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华网吉林频道>正文
分享: 
新华广播
《银幕里的中国》:1990年 城与人的彼此成就
时间: 2018-12-28 11:38:37      来源: 新华网
分享本页至手机

  开栏语:2018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12月5日起,新华网吉林频道与中国长春电影节官方网站联合刊发由吉林出版集团出版的《银幕里的中国——40周年,电影中的改革开放故事》一书中的文章,从电影的角度回望历史,从历史的角度重述电影,在艺术与现实的交相辉映中,重温银幕经典,展示生活变迁,致敬伟大时代。

  改革开放给予农家子弟一柄无比神奇的放大镜。如果没有改革开放,他们终其一生未必能如此开阔地审视自己的命运。

  1990年,改革开放走过12年。农村剩余劳动力浩浩荡荡涌入城镇、省会和特区,外出打工人数呈几何级增长。于是,在都市里出现大批有别于本土居民的特殊群体,电影《特区打工妹》就这样捕捉到大都会与外来妹的最初相遇。

  当时的工厂流水线不需要太高超的技艺,但是需要年轻、精力充沛,才能承受日夜劳作、黑白颠倒的巨大压力。所以从四面八方涌入的打工妹们,无论乡音多么殊异,都有着共同的年龄段:18岁以上,25岁以下。当故乡遭遇他乡,数字庞大的打工妹成为中流砥柱,在这里奉献女孩子一生中最绚烂的时光。她们创造巨大价值,同时体会到巨大落差,然后与自己一生命运的转折点劈头相遇。

  此前,农家女们所有的经验只局限于地图上大多数人不甚在意的偏远村庄。当搭上手扶拖拉机一类的车,行驶在坑坑洼洼的道路上,她们便开启了青春奇幻之旅。坐到这种农忙时用来拉麦子、平时用来代步的车子上,对她们来说,都是稀有的体验。彼时并没有如今“村村通”宽广平坦的村路,大风扑面,乡路颠簸,颠得人不分东南西北。不止如此,她们被村路送上破旧超载的乡间大客,还要再转乘恍如天外来客的绿皮火车,历经几天的漫长摇晃,才能到达终点。也许这极为周折的旅途,才让她们有了平生第一次思考:世界到底有多大呢?

  彼时的广东是改革开放的桥头堡,特别是于1980年8月成立的深圳经济特区,吸引了大量外资兴办企业。十年耕耘,已使此间的摩天大楼此起彼伏,商场的物品琳琅满目。曾有外国友人拍下当时的中国,街上除了公交车几乎没有机动车,自行车是最常见的交通工具。一辆凤凰牌的自行车,相对于市面上更为常见的永久牌,已堪称高端。车子有着固定的型号,男性骑“二八”,女性骑“二六”。也不乏小小的孩子强行跨骑“二八”大车,胡子拉碴的大汉屈就小小的“二六”女式车。常常可见一家人都坐在一辆自行车上,这辆车子“层峦叠嶂”地承载五六口人——一切皆是经济能力有限所致。而特区之特,在于它的无所不有——马路上穿梭的汽车,比别处已多出几倍。

  20世纪90年代是大时代剧变的关键十年。一句口号广为流传:“东西南北中,发财到广东。”特区深圳,洋溢着满满的活力,对知识、技术和人才敞开怀抱,使万事万物都散发出蓬勃而生涩的活力。打工妹们怀着好奇又期待的心情来到此处,成为新都会的垦荒人。在特区声光色电的映照下,她们敏感地体会到,曾经习以为常的乡村生活在这里是多么的边缘化。工厂生活繁重枯燥,有人选择离开闯天下,更多人默默承受,坚守原地……一群南下打工女孩儿的群画像,阐释了个体选择对命运主题的不同书写。

  最初的新鲜与好奇过后,紧张繁重的工作带来的是强度极大的压力。流水线是永不停歇的,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有严格规定。一旦有高层视察,线长宣布待机等候,总有人偷偷在青春的空隙里打个盹儿。一边是辉煌一边是迷茫,农家妹开眼看到了远远超出想象的城乡落差,还要面对去与留的挑战。她们纵身一跃去谋求的,是城里人早认为理所应当的优越。而城里人习以为常轻慢与嫌弃的,是她们和父老乡亲曾经赖以生存的日常。有这样的对比,大多数人不想再回到祖祖辈辈最常见的生存方式中,更不想成为父兄择定的某一桩婚姻的交换品。接下来就要面临这样的尴尬与困惑:他乡未必是故乡,故乡却实实在在已成他乡。

