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页至手机

排长的“轻”与“重”,该如何掂量?

来源: 中国军网综合  作者: 朱达 王喆 徐浩 盛洋迪  责任编辑: 衣兵


  “无论是排长的不能承受之‘轻’还是不能承受之‘重’,根子不在排长身上。培养使用排长绝不能‘忙起来随意用,打起来不敢用’。”记者连续多日在东部战区陆军部队调查采访,不少部队领导认识更为深刻。请关注10月15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作为军队最基层的建制单位,连队是摆在我们面前的大书。这本书里,不仅有基层官兵,还有他们生活的土壤以及浸泡他们的汁液,呈现了原生态的连队生活方式。

  我们常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铁打的营盘究竟指的是什么?除了地标意义上的营盘以外,铁打的还有纪律、规则、文化以及由此生长的细节。这些铁打的细节打量着也塑造着连队的一茬茬主角们——连长、指导员、排长、班长、老兵、新兵。他们“浸泡”在连队细节之中,本身便是连队细节的一部分。

  观察基层官兵成长的意义在于,那些看似司空见惯的连队时光,不仅投射青春身影,还折射时代脚步;那些看似琐碎雷同的连队故事,不仅关乎个人感受,也关乎部队建设;那些畅所欲言的连队声音,不仅是个体成长课题,也是战斗力增长命题……

  即日起,我们推出基层官兵成长系列话题。第一波次推出的“排长的轻与重”“老兵的冷与热”“新兵的快与慢”等3个策划,更像是3份邀请函——我们由衷希望,更多官兵以及读者成为这个话题的“参与方”与“讨论方”。更多信息,请扫二维码,我们期待你的来稿和留言。

  排长不能承受之“重”

  ■解放军报记者 朱 达 通讯员 王 喆 盛洋迪

  尽管有预感,但结果下来的那一刻,陈松仍感到委屈极了。

  陈松是某旅指挥通信连排长。去年底,由于体型测试、五公里武装越野和军官编组作业考核等训练课目成绩不理想,任职已满3年的陈松在拟晋升副连职军官的名单中被“刷”了下来。

  事后回想,陈松觉得自己这一年,常常是忙着“耕了别人的田,荒了自家的地”。

  去年6月,旅机关准备组织一次观摩会,特意抽调学指挥自动化工程专业的陈松过来调试信息化教学设备。去机关前,指导员对陈松说:“连队这段时间要出黑板报,需要美工设计方面的人手,你先出完板报再去机关出公差。”那天,陈松带着两名文化骨干一直忙活到下午3点多,才背起电脑往机关跑……

  “像这样‘一副肠子两头挂’的状态几乎成为常态。”过多的“附加题”让陈松分心走神,不仅本人训练成绩不尽人意,所带排建设水平也不断下滑。

  某旅排长潘祖胜有着和陈松相似的经历。去年底,该旅扩建野外训练场,想安排一名有责任心的干部现场监工,这时机关想到了保障连排长潘祖胜。旅里的人都知道,潘祖胜是出了名的“老黄牛”——平时只要机关有需求,他总能完成任务:“你带几个人出公差”“下午你带个车”“合唱比赛,你牵头组织一下”……

  受领任务后,潘祖胜每天“泡”在野外施工现场。最后工程顺利竣工,潘祖胜却错过了新专业复训补训的黄金期。今年初,该旅军事训练考核成绩“放榜”,潘祖胜因为成绩不理想被连长“剋”了一顿……

  排长究竟有多少不能承受之“重”?从某旅排长邓发富值班时一天收到的10余份通知可见一斑。“除了应付各种检查、考核,还经常被指派带车、值班、集训……”邓发富感慨,接到的哪一项任务都是“时间紧、任务重、要求高”,自己常常感到“吃不消”。

  记者调查发现,有的部队机关业务科人手紧缺,每当工作繁忙或组织大项活动时,就把基层排长当作机关工作的“人才补丁”“救火队员”;还有的部队基层主官没能严格按照层级办事,划分工作任务不注意统筹协调——遇到事情当“甩手掌柜”,啥事都往排长那里“甩”,使排长成为不停旋转的“陀螺”。

   1 2 3 4 5 下一页  

吉林省国防教育委员会主办 版权所有:吉林国防编辑部
Copyright © 2000-2016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ed.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561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