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华网吉林频道>正文
分享: 
新华广播
《银幕里的中国》:1988年 风从东方来
时间: 2018-12-20 14:47:05      来源: 新华网
分享本页至手机

  开栏语:2018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12月5日起,新华网吉林频道与中国长春电影节官方网站联合刊发由吉林出版集团出版的《银幕里的中国——40周年,电影中的改革开放故事》一书中的文章,从电影的角度回望历史,从历史的角度重述电影,在艺术与现实的交相辉映中,重温银幕经典,展示生活变迁,致敬伟大时代。

  “10”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数字。中国人也喜欢用5年、10年这样的时间节点进行各种总结、回顾和反思。而在汉语中,大写“十”字从字形上看,又好似两条垂直交叉的道路。

  在一个历史性时刻走到了一个交叉路口,这就是中国改革开放中的1988。

  新年第一天,《人民日报》发表元旦社论。全文不到 1200字,这是改革开放以来,除了1982年之外,另一篇字数不多的新年社论。文中没用过多的篇幅总结过去10年改革开放所取得的成绩,而把更多的笔墨放在了如何将改革在更深的层次和更广的领域展开。此外,还有将近1/4的篇幅,阐述了中国的改革开放与世界之间的关系,主旨是:“中国是世界的一部分,中国的改革同世界的和平和发展息息相关。世界是否能够走向和平、稳定和发展,会对中国的改革和建设带来重大影响,同时中国的改革和建设也将在世界上产生影响。”

  《熊猫的故事》电影海报

  而在同一天,日本首相竹下登借日中友好协会的旬刊《日本与中国》发表了一篇新年贺词。文中,这个刚刚当选的日本首相借此《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10周年,表达了自己对日中未来关系的期望。电影《熊猫的故事》也在这一年上映。这是一部中日恢复邦交15年,《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10年的纪念作品。影片主要情节是,东京动物园的佳代到中国学习大熊猫饲养技术,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佳代与当地百姓结下了深厚友谊。尽管故事比较简单,但影片折射了那段历史,也为后人勾勒出一条中国社会的变迁轨迹。

  影片中,东京到成都还没有直飞的航线,需要先后在上海、北京两个城市进行转机,以至于导演特意用了一段地图动画来表示路途的遥远;那时,从成都到九寨沟,450千米的路程,大都是土路。片中的一组汽车行进的镜头,从白天开到了傍晚,足以表现行路的不易;那时,当地藏族牧民生活条件还是那么简陋……而现如今,成都到东京早在2011年就开通了直飞航线。成都到九寨沟,高速、国道、省道、“村村通”,平坦的大道直接通到了百姓的家门口。随着国家对九寨沟自然景区和保护区投入力度的加大,更多的牧民迁到了新居……

  回望和咀嚼历史,你会发现更多的事实及细节。而在当年,细节从零点钟声敲响的那一刻就开始了。1988年的1月1日,北京天安门城楼首次向中外游客开放。这个封闭了300多年,曾被赋予多重政治意义的建筑,如今普通人只要花上10元人民币就可以登上去参观。在年初到访北京的游客中,出现了组团来大陆的台湾客人。这是两岸隔绝39年之后,第一个回到祖国大陆的台湾同胞返乡探亲团。

  1988年1月20日,由台湾“外省人返乡探亲促进会”组织的第一个台湾返乡探亲团登上了长城。

  这年,一个叫张福贞的老人在自家小院里也盼回了丈夫乔庆瑞。1937年7月,两人新婚第三天,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军人出身的乔庆瑞应召归队。1949年乔庆瑞又随国民党兵团离开大陆前往台湾。

  婚后仅3天就离别,盼重逢,夫妻一等就是51年。这段凄美的爱情被乔庆瑞的弟弟写进一首歌里。歌词作者就是著名的词曲作家乔羽,而这首歌就是1988年春晚上那首被我们记住的《思念》。那年在香港,一首写给老兵回家的歌也火了,这就是Beyond的《大地》。1988年的冬天,Beyond在北京首都体育馆举办演唱会,成为首支在北京开专场演唱会的香港乐队。当晚,他们首次演唱了国语版的《大地》。

  而也在这一年,全国沿海开放区新增加了140个市、县,这里面包括杭州、南京、沈阳3个省会城市。中国最年轻的省份——海南省,作为全国最大的经济特区也在这一年诞生。

  根据国家物价局的《中国物价年鉴》记录,1988年是我国自1950年以来物价涨幅最大的一年。

  在那个因为经济通货膨胀,连厕纸都要疯抢的年代里,看一场电影绝对是一件奢侈的事。以至于在那个年代,也很少有人会记起有过一部叫《熊猫的故事》的电影。

  在互联网上搜索《熊猫的故事》,你会发现置顶的是一部动画片,这是中日合拍的第一部动画电影。无论是这部 1981年合拍的动画片,还是7年后上映的纪念作品,居然都用了相同的名字,这在电影市场上还真不多见。也足以见得熊猫在当时中日两国影视创作者心目中的地位。而在现实中,“熊猫”对中日关系的作用也同样重要。

