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页至手机

这是老兵退伍回乡的“行李”

来源: 中国军网综合  作者: 刘建伟 迟 博  责任编辑: 衣兵


  老兵退伍季,边关最相思。

  在寒意渐重的时节,高山海岛、大漠边陲的座座军营里,一场场送别讲述着边关老兵的离愁别绪。几年前,他们从家乡来到遥远边疆献身国防。如今他们回望边关,才知道曾经的远方也变成了家,家的名字叫“边疆”。

  驼铃曲已响。临别之前,他们摘下领花肩章,留下难舍泪光,定格青春回忆,静静伫立界碑旁。启程之时,他们带着极地曙光,带着界江波涛,带着边关黑土,返回魂牵梦绕的家乡。老兵退伍之际,记者踏访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感受老兵的不舍与真情——

  请关注12月17日《解放军报》的报道——

  回望边关,曾经的远方成了家

  ■解放军报记者 刘建伟 通讯员 迟 博

  带走物品:两张曙光照

  曙光带来的是希望,拼搏带来的是力量

  剥开层层包裹,拿出照片的那一刻,老兵泰有值眼睛闪耀着火一样的光芒,思绪仿佛又回到了新兵时。

  “东极哨兵是代表祖国迎接太阳的人!”新兵入营后指导员张欣鹏的话,深深烙在泰有值心中。怎样才能登上东极哨所成为名副其实的东极哨兵呢?张指导员给的答案是:用实力说话!

  与其说是追着曙光跑,不如说是自己追着自己跑。当时新下连的战士有14个,要想第一个登上东极哨所并非易事。泰有值清晰记得,连队那时有规定,列兵不能上哨所,班长张立亮曾经鼓励他:“力争做军事素质最好的上等兵!”

  无奈的是,泰有值的体能素质并不占优势。于是,在每次执勤训练中,他都默默告诉自己,敢吃苦就要啃硬骨头!

  心中有曙光,脚下有力量。一天凌晨,泰有值跟随勤务组乘冲锋舟到连队辖区银龙水道抓捕非法作业人员。黑瞎子岛的蚊子是出了名的多,出发前,张班长特意嘱咐大家戴好防蚊帽。

  冲锋舟到小河沟和银龙水道的交叉口处突然停了下来。原来,狡猾的非法作业人员用一段段圆木将通道堵死,冲锋舟无法通过。来不及犹豫,泰有值跟随张班长摘掉防蚊帽,一起跳到河水里清理河道。

  蚊子一下子就糊满了脸,又痛又痒的泰有值硬是咬着牙干了20分钟,才将河道清通,及时抓扣非法作业人员。

  “你俩这脸咋整的?”回到连队天已经亮了,战友们看到泰有值和张班长都一脸惊讶。照了镜子,他俩才知道自己的脸肿得像个皮球。

  自我加压、任务摔打让泰有值破格成为第一个站在东极哨位的列兵。那天,当祖国第一道曙光照在脸上的时候,他兴奋地流下眼泪,恳求班长用执勤相机记录下曙光中他站立的英姿。

  “洗出照片后,我在照片背面写上了日期:2017年8月27日。”那时的泰有值深知,走上哨位不易,守住哨位更难。结束一天的体验后,泰有值就像充满了电。直到他以全连军事考核第三名的成绩被选入东极哨所的那一刻,他才知道肩章上多出的“一道拐”有多重。

  泰有值拿出另外一张构图几乎一样的照片,记者翻过背面看到一行清晰的日期“2018年8月27日”。他告诉记者,这是他最后一次在哨所执勤,巧合的是时隔一年的同一天。

  从老哨位到新岗位,面临退伍的泰有值依旧像个“追风少年”,说到回家工作他信心满满。两年的边防生活让他眼中始终有阳光,更教会了他时刻以冲锋的姿态面对每一个挑战。

  带走物品:一瓶界江水

  总要执著迎难而上,才有后来的乘风破浪

  “为啥带瓶江水回家?”没人知道,对于老兵刘潇而言,这瓶江水的分量有多重。

  曾经看到江水是离愁,如今想到江水是思念。两年前,大学生刘潇怀揣特种兵的军旅梦,不顾家人反对,毅然填写了入伍志愿书。打听到前几年不少人都分配去西藏成为特种兵,他觉得自己迈出校门的那一刻,就是实现梦想的开始。他未曾想到的是,特种兵没当成,却成了一名边防兵。背离梦想的烦恼一度让他心生退意。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乘艇巡逻江中游。”新兵那年,这句话时常挂在他嘴边。曾几何时,脑海中自己的样子应该是“铁血汉”,如今却变成了“船老板”。随着船艇专业学习的不断深入,刘潇感觉自己离梦想越来越远。就在这时,一次特殊的经历让他改变了想法。

