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页至手机

家国天下一面旗,我们看到永远的方向

来源: 中国军网综合  作者: 郑蜀炎 田亚威 李剑桥等  责任编辑: 衣兵


  这个日子提笔,当然是为了那面飘扬的旗帜——它属于一个伟大的国家,也属于许多平凡的人家。

  “所有可见的都是可思的。”此时山河处处,但见五星红旗迎风漫卷,怎不让人平添许多“纵横天下事,风雨百年心”的思绪?

  请关注9月30日《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张 彪/图

  家国天下一面旗

  ■郑蜀炎

  这个日子提笔,当然是为了那面飘扬的旗帜——它属于一个伟大的国家,也属于许多平凡的人家。

  “所有可见的都是可思的。”此时山河处处,但见五星红旗迎风漫卷,怎不让人平添许多“纵横天下事,风雨百年心”的思绪?

  记者生涯走军营,挥墨绘写男儿魂。那些金戈铁马的记忆,那些仗剑前行的壮举,总有那面旗帜招展在前行的队伍中。

  那一年,改革开放大潮涌动,边境线上战场变商场,雷场飞起和平鸽。一面是山上边防战士枕戈待旦地据险守关,一面是山下边民忙碌热闹的商贸经营。于是,有人编了这样的顺口溜:“山上守卡子,山下数票子。”本以为官兵会有些想法,可他们坦荡的回答却告诉了我什么是境界、什么是高尚:守卡子、数票子,都是为了这面红红的大旗子——随着穿过硝烟的目光看去,国门前的五星红旗正招展在蓝天白云下。

  旗帜是一种象征,而这种象征一旦凝聚了民族的历史与鲜血,就拥有着穿越时空的力量。我曾经在海疆要地广西涠洲岛度过了一个难忘而独有的3月9日——1950年,涠洲岛解放于此日。之后,驻岛部队每逢这天,都要以隆重的升国旗仪式来纪念“解放日”。在靠近旗杆的位置站立的不是领导,而是拖儿带女的军嫂。团领导说,之所以这样做,就是想让军属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亲人为国旗而战,自己亦拥有着何等的尊严与荣光。

  “年年细雨乡关路,都在桃花浅淡中。” 说到这,想起边防某部为军属安排的特别政治课。在国门前的荣誉室里,听到各自的丈夫建功立业种种事迹时,“远在彼兮,旦夕以待”的军嫂们脸上泛起幸福又骄傲的光泽。孩子们更是跳着,叫着:老爸真伟大!

  “风卷红旗如画”,这一课“压轴”的,是在国门前、国旗下照全家福……

  我知道,在改革开放的今天,与世界上各色国旗同框早就不是新鲜事。但此刻,我依然愿意和他们在一起,庄重而快乐地站立在我们的国门前,举目仰望正舞之于风的五星红旗。

  为使军人形象更有质感,天南地北采访军人家庭也是记者的必修课。在一个个或简陋或豪华的家中,墙上几乎都贴着与装修风格并不搭的地图,而每一张地图不同的坐标上,都插有几面小小的国旗。无需多问,插国旗之处,必是自家儿郎当兵之地。孩子回来探亲,旗子跟着插到家乡;待孩子归队,再眼眶红红地将旗子插回那遥远的边关。

  有些官兵家里插旗之处并非戍防之地,一问便引得父母自豪满满:这是救灾,这是演习,这是阅兵……

  是的,旗帜原先如烽火、似鼓角,是具有地理特性的一种传达信息的视觉符号。而我们的五星红旗从升起的那天起,就成为一支永不熄灭的火炬、一种看得见的信仰。多年前我曾以“不朽的英名永恒的爱”为题采写过一位烈士的妻子。丈夫牺牲后,这位妻子家中最醒目之处始终铺展着一面五星红旗,而丈夫当年英武的照片,就缀在国旗一角。

  “薪尽火传,不知其尽。”父亲牺牲时才7岁的孩子长大了,也去参军扛枪了。他把第一张穿军装的照片寄回家,希望和父亲一起,并列缀在国旗上。母亲回信了,说:“那是你阿爹用血染红、用命守卫的旗,是我们家永远的传承。你先要证明自己无愧于这面旗……”

  永远有多远?永远近在眼前。家国天下一面旗,旗帜的飘扬,让我们看到了永远的方向……

   1 2 3 4 下一页  

吉林省国防教育委员会主办 版权所有:吉林国防编辑部
Copyright © 2000-2016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ed.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5075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