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华网吉林频道>正文
分享: 
新华广播
给读者以慰藉的“老灵魂”
时间: 2018-09-12 10:13:08      来源: 长春日报
分享本页至手机

  一部《北鸢》,让作家葛亮被许多读者所认识,最近,葛亮又带来了自己的新作:一部集合了7个中短篇的小说集《问米》。

  小说《问米》的风格不同于《北鸢》的新古典风格,语言比较口语化,内容自然流畅。对于风格转变这一点,作者本人也十分认同,“《问米》有点不同于传统的现实主义态度,有实验的成分,这种置于非常情境的人性考量是非常凛冽的,我会给他一个合理化合乎现实的逻辑。”《问米》是葛亮在家族民国史写作后,一次全新的尝试。

  《问米》的7篇小说甄选自葛亮近年创作的中短篇作品,7个故事的主角都是你我身边的平凡人,因为生活中的偶然因素,坠入深不见底的黑暗,故事带有悬疑感,饱含着悲悯的人文精神,刻画出在命运与巧合束缚中挣扎沉浮的当代男女群像。

  小说集的名字取自开篇的短篇小说《问米》,据悉这篇小说2017年12月斩获“第十七届百花文学奖”短篇小说奖,一同获奖的还有麦家、冯骥才、苏童等作家的短篇新作。《问米》这篇小说,也是整部作品中最受关注的一篇。讲的是一个旅居越南的通灵师阿让的故事。人死之后究竟有没有灵魂呢?这个问题也许有些老生常谈,却并没有定论。面对业余摄影师马达,阿让娓娓道出了自己的故事。他来到越南,是为了一个女人,一个13年前死去的女人。故事讲到最后,阿让说出,自己所谓“通灵”不过是骗人糊口的把戏而已,他守住了那段跨越生死的承诺,哪怕背井离乡,一走就是13年。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葛亮透露,自己早有写作“悬疑”小说的想法,直到《问米》,才开始真正完整地构建悬疑故事。他说:“《问米》与其说是着眼于悬疑,不如说在对其进行解构。悬疑的终极意义在破解事件的真相,这一过程在阅读者的成见中,是会引起兴奋的。但这本书里的故事,无一不在表达所谓真相倏忽而至时人的无力感……生活的逻辑终于覆盖了事件的因果逻辑。这是日常强大的力量,充满了意外与无序。”

  在悲悯的民间叙事中,是人生的千姿百态,也是命运的横强与无常。娓娓道来之下,总能看到些许平庸又熟悉的样子,他们面目模糊、泯然众人,却被巨大的秘密裹挟着,在下一秒堕入深渊。《问米》写尽了平凡人生中危机四伏的一面,谜底揭开的同时,波澜不惊的生活也被撕出裂口,露出残酷的真相。

  评论家王德威曾说:“当代很多作家以创新突破为能事,葛亮反其道而行,遥想父祖辈的风华与沧桑,经营既古典又现代的叙事风格。”大风始于青萍之末,他深信,历史来自日常,最细微的东西,往往构建成表达、梳理、建筑历史的砖瓦。

  无论是新古典风格的民国家族史,或是带有悬疑感的当代现实风格写作,葛亮的写作面向历史、关注现实,带着氤氲的烟火气息。他在写作时会关注热点,但不会去追逐热点。如果对某一话题感兴趣,会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反复思量后,觉得适合表达才会再捡起来。在写作上比较随自己的心意,不会去分门别类、拘泥于事件本身,有时某个事件生发的某一点有所触动,可能就会取其因由,随意点染。更好的状态是经过反刍之后把它变成认同的现实与文学的逻辑。

  与社会热点若即若离,使得葛亮的小说有种娓娓道来的风格,也让他在大众读者中俘获了大量知音。

  尤为值得一提的是,与不少80后作家的作品中,在成长、成熟的过程中显而易见的“叛逆”不同,葛亮和他的作品,一直是温和而平静的,以至于年龄尚轻就被称为“有一颗老灵魂”。在新书《问米》中也不例外,故意以日常生活解构过量的悬疑感,虽然讲述了一个个残酷而真实的故事,但依旧由人性的温暖,给读者以慰藉。就像知名导演姜文所说的,“我读小说的主要目的是找故事,但葛亮的小说会让我忘记这个目的。不是没故事,而是故事在文字中嵌的严丝合缝,分寸极好,拎出来生怕走样。”

  葛亮,原籍南京,现居香港。香港大学中文系博士毕业,现任香港浸会大学副教授。著有小说《北鸢》《朱雀》《七声》《戏年》《谜鸦》《浣熊》《问米》,文化随笔《绘色》《小山河》等。部分作品译为英、法、俄、日、韩等国文字。(林颜)

责任编辑: 衣兵
精美图片
专题策划
  • 中国长春电影节与您诚挚相约
  • 第十二届中国长春消夏节——百姓的旅游佳节
  • 东疆明珠 魅力图们
本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新华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新华网吉林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与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00-2016 JL.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华炫闻

吉林频道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417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