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页至手机

当好兵患上“拖延症”

来源: 中国军网综合  作者: 吴明泽、陈陟、吴乐  责任编辑: 衣兵


  “拖延症”是近几年流行起来的新词。追根溯源,与人天生就有的惰性不无关系。但军人这一职业要求绝不能有惰性,那么如果解决少数战士存在的“拖延症”?请关注1月7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报道——

  当好兵患上“拖延症”

  ■第80集团军某旅六营指挥保障连一排排长 吴明泽

  前段时间,有件事让计算班上等兵乔磊在我心中的地位降了一档——

  冬训在即,得知旅里要在拉练途中设置部分比武课目,连务会上,有人建议购置运动袜和运动鞋垫,以减轻双脚承受的压力,尽可能地提高成绩。

  周末发放手机,我专门向全排叮嘱了这个事,就和连长一起去勘察路线了。等我回来时连队已经收假,当我询问大家的准备情况时,只有乔磊满脸追悔地说他忘掉了。

  这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乔磊是连里公认的好兵,各项任务都完成得不错,谁知这次却……可从事后的各项工作来看,他的标准还是一如既往的高。一天,我忍不住询问,乔磊这才向我“复盘”了他的心路历程。

  原来,周末那天他脑子里想的第一件事就是购置物资,可转念一想,那也就是5分钟的事儿,还是先玩两把游戏再说。结果游戏一开始就停不下来,很快到了中午。吃完午饭想着赶紧处理这件事,结果好久不联系的朋友发来一条微信。聊完天儿,他又忍不住开始浏览订阅号,没一会儿就握着手机睡着了……

  “手机只是一个诱因。”听完他的讲述,我得知他并不是思想态度有问题,而是因为“拖延症”。为此,我开始留心观察,发现身边不少人在不同方面存在“拖延症”:大学生士兵蒋飞飞处理公差勤务时拖拖拉拉,是因为他觉得此类工作挑战性不足、获得感太少;下士张建担任值班员时总是最后一个报告,因为他第一个报告时总因算错人数被批评;再拿我为例,因为以后想干军事主官,面对政工方面的工作时,就想着能推则推。

  “现象相似,成因各异。在对症下药的同时也必须看到,他们之间的共性都是自我逃避。面对这种情况,一味批评,反倒可能加重自我否定……”

  我把这个发现汇报给了指导员王昌琛,他很重视,立即准备了一堂以“战胜‘拖延症’,关键靠自愈”为主题的教育课,从“病根何在”“形成机理”“怎么解决”三个方面进行分析,同时组织大家“结对子”,互相监督整改。这不,乔磊也当起了自己的“医生”,他给手机设了个闹钟,每到周末游戏打到忘形时,闹钟就会准时提醒“游戏时间结束”。他还报名参加了篮球队,借助外力医治“拖延症”。

  (陈 陟整理)

  “我其实是被逼成了‘拖延症’”

  ■陈 陟 吴 乐

  “李班长,你是第7年的老同志了,怎么也犯‘拖延症’呢?”第80集团军某旅作训科参谋马龙生气地说,他的话引起了五营指挥保障连有线二班班长李学尧的反省,可最后的结果却让他始料未及。

  事情要从近日的“四长”集训说起。作为集训的负责人之一,马龙在一天晚上查寝时,发现俱乐部里灯还亮着。“都两点多了,谁还在加班呢?”推开门才发现,是李学尧在准备“四会”教学课程,这是集训结束时每个人都要展示的。

  看着李学尧眼睛里的血丝,马龙很受感动,叮嘱他早点休息,可回寝室的路上却越想越觉得不对:按规定,每周都有半天时间专门进行备课示教,李学尧应该早就有一堂打磨好的精品课才对,还用得着这样点灯熬油?他到底是精益求精还是临时抱佛脚……

  想到这里,马龙一个回马枪杀回俱乐部,发现李学尧面前的稿纸上只有一个提纲,于是,他忍不住发起火来,批评一个班长怎能有“拖延症”。不料李学尧却竹筒倒豆子般向他叫起了屈:我其实是被逼成了“拖延症”!

  原来,过去每周六上午专门用于备课示教,但今年不同以往,该旅担负跨区基地化训练任务,在外驻训5个多月,许多临时任务压茬推进,备课示教时间大都被挤占。李学尧原本很想打磨出一堂精品课,可每次刚有些思路,就被各种事务打断,以至于拖了又拖。

  这种“被拖延症”还有多少?马龙把这个情况发到旅强军网上后,引起旅党委一班人重视,他们迅速展开调查。有些排长反映连队干部少,什么任务都得自己干,一个任务刚完成另一个接踵而至,还不如把一个任务拖久点儿,自己也好借机喘口气儿;部分指导员表示年终岁尾事情多,又赶上“四会”优秀政治教员比武,每个人的课都要连队官兵、副教导员、教导员、机关一层层提意见,有时候真想干脆一稿撑到最后再交,也不用花时间再改……

  汇总分析官兵的意见后,该旅仔细区分当前任务,分别进行删减、简化、延长时限等处理,为官兵开辟“自留地”,留足“自主权”,受到官兵欢迎。

  “李班长,祝贺你!”在刚刚结束的“四长”集训中,机关合理规划各项训练课目,让李学尧有了充足的时间进行备课。课目验收时,他精心打磨的课程《线路的故障与排除》赢得满堂彩。

  战胜“拖延症” 内外两手抓

  ■第80集团军某旅政治工作部主任 孙卓立

  “拖延症”是近几年流行起来的新词。追根溯源,与人天生就有的惰性不无关系。但军人这一职业要求我们绝不能有惰性,解决少数战士存在的“拖延症”,我认为要内外两手抓。

  一手要寻找内因。很多时候,不是官兵想拖延,而是不由自主地跟着习惯走了。我们要耐心引导他们养成良好习惯,更要帮助他们摆脱自责情绪,打破自我否定的死循环,建立直面“拖延症”的自信心。

  一手则要求带兵人解决诱发“拖延症”的外因。比方说进一步注重科学带兵,按制度办事,合理分配任务,理性传导压力,不让官兵因压力过大、事务过多、分配不均、自由度过低而变“疲”了,进而在完成任务中产生“虱子多了不怕咬”的软抵抗。

吉林省国防教育委员会主办 版权所有:吉林国防编辑部
Copyright © 2000-2016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ed.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955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