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页至手机

机务战士普丽梅:把心扎在大山深处

来源: 新华社  作者:  责任编辑: 衣兵


   新华社成都11月21日电题:西部战区某团机务战士普丽梅:把心扎在大山深处

   龙绍华、冀东昇

   普丽梅时不时需要在大半夜穿过很长一段山洞和树林赶到通信站机房去检查故障。在这西部大山深处独立执勤的2年来,她保障的线路没有出现过一起通信中断的事故。

   “别人都想方设法往城里钻,可她却要往山里跑。”从一连到五连,从驻地到山区,2016年元旦刚过,西部战区某团一营机务战士普丽梅便主动请缨前往大山里筹建新通信站点,这一去就是近3年。

   当时,这个团接到前往离驻地100多公里的山区里筹建新通信站点的命令。任务时间紧,标准要求高,团里本打算派一名工作经验丰富的干部去,普丽梅并不在考虑范围之内。因为她之前虽然负责机务维护和管理,但却没有参与过机房建设、安装和调试。

   “不会正好可以学,哪怕去当个搬运工也行!”这个倔强的彝族姑娘先后找到连里、营里,甚至把请战书写给了团领导……就这样,普丽梅作为徒弟,跟随连里的机务工程师陈家荣一同来到大山深处。

   虽然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可环境的艰难程度还是给先遣队员们浇了一盆冷水:场地还在施工,空气中弥漫着浓厚的粉尘,能见度不到5米,每次进点作业要带3层防尘口罩,即便这样每天完工后鼻子和嘴巴里都是黑的。

   那时,山里基本没路,加之常年下雨,装备器材无法用车直接运到机房,需要人力搬运,大家每天要在坑坑洼洼、泥泞不堪、没有照明的山路走上几十个来回。

   建设进度吃紧,通信机房安装和场地施工几乎是同时进行,在闷热阴暗的机房里,普丽梅和陈家荣不仅要完成机架组装和几十台设备的安装调试,还要负责所有通信节点线路的布设和测试,每天都要工作14小时以上。

   “先遣队只有两位女同志,上一趟厕所需要跑回近两公里外的宿舍,为不耽误时间,她们尽量少喝水。在30多摄氏度的温度下,她们好几次都差点虚脱。”陈家荣对当时环境的艰苦记忆犹新。

   然而,普丽梅干工作的劲头一点儿也没减,她不仅承担了设备搬运安装的大量体力活,还跟着师傅从接线、编程到设备测试调试等逐个步骤学,4个月下来,不仅熟练掌握了整套设备的技术性能、运转状态和各种故障诊断处理,还在后期独立完成了安装和电路调度,进行了千余次单网、全网联调联测,最后还整理撰写了一套机房设备操作使用流程规范。

   期间,普丽梅经过考核,成为全团第一个能独立执行机务保障任务的女兵。

   半年的施工任务即将完成,普丽梅的业务水平也提升很快,但她的体检报告上却写下了“肺部纹理增多”“慢性胃炎”的诊断结果。连队打算把她抽回来,让她保障战区机关的通信,可她却做了一个让人“无法理解”的决定:“这里的设备从装配到运行我最熟,换个人还要熟悉很长时间,还是让我留下吧。”于是,普丽梅正式成为一营五连唯一一名机务员,那一年她25岁。

   比起工作辛苦来说,大山里最大的苦还是来源于孤寂。连队去最近的城区来回要3个小时,作为连队女兵中兵龄最长的“老大姐”,普丽梅把周末执勤、帮厨和站岗都尽量排给自己,一两个月才外出采购一次东西。她还在连队办起了绘画和手工培训班,力尽所能地丰富大家的业余生活。

   “普丽梅把心扎在大山深处,升华和绽放出了别样的青春年华。”团政治工作处主任刘坤把普丽梅当兵8年来的进步都看在眼里。尽管家人经常在电话里劝她“女孩子家,当两年兵就回来,安置个稳定工作、结婚成家才是正事儿”。但在普丽梅心中,把军装穿好,把工作干好才是正事儿,“我要在平凡岗位上书写无悔青春。”

吉林省国防教育委员会主办 版权所有:吉林国防编辑部
Copyright © 2000-2016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ed.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753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