  1990年5月7日,经过近3年的酝酿和筹备 ,中、苏、美珠穆朗玛和平登山队终于登上珠穆朗玛峰。农家妹们的勇闯特区,其间遭遇的艰难不易不亚于攀上人生的珠穆朗玛峰。电影里的主人公代表了几种典型的选择:有思想、勇于为尊严和权利抗争的杏子反击香港主管,愤而辞职,凭能力成为另一个工厂的主管;有想法、敢尝试的四喜和李婷妹掌握了现代科学技术,选择回乡办厂,用技术和经验发展家乡,繁荣家乡;在“飞鹏电子二厂开业典礼”上,坚持下来的女工们作为前辈列队欢迎新人的到来。和影片的结尾同样充满希冀的是,1990年9月5日,邓小平为“希望工程”题名,可贵的“救助贫困地区失学少年基金”向无数农家孩子张开温暖的怀抱。

  假如命运能开口说话,我想它会对打工妹们这样说:不要怕,做一个坚韧的自己、正直的自己,我会给你应有的回报。历经日复一日的辛苦劳作、左右为难的艰难选择,到了某个节点,打工妹们回首望去,会蓦然发现时代已带她们来到了一个更广阔的世界。所谓特区,是在特别划出的一方天地里,给她们机会,学习改变,学习选择,学习面对,学习爱自己,并最终,在现实的尘土飞扬与喧嚣之中擦拭出光芒。

  《外来妹》海报

  这种成长轨迹不独为乡村打工妹所有。充满优越感的“北上广”们,在满怀希望奔赴东京、纽约与巴黎时,会遭遇同样的水土不服,落差甚大,面临同样的命运选择题,并最终迎来自己的失败或收获。大概出于这部电影的启示,1991年,电视剧《外来妹》轰动荧屏;1993年,一部《北京人在纽约》,仿佛一部电视剧版、都市人版的《特区打工妹》,均引起国人热议。谁不是用坚持和理智来使自己的轨迹写得更好呢!人们有平等的权利,调整自己的定位,改变世界,也改变命运。而特区的女孩儿们,是在改革大潮中最初尝试绽放的蓓蕾。

  《北京人在纽约》海报

  1990年,写下一群乡村女孩儿的成长史,同时也是一座新城的成长史。乡村女孩儿与巨大城市猝然相遇,彼此成全。固然有挫折迷茫,也不免遭遇折堕,成功却只属于坚持下来的人。

  世界是舞台,越来越宽广。乡土中国和发达中国正在逐步合一。今天的城市里,称呼在改变,界限在消解,鸿沟逐步被抹平。今日的异乡客、外来妹,不再局限于因家境贫寒外出谋生,打工的终极目的也不再只是赡养长辈或拼凑兄弟的学费。她们的学历、从事的工种,以及内在思想和生活品质都发生了巨大变化。在电影中,主人公金风的爷爷被骗走所有家产,只求为孙女“买”个城市户口。今天的外来妹,历经知识的熏陶,更具备独立思考的能力。她们早已不再把人生托付给一张户口、来自本地人或霸道总裁垂青的某段感情、某段婚姻。她们远赴异乡,寻找一种适合自己的生存方式。在拥挤不堪、压力甚大的“北上广”,有人返身回乡,开始正视农民和农村,并探寻与乡土共存的生活模式。无论乡野,还是中产,求生存、支撑家庭已不是打工的唯一目的,而开始包含了“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自我唤醒。

  他乡也可以是故乡,从故乡可以随时切换到他乡。特区也好,故乡也罢,只有不断学习、不断提升的人,才能说出“我从不依附任何人”这句在当时颇为石破天惊的台词,今天读来,依然掷地有声。

  曾经低到尘土里,可却拥有了仰望星空的权利。城里的月光把梦照亮 ,温暖她们的心房。回首往事,无论是20世纪90年代勇闯特区的农家女,还是今时今日被划入《北京女子图鉴》《上海女子图鉴》的主人公们,都应感谢时代,感谢选择。最要感谢的,是那个不断努力、不曾放弃的自己。(高菲)

责任编辑: 衣兵
精美图片
专题策划
  • 中国长春电影节与您诚挚相约
  • “通顺2018”长春市建委服务市民顺畅平安行
  • 早落地、早开工、早见效 聚焦长春“三早”
本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新华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新华网吉林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与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00-2016 JL.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华炫闻

吉林频道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914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