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页至手机

“空中尖刀”:用“第一”回报祖国

来源: 中国军网综合  作者: 于春光 李建文 张 力 郝茂金  责任编辑: 衣兵


  大漠戈壁,天高云深。一架架战机忽隐忽现,声如滚雷。

  空军组织的一场大规模自由空战比武竞赛,正在这里上演巅峰对决。

  请关注9月27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9月7日,空军“先锋飞行大队”飞行员驾驶战机对地发起精确打击。杨 盼摄

  “空中尖刀”:用“第一”回报祖国

  ——空军“先锋飞行大队”锻造新时代空中劲旅纪事

  ■解放军报记者 于春光 李建文 特约记者 张 力 郝茂金

  大漠戈壁,天高云深。一架架战机忽隐忽现,声如滚雷。

  空军组织的一场大规模自由空战比武竞赛,正在这里上演巅峰对决。

  锁定、规避、反击……对抗双方斗智斗勇,从远距厮杀到中距,又从中距较量到近距,一串串攻防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枚枚导弹被机动规避,直看得地面评估专家瞪圆了双眼。

  战幕垂落,空军航空兵某旅最终赢得此次比武最高荣誉“天鹰杯”。该旅前身是新中国首支组建、首个参战、首创胜绩的英雄部队,而参赛的飞行员大多来自该旅飞行一大队。

  “祖国用‘第一’为我们命名,我们用‘第一’来回报祖国。”党的十八大以来,这个飞行大队传承英雄之气、深研胜战之道、苦练实战之功,奋飞新时代、建功新时代,4次助力团队捧得“天鹰杯”,4人次夺得“金头盔”,创造多项全军“第一”,被空军授予“先锋飞行大队”荣誉称号,被中央军委表彰为“全军军事训练先进单位”。

  传承“空中拼刺刀”的血性胆气,祖国一声召唤就升空——

  就是豁出血肉之躯,也要把对手的嚣张气焰打下去

  大风起兮云飞扬,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2014年,飞行一大队奉命前推至沿海一线机场执行海上任务。一天,一大队战机紧急升空,一场不见流血却最能彰显血性的战斗不期而至。

  60公里、50公里、40公里……任务区域内,外国军机与我方战机迎头对峙,迅速逼近。飞行员姚凯座舱内告警信号持续不断,与外军战机已逼近至30多公里,完全处于其空空导弹不可逃逸区。

  “就是豁出血肉之躯,也要把对手的嚣张气焰打下去。”危急时刻,姚凯毫不示弱,沉着应对。剑拔弩张间,外军战机悻悻调头撤退。

  那段时间,飞行一大队的任务空域天天都有中外战机之间的较量,战斗起飞是家常便饭,飞行员们以果敢的勇气和过硬的技战术,始终保持有利态势,在九天国门捍卫了“第一”的荣誉和大国的尊严。

  这种向死而生的血性胆气从哪里来?记者在飞行一大队荣誉室看到一张泛黄的老照片,定格了一个不朽的瞬间:

  抗美援朝战场,19岁的飞行一大队飞行员陶伟升空作战。“近点、近点、再近点”,面对多架敌机的包围,陶伟抱着“宁愿血洒蓝天,撞也要把敌机撞下来”的决绝信念,在距敌机120米处猛烈开炮,敌机凌空爆炸,碎片贴着陶伟的座舱“嗖嗖”飞过,开创了人民空军空中近战歼敌先例。

  “狭路相逢勇者胜!”回忆起当年的战斗场景,飞行一大队原大队长、现任旅长程远森热血沸腾:在两年零八个月的抗美援朝作战中,飞行一大队的前辈们凭着“空中拼刺刀”的血性胆气,创造了第一次空战胜利、第一次空中近战歼敌、第一次空中夜战歼敌等多项纪录,先后击落击伤敌机16架。

  往昔先辈赴疆场,今携英烈复还乡。今年3月28日,飞行一大队出动两架战机,为第5批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归国护航。两架战机在运输机两侧稳稳伴飞,如同张开的巨大臂膀,将先烈拥入怀中,穿云破雾回归祖国。

  “我们连续5年为志愿军烈士遗骸归国护航,每次都感到无比神圣光荣!” 飞行一大队原大队长丁傥动情地说,“如同架起穿越历史与现实的桥梁,先辈们‘空中拼刺刀’的基因血脉穿越浩瀚长空,内化为一大队的精神品质,淬炼出官兵不怕牺牲、不惧强敌、不畏挑战的英雄气概。”

  2015年,9·3大阅兵前夜。飞行一大队受阅飞行员每人都在一份“决心书”上毫不犹豫地签下自己的名字。这意味着一旦飞机受阅时发生不可预料的险情,飞行员不得跳伞,必须全力操控战机,飞离人员稠密地带!飞行一大队所在旅政委殷志伟说:“决心书上签下的,是一大队官兵对祖国、对人民的承诺和担当!”

  在不久前举行的体系对抗演习中,飞行一大队与装备优于自己的对手展开搏斗。他们创新战法,1架战机冒着被“击落”的危险充当诱饵,其他飞行员合力出击,最终战胜对手,打出了一大队的威风和士气。

   1 2 3 4 下一页  

吉林省国防教育委员会主办 版权所有:吉林国防编辑部
Copyright © 2000-2016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ed.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492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