  一天,艇组按照惯例出航巡逻,刘潇低头走进机舱,他早已受够了两眼盯着柴油机的“战斗任务”。机器在狭小的机舱内运转,突然,船艇开始大幅度晃动。

  “出问题了!”打开机舱盖的一刻,刘潇发现江面不再平静,瓢泼的大雨拍打着江水,呼啸的大风加上阴云密布的天空,让他顿时有点恐惧。这时,艇长韦兵冲了过来,一连串的动作让他一下子有了安全感。

  发出“停止航行”的口令后,韦艇长环视江面,通过对讲机命令另外一艘巡逻艇跟在自己后面,朝3点钟方向行进。刚顺利触岸,韦兵立即指挥刘潇等战士现地加固缆绳。就在这时,后船由于驾驶不当,“坐”在了距离岸边不远的一个浅滩上。

  一面是缆绳加固不及时船就可能漂走,一面是船艇搁浅在滩上无法行进触岸。来不及犹豫,韦兵用力甩出船锚,船锚精准落在石缝上,他把缆绳塞给刘潇,只说了 “系缆”两个字,就带着几个骨干跳进了江水中。

  “螺旋桨没问题!”钻出水面,韦艇长游回自己的船艇。解开缆绳后,他采用拖带的方式将另外一艘巡逻艇带到岸边避风。

  船艇安全返航后,回想着韦艇长临危不惧的操作,刘潇想通了一件事:一身本领敢于担当,不到最后一刻决不放弃的韦艇长,就是个“特种兵”!从那天开始,他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考上军校留在边防成为他的梦想。

  一年后,刘潇考学由于分数没有过线,与上军校失之交臂。面对即将退伍返校完成学业的现实,他主动联系学校选择了自己喜欢的专业。

  出了营门进校门。刘潇告诉记者,界江上的日日夜夜教会了他不抛弃、不放弃的执著。纵然昔日的同学成为今天的学长学姐,可退伍时刘潇在心里已然发起冲锋,就像曾经驾驶的船艇一样,执著地在梦想的航道上乘风破浪。

  带走物品:一双作战靴

  我们的足迹虽平凡,却因坚守变得不再平庸

  “好好的作战靴灌满黑土带回家,不沉吗?”老兵王志刚心里比谁都清楚,就是因为沉才这么做,边防5年的生活让他学会了沉淀。

  “成熟的稻谷总是低着头的。”5年前,王志刚的班长总用这句话勉励他。城市户口、有一定工作经验、掌握汽车驾驶等多项技能,王志刚在退伍之际,仿佛又看到了自己刚刚来到边防连队时骄傲的样子。“那个时候,我看不起这山沟沟。”他用三个字来形容当时的自己:“有点飘!”

  在他眼中,“边防线上来回走、几个男人一条狗”的生活,简单得像是单曲循环。每当巡逻时,王志刚总是脱口而出几组数字:1号路线全程有128棵树;2号路线一共是3.5公里,途经的大坝路段有988块大理石方砖;3号路线上周边有5个养蜂点、7座土房子……他觉得,在边防一切工作每天都在重复。

  晋升下士后,王志刚从义务兵成为班长,他感觉“什么都逃不过自己的眼睛”。那时,他走在巡逻路上,总是仰着头大步快行,因为他觉得,没有什么问题是一个“老边防”解决不了的。可就在那年冬天,一次再普通不过的勤务给他上了深刻一课。

  那天,王志刚所在班受领去1号路线巡逻的任务,满脸自信的他完全没把下连不久的排长张雪尧放在眼里。“停一下!”当张排长发现雪地上有多处轮胎印迹而下令检迹时,王志刚想都没想就觉得是村里回来人了。

  张排长把情况上报后,连长李林觉得没那么简单,当晚就加派了潜伏勤务。

  -30℃,一守就是3天。前两天没啥情况,王志刚建议撤回潜伏哨,李连长觉得不放心,因为轮胎痕印迹很新且很深,应该是运送较重物品碾压的,这个时间段最容易发生盗砍盗伐林木案件。

  王志刚至今清楚记得,守到第三天凌晨3点,天空下起了鹅毛大雪。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卡车发动的声音。王志刚心里一惊,李连长指挥大家兵分三路抵近目标后就地潜伏。

  突然,漆黑一片的雪野被几个车灯晃得刺眼。放眼望去,4辆卡车上全都装满了圆木。李连长吹响了“抓捕开始”的哨音,多名不法分子弃车掉头就跑,几个小组很快封锁包围,不法分子全部被抓获。

  王志刚告诉记者,从那以后,他主动从班长岗位“退”了下来,开始脚踏实地苦练内功。临近退伍前3个月,王志刚请缨“官复原职”。李连长果断把“尖刀班”交给了他,王志刚果然不负众望,退伍当天他留给连队的是一本厚厚的辖区情况报告,其中除了执勤路线自然情况外,还有不少自己的执勤体会。

  蹲下是为了更好地站起。退伍之前,王志刚不断告诫自己:回到地方打拼,就要像一双装满黑土的作战靴:无畏前途,不忘初心,沉稳踏实走好每一步。

吉林省国防教育委员会主办 版权所有:吉林国防编辑部
Copyright © 2000-2016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ed.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865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