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页至手机

刚转文职的“鲁大师”为何这么拼?

来源: 解放军报  作者: 佘融 李杰  责任编辑: 衣兵


  善解兵忧的“鲁大师”

  ——记武警安徽总队池州支队现役转改文职人员鲁龙胜

  “老鲁,还在忙吗?你有关节炎,天冷注意加衣服。”9月9日深夜,一阵电话铃声打破了鲁龙胜宿舍里的宁静,电话那头妻子的暖心问候,让他感受到了深深的理解。而就在3个月前,鲁龙胜和妻子还在为他转改文职的问题争吵过数次。

  鲁龙胜出生在一个普通工人家庭,大学毕业怀揣军旅梦来到武警安徽总队池州支队。16年来跑基层、走机关、带特战,练就了一身过硬本领。

  然而,由于支队编制体制调整,鲁龙胜近年来的调职计划被一推再推,一晃成了超龄干部。年初,支队政委戴鸿涛就走留问题找大龄干部谈心,个别干部顾虑重重,鲁龙胜却态度坚决:“组织怎么安排,我就怎么干!”

  恰在此时,支队传来现役军人转改文职人员的消息,鲁龙胜仿佛一下子看到了希望:虽然当不了指战员,但还能继续为国防和军队建设作贡献。第二天一大早,他就递交申请,成为支队首个申请转改文职的现役干部。

  对此,不少朋友感到费解:以鲁龙胜的才华,到地方政府谋个一官半职并不难,何必转改文职呢?得知鲁龙胜在转改意向上“服从调剂”,就连最初沉默的妻子也抱怨起来,多次在电话里劝他“弃文从政”,然而每一次都被鲁龙胜说服了。

  当年,鲁龙胜父母双双下岗,家庭条件十分困难,支队党委知情后立即与地方政府协调,及时解决了其父母的就业问题。婚后,妻子习惯性流产,驻地医疗条件有限,支队专门请来总队医院的专家帮其治疗,如今女儿已经6岁……一幕幕饱含温情的场景让他铭记在心。不忘初心、不忘恩情,这是对一名有着14年党龄的共产党员党性的考量。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如今即将脱下军装,他毫无怨言。只是军旅路上5800多个日日夜夜历历在目,又怎舍得说走就走?

  6月上旬,转改文职的申请批复下来了,他被定岗为律师兼群工干事,这对鲁龙胜来说是个新挑战。“此前虽然自学了半年法律,但毕竟没有从业经历,连司法考试都没参加过,自己能胜任这个文职岗位吗?”尽管心里没有底,但既然选择了,就要走好、走到底。就这样,从走马上任第一天起,鲁龙胜经常在办公室一坐就是10多个小时,把资料翻遍、把理论背熟、把心得记实。每当夜幕降临,机关楼二楼靠墙角的那间房子总是亮着灯,夜查路过的干部感叹:鲁龙胜又在加班了。几个月下来,不管是回答官兵咨询的法律问题,还是开展法纪宣传教育,他都游刃有余,周围战友甚至称他为“鲁大师”。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长期深居简出、不接地气,工作容易走偏务虚,于是鲁龙胜主动向支队申请到基层代职,到一线去察兵情、取真经。“目前支队很多岗位缺位,应该合理利用人才。”考虑到鲁龙胜有基层主官任职经历,支队党委决定让他到勤务保障中队代职中队长。

  一名律师兼群工干事代理中队长,这个闻所未闻的消息一出,即在全支队炸开了锅:“这是老鲁作秀,刚转文职就想出彩头吧!”连同事也跟着凑热闹:“你一个文职人员把自己搞成这样,又是何苦?”鲁龙胜听后却不以为然,他总是笑脸以对:“不管现役还是文职,服务好官兵、保障好打赢就是履好本职。”

  就这样,鲁龙胜每天拿着笔和本走上训练场,一晒就是一整天。每周他都要在训练场或学习室开设“普法小讲堂”,一边给官兵普及法律常识、讲法律趣闻,一边记录他们的日常言语,写下自己的工作心得。案头几本厚厚的笔记本,有一半心得是他在转改文职后写下的。8月,他带领战士设计制作的法律知识宣传长廊,赢得基层官兵拍手称赞。

  如何通过法律途径为官兵排忧解难?这是鲁龙胜经常思考、重点关注的问题。一次,中士周星的父亲在工地作业时不小心从脚手架上跌落摔成重伤。鲁龙胜得知后一边安慰周星并了解详细情况,一边查阅相关法律条文、给当地人武部发函,并向从事法律工作的亲朋好友求教,仅到当地律师事务所咨询就跑了4趟。经过半个多月的不懈努力,周星的父亲最终获得合理赔偿,得到及时医治。

  “这次父亲出事,如果没有组织出面,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在中队半年工作总结期间,周星对中队干部进行民主测评时,这样评价。他的班长杨泽也在微信朋友圈里写道:我们单位新来的这位“鲁大师”,不仅业务精通,而且深知兵心、兵情,是一位好兄长!(佘融 李杰) 

吉林省国防教育委员会主办 版权所有:吉林国防编辑部
Copyright © 2000-2016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ed.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452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