  1972年中日恢复邦交后的第二个月,两只野生大熊猫“兰兰”和“康康”就启程去了日本。落脚的地方就是东京上野动物园,也是影片中佳代工作的地方。来自中国的这对“和平使者”在当时的日本引起了不小的震动,据说当时日本民众为了一睹它们的萌态,参观的队伍排了足足有两千米,而每个人平均只能看上30秒。后来兰兰和康康相继去世,又有两只叫黄黄和飞飞的熊猫去了日本,还在当地生了3个熊猫宝宝。电影《熊猫的故事》里有一个片段,东京动物园门前一大排小朋友等候入园参观大熊猫。如果按时间推算,他们看到的就是黄黄和飞飞它们一家。

  在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大熊猫——这些穿黑白色礼服的胖大使,成了轰动一时的“外交官”,也是促进两国人民相互了解的一个终极明星,他们代表着中日友谊。那个年代,日本民众对中国的亲近感,比例高达78.6%。而这个比例在 2016年,降到了14.8%。

  自从 1972年中日恢复邦交以来,两国关系曾经有过一段“蜜月期”。那时,中日在经济上有着良性的互动,以援助中国改革开放为目的的日元贷款项目从1979年开始实施,与此同时,刚刚打开国门的中国,也让日本品牌近水楼台,松下、东芝、丰田等名字让国人耳熟能详。

  相比两国政治、经济上的亲密接触,文化上的交流影响更为深远。在那个年代,大量的日本影视剧作品引入中国,《望乡》《追捕》《血凝》《聪明的一休》《花仙子》……成为“70后”一代人经典的怀旧记忆。屏幕上,高仓健的墨镜、风衣,真优美的针织毛衣……影响着集体审美。而在幕后,为新中国动画做出贡献的持永只仁,回到日本 32年之后,又来到北京电影学院为那里的孩子们上课,日本籍演员李香兰一直把中国称为“母国”。

  电影《一盘没有下完的棋》是中日复交以后两国联合创作并拍摄的第一部影片。这盘棋就是围棋,那个年代,中日两国刮起了一阵围棋“风暴”,中日围棋擂台赛一直办了11年。1988年“棋圣”聂卫平走上了个人荣誉的巅峰,也是这年,中日合拍的影视作品,除了《熊猫的故事》,还有电影《敦煌》和动画短片《不射之射》也在同年上映。

  当地时间2018年6月12日,日本东京,游客在动物园参观熊猫“香香” Kyodo News/视觉中国

  2017年12月,日本出生的熊猫宝宝“香香”首次与日本公众见面,这是时隔29年,东京动物园再次展出熊猫宝宝。因为参观人数太多,园方不得不采用抽签的方式限制参观人数,据说中签比例仅为 1∶46,比在当地考大学的录取比例还要低。

  也是在这一天,北京,外交部新闻发布厅,一位日本记者用英语询问新闻发言人华春莹,对大熊猫“香香”在东京上野动物园公开亮相有什么评论。因为记者发音问题,华春莹把“香香”听成了日本外务省事务次官“杉山”,严肃地回答了问题。后来经过提醒,华春莹很快发现自己听错,这一刻,她露出了笑容,现场也传出轻松的笑声。

  20世纪80年代是一个新旧交替的时代,中国和世界正在发生变化,国际格局被重新改写。在国内发生前所未有的变革同时,中国以前所未有的坚定信念打开国门,走向世界。

  改革开放十年聚集起来的势能在这一年释放出巨大的能量,整个中国都处在一场现代化的突进中,全世界都听到了中国声音。

  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此时的中国还在回答着一个问题——改革的终极目标是什么?不仅包含在与世界的交流交往中获取所需,也包含着我能为世界做些什么。新时代的中国外交积极倡导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努力构建新型国际关系,一个东方大国正在为解决世界面临的难题提供中国方案。(张峥峥/长春理工大学) 

责任编辑: 衣兵
精美图片
专题策划
  • 中国长春电影节与您诚挚相约
  • “通顺2018”长春市建委服务市民顺畅平安行
  • 早落地、早开工、早见效 聚焦长春“三早”
本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新华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新华网吉林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与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00-2016 JL.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华炫闻

吉林频道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8808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