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页至手机

新疆边防军人和树有关的故事

来源: 新华社  作者:  责任编辑: 衣兵


   新华社乌鲁木齐8月20日电题:新疆边防军人和树有关的故事

   刘小红、刘慎、刘南松

   在祖国西陲的帕米尔高原,最珍贵的是绿色。

   8月,记者来到常年驻守在这里的新疆军区苏约克边防连,记录下边防军人和树有关的几个故事。

   老兵树

   军旅生涯就要结束了,5年间收获很多荣誉的战士唐文武只有一个想法:种活一棵树。

   退伍的那年秋天,他格外用心——树坑挖得特别大,水浇得格外多;刮风时会给树苗套上护树箱,下雪时要为树苗裹上厚棉被,生怕出点意外。

   回到家乡,唐文武隔三岔五给连队打电话,询问小树苗的各种情况。

   第二年春天,战友们发现小树苗根部的土地破裂,翻开土块,看到树苗底部长出一个嫩芽。

   “树活了!树活了!”全连官兵都围了过来,当场拨通了唐文武的手机。电话那头,唐文武哭了。

   后来,大家给这棵树起名叫老兵树。

   爱情树

   2010年7月,交往了3年的女友袁冬红来连队探望上士刘艳辉。

   时值连队植树时节,这对恋人就在连队门前各自种下一棵红柳。两棵树相距43厘米,代表着边防连与恋人家乡之间4300多公里的距离。

   站在树前,这对恋人约定,等来年树苗发芽,就携手步入婚姻殿堂。

   女友离队后,刘艳辉每次巡逻归来,总要多看树苗两眼。暖和了就浇点水,降温了就用东西裹上树干,像照顾婴儿般照顾着两棵树。

   第二年春天,原本成活率极低的树苗双双吐芽。刘艳辉激动地对袁冬红说:“咱们结婚吧!”

   如今,两棵树越长越靠近,枝条也交织在了一起,被连队官兵亲切称为“爱情树”。

   责任树

   树难活,就珍贵。

   苏约克边防连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谁种活的树,归谁照顾。这是一种荣耀,名曰:责任树。

   去年9月的一天,连长张朝云带队巡逻归来,把累了一天的军马拴在营区外的马柱上休息。谁料,一匹叫红旋风的军马脱掉了缰绳,奔向一棵红柳树,吃树叶啃树干。

   哨兵发现时,为时已晚。

   听说自己的责任树被军马啃了,战士徐胜强飞奔了出来,蹲在树前,心痛地流下了泪水。

   张朝云赶紧做检讨:“巡逻回来,是我没有及时督促大家把军马赶回马厩,我有责任。”

   “红旋风是我拴的,没有拴牢。”战士张亚星也忙着道歉,“把我的责任树调换给徐胜强,这棵被军马啃坏的树由我来养护,如果树死了,我给连队做检讨。”

   第二年,别的树都发了芽,这棵树迟迟没有动静。为此,张亚星专门从山下带来营养液,每天坚持浇水。两个星期过去,他突然看到断枝不远处又长出了新芽。

   树活了!

   扎根树

   刚下连队,新战士王福就病倒了。经过战友们的悉心照料,痊愈的他又犯了心病——这里太苦,实在待不下去。

   他请求调到山下连队。

   第二天,指导员带着王福来到连史馆。王福看到了建连时的老照片,照片里只有一片荒山岗。

   “指导员,连队以前一棵树都没有?”他满眼都是疑惑。

   “是啊,从前这里都是雪岭石山,什么树都种不活。”指导员说,但一代代戍防官兵不信这个邪,他们把山炸开,修渠引水,又从几十里外的地方一筐一筐运来土壤,这才慢慢种活了树。

   走出连史馆,王福来到连队红柳林,看着这里与周边明显不一样的土石,陷入沉思。打那以后,他再没有提起下山的事。

   后来,他在给妈妈的信中这样写道:“现在我看到的绿色都是老前辈们用血汗浇灌出来的,我也要为连队出一份力,像红柳一样扎根边关。”

   说到底,老兵树、爱情树、责任树,都是扎根树。

吉林省国防教育委员会主办 版权所有:吉林国防编辑部
Copyright © 2000-2016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ed.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309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