研究,忽视实践操作”的思维模式,把懂打仗、会打仗的人调到教打仗的岗位上。

  最终,当校领导把“客座教授”聘书交到王忠心手上的那一刻,台下响起雷鸣般掌声。

  这场讨论破除了“唯学历、唯资历”的老套路,也成为该校士官教员培养使用的一个分水岭。邓翔宇等士官骨干,享受到变革的红利。

  2018年新学期伊始,新一学年度士官教员评选拉开序幕。考场上,邓翔宇用单台挖掘机,完成了战壕挖掘、弹坑回填、阵地平整等需要多种机械共同参与的战场工程作业。“底坑无虚土,四周直挺挺”,“整理内务”般的施工标准,让这名刚满24岁的年轻人,成为火箭军士官学校最年轻的士官教员。

  2018年以来,火箭军士官学校陆续颁布新版《士官教员职称评定办法》《士官教员选拔与管理办法》等规章制度,选拔任用了一批理论功底扎实、教学思路先进、操作技术娴熟的士官教员。

  截至2018年年底,该校新近选聘的15名士官教员中,虽然仅有2人拥有大专以上学历,但这些“兵教头”已成为学员心中的明星,纷纷被“圈粉”。

  告别“保姆式”教学,让毕业证成为“战场通行证”

  顶着高原的寒风,火箭军士官学校组织学员赴西北某综合训练基地,开展2018年度实弹发射演练。此时,连续6年都在发射场担任技术指导的三级军士长赵树波,正在医院陪伴分娩在即的妻子。

  赵树波是该校导弹专业士官教员,无论是武器的操作使用还是维修保养,他都是一把好手,学员在训练中遇到复杂故障,都会请赵树波“救场”。

  “我不在现场会不会影响发射进度?”他有点担心。但转念一想,他又踏实了:“放心吧!离开了我,学员们自己没问题!”

  然而,即便是一年前,赵树波都不敢这样自信。

  2017年的一次野外夜训,某型导弹供弹车回转机构突然超速运转,处置不当会造成严重事故。现场的学员一时手足无措,只得切断电源,中止训练,打电话请赵树波前来“救急”。

  赵树波赶到现场,钻进车底,在迷宫般的管线中,摸到一根松动的电缆插头。他将插针接触到位,瞬间排除了故障。

  训练继续进行,回到连队的赵树波翻来覆去睡不着。虽说事出突然,但这么简单的故障,为什么学员不尝试自己排除?

  其实,他担忧的问题并非个别现象。有时,在操作训练中出现突发故障,士官教员为保证教学进度,往往选择自己动手;而在维修训练中,又难以对特情进行复制。用他们自己的话说,“总不能为了训练,故意破坏装备吧?”久而久之,有困难找“保姆”,成为部分学员在训练中的潜意识。

  “‘保姆式’教学培养出的士官能否应对复杂的战场环境?”在“和平积弊大起底大扫除”活动中,士官教员们对自身教学过程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系统梳理与反思。

  长长的问题清单被罗列出来。“再先进的装备、再超前的战法,没有实战意识,都无法发挥威力。”只有消灭“保姆式”教学,才能让毕业证成为“战场通行证”。

  最新整合的《实装操作规程》《综合实习教程》等课程标准,专门对士官教员开展实战化教学做出规定。同时,该校组织教学监察人员深入训练一线,动态把握训练情况,及时纠治“越俎代庖”行为,鼓励学员大胆处置特情。

  功夫不负有心人,整改成果在演兵场上得到了验证。就在赵树波缺席的那次实弹演练中,发射阵地突遭小股“敌特”袭击。警报传来,担负阵地警戒任务的学员班组以地形作掩护,快速迂回到对方侧后,几个点射消灭了“敌人”。在遭“敌”多波次火力突击、特情不断的情况下,学员们克服陌生地域、高原缺氧等不利条件,圆满完成了发射任务。

  让士官教员的知识更新速度,跑赢装备更新速度

  3500公里意味着什么?

  对旅行者而言,这是纵跨欧洲大陆的近似距离。但是,对于该校士官教员、四级军士长梅岩岩来说,这是他从鲁北的地方培训机构,到北京的科研院所,再赴华中的武器生产厂家学习、“充电”,往返一次的路程。

  不久前,李庆杰第一次接触新型多轴驱动导弹发射车。缺乏操作经验的他差点把驱动轮毂的固定螺栓当作普通车轮螺栓拆掉,幸好厂家工程师及时制止,才避免了未释放气压的轮胎强大的冲击力可能造成的伤害。

  虽然有惊无险,李庆杰却陷入深深的本领恐慌。正当他一筹莫展时,学校机关一纸赴北京某科研院所学习的通知给他帮了大忙。2个月后,他手捧“特装车辆底盘维修技师”资格证书学成归来,登台授课的底气更足了。

  “装备更新换代的速度,超过一些士官教员的知识更新速度,我们绝不能让装备等人。”学校教务处负责人介绍,为及时更新士官教员“知识库”,学校与火箭军研究院、航天科工集团等单位签订了人才培养合作协议,安排士官教员赴装备研发、装配一线进修,并每年拿出专项经费培养尖子人才。

  在全过程培养的同时,该校更加注重提升考核标准,精准选拔人才。

  对无线报务专业士官教员、四级军士长秦韶初来说,4年前选聘考核时的那道“附加题”,让他至今心有余悸。

  那天,秦韶初整个考核过程非常顺利,他仿佛感到士官教员的聘书已经攥到了自己手里。

  然而,正当秦韶初发送最后一段电文时,面前的电台突然遭到干扰,令他措手不及。经过短暂的慌乱,他稳了稳神,利用猝发通信手段完成了发报任务。

  抬起头,秦韶初看到考官对自己竖起大拇指。“不错!操作水平、心理素质和处突能力都符合标准。”秦韶初恍然大悟:原来这是道“附加题”!

  2014年至今,学校聘任的士官教员中,多人获“全军士官优秀人才奖”,入选火箭军“专业技术士官尖子人才库”,形成了人才发掘、培养与使用的良性循环。

  深夜,赵树波还在操作大厅,为第二天的教学演示做最后的课前准备。据了解,学校将担任士官教员作为预晋升军衔的重要参考标准,赵树波被选聘为士官教员当年,就成功晋升高级士官。对此,他深有感触地说:“学校的一系列‘成才套餐’让我们获益匪浅,工作、训练的劲头越来越足了!”

  (解放军报·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融媒体出品)

吉林省国防教育委员会主办 版权所有:吉林国防编辑部
Copyright © 2000-2016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ed.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031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