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页至手机

未通过纳编考试,依然奋战在演训一线

来源: 解放军报  作者: 张 放 张永飞 裴天飞等  责任编辑: 衣兵


  夏末,一场联合保障演习在西北戈壁荒漠打响。

  “有批‘伤员’需要紧急救治!”接到指挥所通知,西宁联勤保障中心兰州总医院野战医疗所10多辆救护车旋即出发,呼啸着驶向“战场”。硝烟中,只见医护人员抬着担架,冒着猛烈“炮火”,冲向一个个倒地的“伤员”。紧急救治、初诊分类、后送救治……经过奋力抢救,所有“伤员”得到有效救治,群伤救治行动得到导演组充分肯定。

  当晚,医疗所进行小结讲评,指挥员专门点名表扬了9名护理岗位的原社会招聘文职人员张潇艺、陈楷鸣、李永平、田华、马红霞……表扬他们,不仅因为他们在演训保障任务中都有突出的表现,还因为就在演习开始前,他们才接到通知,在6月下旬进行的全军原社会招聘文职人员纳编统一考试中,他们未能通过考核,今年将因此无法纳编续聘,如果想继续干下去,只能转为合同制医护人员。但大家都放下了个人得失,把精力全部集中到演习任务中。

  请关注9月26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兰州总医院9名未通过纳编统一考试的原社会招聘文职人员奋战演训一线

  坚守初心再出发

  夏末,一场联合保障演习在西北戈壁荒漠打响。

  “有批‘伤员’需要紧急救治!”接到指挥所通知,西宁联勤保障中心兰州总医院野战医疗所10多辆救护车旋即出发,呼啸着驶向“战场”。硝烟中,只见医护人员抬着担架,冒着猛烈“炮火”,冲向一个个倒地的“伤员”。紧急救治、初诊分类、后送救治……经过奋力抢救,所有“伤员”得到有效救治,群伤救治行动得到导演组充分肯定。

  当晚,医疗所进行小结讲评,指挥员专门点名表扬了9名护理岗位的原社会招聘文职人员张潇艺、陈楷鸣、李永平、田华、马红霞……表扬他们,不仅因为他们在演训保障任务中都有突出的表现,还因为就在演习开始前,他们才接到通知,在6月下旬进行的全军原社会招聘文职人员纳编统一考试中,他们未能通过考核,今年将因此无法纳编续聘,如果想继续干下去,只能转为合同制医护人员。但大家都放下了个人得失,把精力全部集中到演习任务中。

  听说张潇艺没有通过全军纳编统一考试,医疗队中很多人都感到诧异。张潇艺本科毕业就到医院工作,12年时间从实习护士成为消化内科护士长,先后在国家级核心专业期刊发表论文5篇,参与编写专著1部,申请实用新型专利2项,可以说是医院护理岗位中的业务尖子。

  为何没考好?“他们从接到通知到参加考试只有10来天时间,当时大家正在准备驻训演习保障任务,每天除了正常工作,还要进行军事训练和演习物资准备,几乎没有时间进行复习。”医疗所所长向大伟惋惜地说。

  在医疗帐篷里,张潇艺却没时间惋惜,她正在向外科医生请教断骨固定的方法。当天演习中,她发现自己在这方面还有欠缺,即使作为一名内科护士,张潇艺也不允许自己有这样的短板。

  谈起考试未能通过的原因,张潇艺说:“考试内容除了护理专业知识外,还涉及政治、经济、文化、历史等方面,虽然因为准备演习任务没有较多的时间复习备考,但我不后悔。”

  和张潇艺一样,此次没能通过考试的9名文职人员,都是工作超过10年的业务骨干,不少人还是主动申请参加此次联合演习。当时,他们一边准备驻训演习,一边准备纳编考试,考试一结束就奔赴野外。

  “收到考试未过的通知时,大家心里难免有些波动,但他们执行任务一点没松劲。”谈起这几名队员时,向大伟也很感动。

  就在几天前,一名参演人员突发心肌梗死被送到医疗所。在条件简陋的野外,心肌梗死是极其危险的突发症。病情稳定后送前,患者需要绝对卧床休息,持续心电监护,定时输液,随时监测血压,少食多餐,这给护理工作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重伤救治组的田华、马红霞,主动承担起护理任务。期间,他俩24小时轮流陪护病人,洗漱换衣、如厕方便、喂食喂药,无微不至。为了方便照顾病人,他俩甚至把自己的行军床也搬到了医疗帐篷内。在他俩的悉心照料下,病人病情很快稳定,第3天就启程送往后方医院。

  护理工作出色,军事训练也不含糊。张娟、田鹏、李永平3人是第一次参加执行演习保障任务,因为平时集中接受军事训练的机会不多,军事技能较差。他们抓住这难得的练兵机会,每次战术训练结束后,都主动留下来加班练习,有时练得膝盖和小臂淤青,也咬牙坚持。张娟说:“就算不能纳编,但只要在位一天就要做好一天的事。”

  不约而同,对于今年不能纳编新的文职人员队伍,9人都有同样的打算:继续留下干,明年再迎考。陈楷鸣说,大家的打算有现实需要的考虑。虽然医院的待遇目前在兰州医疗单位中只能算是中等水平,但之前医院进行文职人员政策宣讲时提到的晋职、住房、养老等新政策对大家很有吸引力,大家都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纳编。

  驻训中经历的一件事,也让他们打算明年继续考的想法更加坚定。7月30日,在附近驻训的某旅战士郭豪在徒步行军翻越海拔5008米的某高地时突然晕厥,被直升机紧急送到医疗所时,生命体征已经非常弱,虽然医护人员尽了全力,但还是未能成功挽救战士生命。

  作为医护人员,平时大家都看惯了生死,但那天很多人都哭了。宋海娟说:“郭豪只有19岁,还有1个月就可以退伍返乡,但他倒在了冲锋的路上,把生命留在了这片戈壁大漠。理想高于天,人就是应该有一些超出物质的追求。”

  宋海娟的话引得耿丫丫共鸣。耿丫丫舍不得离开部队,她觉得除了救死扶伤,在部队更多了一份强军兴军的责任,这是一份荣耀,也是一种前进的动力。耿丫丫说:“明年再考!因为这里不仅有现实的需要,还有‘诗和远方’。”

   1 2 3 4 下一页  

吉林省国防教育委员会主办 版权所有:吉林国防编辑部
Copyright © 2000-2016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ed.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4850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