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页至手机

“先锋飞行大队”“第一”离打赢有多远

来源: 中国军网综合  作者: 于春光 李建文 郝茂金 刘汉宝  责任编辑: 衣兵


  从空勤楼走向外场,需要穿过一片高耸入云的杨树林。

  一棵棵两人合抱粗的大树,挺拔得英气逼人,似乎在向世人展示,这里是一支底蕴厚重的部队。

  飞行训练结束后,空军航空兵某旅飞行一大队副大队长张威和战友们常常来到这片树林中,漫步、静坐、思考、对话。

  站在新时代的坐标点上,张威和战友们很清楚自己所肩负的历史使命。作为创造多项新中国“第一”的空军“先锋飞行大队”成员,从加入飞行一大队那天起,他们就把“祖国用第一为我们命名,我们用第一来回报祖国”这句誓言刻在心底、融入血脉,用汗水捍卫着“第一”的荣誉,用鲜血守护着祖国的和平。

  “第一”离打赢有多远?“先锋飞行大队”的官兵深怀忧患,一路超越,在坚守和创新中负重前行,努力提升新时代打赢能力。

  请关注9月27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第一”离打赢有多远

  ——空军“先锋飞行大队”传承红色基因提升打赢本领闻思录

  ■解放军报记者 于春光 李建文 特约记者 郝茂金 通讯员 刘汉宝

  从空勤楼走向外场,需要穿过一片高耸入云的杨树林。

  一棵棵两人合抱粗的大树,挺拔得英气逼人,似乎在向世人展示,这里是一支底蕴厚重的部队。

  飞行训练结束后,空军航空兵某旅飞行一大队副大队长张威和战友们常常来到这片树林中,漫步、静坐、思考、对话。

  站在新时代的坐标点上,张威和战友们很清楚自己所肩负的历史使命。作为创造多项新中国“第一”的空军“先锋飞行大队”成员,从加入飞行一大队那天起,他们就把“祖国用第一为我们命名,我们用第一来回报祖国”这句誓言刻在心底、融入血脉,用汗水捍卫着“第一”的荣誉,用鲜血守护着祖国的和平。

  “第一”离打赢有多远?“先锋飞行大队”的官兵深怀忧患,一路超越,在坚守和创新中负重前行,努力提升新时代打赢能力。

  敌人不会对你手下留情,吃过几次败仗就更清醒

  2017年底,飞行员马鋆从飞行三大队调入飞行一大队那天,觉得自己是时代的“宠儿”:他终于成为空军“先锋飞行大队”的一员,成为这支尖刀部队的“刀尖”。

  哪知首轮空战对抗,战友们就给马鋆一记重拳。从远距对抗到近距缠斗,马鋆被打得落花流水,毫无招架之力。

  这位拥有600多小时飞行时间的战斗机飞行员,突然感觉自己是一名小学生,发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敌人不会对你手下留情!”走下战机,副旅长李凌拍着马鋆被汗水浸透的飞行服说,“吃过几次败仗就清醒了。”

  2011年11月,空军第一届对抗空战竞赛考核,该旅以飞行一大队为主的“王牌团队”,竟然在首个演练日就被对手以59∶166的大比分淘汰。

  沙场折戟,暴露出他们练兵备战的“误区”:当他们还在比谁机动时载荷拉得更大、动作更迅猛之时,对手已经靠电子战占据了战场的制高点。

  失败的结局刺痛着、震撼着、敲打着飞行一大队每名飞行员的神经。那天,参赛飞行员向在场的全体机务人员鞠躬致歉:“对不起,让你们失望了。”

  如何从失败的阵痛中站起来?如何捍卫新时代“第一”的荣誉?归建后,他们把59∶166这个比分,浇铸成铜匾,悬挂在荣誉室对面的墙壁上。

  正是从那次失败开始,他们重新审视自己,在与时代的碰撞中实现了新生。正是靠那没日没夜的学习研究,飞行一大队开辟了制胜之路,创造了席卷全空军的“建设学习型飞行大队、争当学习型飞行人员”活动,在随后参加的5次对抗空战竞赛考核中,捧回4顶“金头盔”,帮助部队4次夺冠。

  “时代抛弃你时,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跟你说。”李凌欣赏马鋆,常给这个年轻人压担子。李凌和战友们清楚,在新时代面前,每个人都是学生,每一天都在赶考,有太多的路要走,有太多的坎要过,还有太多的空要填。

  毕竟,捍卫“第一”的荣誉和地位,是要靠实力说话的。

   1 2 3 下一页  

吉林省国防教育委员会主办 版权所有:吉林国防编辑部
Copyright © 2000-2016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ed.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498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