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华网吉林频道>正文
分享: 
文采,文人创造的艺术品
时间: 2018-05-10 11:27:23      来源: 长春日报
分享本页至手机

  □原文:

  夫玄黄色杂,方圆体分,日月叠璧,以垂丽天之象;山川焕绮,以铺理地之形,此盖道之文也。仰观吐曜,俯察含章,高卑定位,故两仪既生矣。惟人参之,性灵所钟,是谓三才。为五行之秀,实天地之心,心生而言立,言立而文明,自然之道也。傍及万品,动植皆文:龙凤以藻绘呈瑞,虎豹以炳蔚凝姿;云霞雕色,有逾画工之妙;草木贲华,无待锦匠之奇。夫岂外饰,盖自然耳。至于林籁结响,调如竽瑟;泉石激韵,和若球锽。故形立则章成矣,声发则文生矣。夫以无识之物,郁然有采,有心之器,其无文欤?

  ——节选自《文心雕龙》

  □解读:

  文人安身立命,当然依赖于其作品,如诗歌、文章、书法、绘画等。这些作品形式,在现代有一个共同的称谓——“艺术品”。在中国古代,并没有“艺术品”这样的说法,甚至连“艺术”说的也不是“美的形式的创造”,而是指技艺、技能。但中国古人对这种“美的形式的创造”并非没有认识和体会,他们所用的概念,是一个我们沿袭至今却常常提不起注意的词汇——“文采”。

  什么是文采?先看“文”。文最初的意思是指事物纵横交错所呈现出来的纹理、形象。《说文解字》中说,“文,错画也,象交文”,是说笔画交错形成的整体感官印象就是“文”,已经是后来偏重于人工层面上的延伸义了。在中国古人的观念中,自然、社会和人类个体的一切体现出多样性统一的特点的现象和事物,都可以称之为文。比如刘勰的《文心雕龙》中就提到“文”的意义极其重大,它是“与天地并生”的。

  引用《文心雕龙》这段话的意思是说,从宇宙混沌未开,到天地分判,便有了天圆地方之文;从天来说,日月交相辉映,展现着天的绚烂之文;从地来说,绵延纵横、高低起伏的壮丽山河,构成了大地的纹理,这些都可以称为大自然本身的韵律和纹理,也就是自然之文。人仰观天象,俯察地理,确定了人类社会的高低、尊卑秩序,这就是所谓的“人文”。因为只有人具有能领悟天地之道、效法自然之文的能力,所以人就成了万物之灵长,与天、地并称“三才”。人既然是万物之长,参透了天地之心,就必然要心有所思、口有所言,他把这些思想和观念用语言表达出来,就把“文”的奥妙说尽了。更具体地说,不只天、地、人是“文”的创造者,自然万物也都有自身的形式之美,比如龙凤长着美丽的鳞羽,虎豹身上有斑斓的纹理;云蒸霞蔚,比画家笔下的作品要美妙得多;草木怒放,也远胜于匠人手中的织物。至于风吹林木的孔窍发出的声响,调子就像乐器吹奏一样优美;泉水激石,胜似磬钟之音……这些现象说明,一切视听形象,只要诉诸人的知觉,都可以构成优美之“文”——文就是美的形式,这形式,既包括视觉景观,也涵盖了声音、节奏和韵律。

  在这段话结尾,刘勰又提到另一个词儿——“采”。显然,它与“文”是同义词,都是用来表述事物的形式之美的。如果说“文”偏重于纹理的纵横交错,那“采”则主要针对色彩、光泽而言。“文”与“采”的结合——“文采”一词,就成了中国古人用来言说一切形式之美的核心概念。比如,说服饰的华丽,人们会称之为“锦绣文采”;说音乐旋律的绚丽变化,人们会称之为“文采节奏”;说文章、书画的辞藻之美,人们也会使用“文采”一词。直到今天,我们在日常生活中还经常用到这一概念,提到某人语言生动、活泼、优美,或者音乐、绘画天分突出的时候,常常会笼统地说他“有文采”“文采斐然”。

  这“有文采”“文采斐然”的人,就是文人。

  因为文采主要是指形式之美,所以文人也就是指那些能够创造出具有优美形式的艺术品,或者言行举止体现出浓郁的艺术气息的人。这些人或是给人提供美的艺术品,或是让人领略到人物的风姿之美,自然是备受欢迎的。就像是李白,即使不幸去世,人们也还要替他编织一个优美动人的结局,让他在人们的想象中延续着他的人格之美。

  然而,并不是所有文采出众的人都能获得李白享受的礼遇。如果一个人仅仅注重外在的形式之美,而忽略了内在的心性修养、道德提升,依旧会被人唾弃,甚至波及整个文人群体的声誉。我们所熟知的“文人相轻,自古皆然”“自古文人,多陷轻薄”“文人无行”等成语,就是少数害群之马带给整个文人群体的负面影响。不仅中国人对美与善的统一信念坚定,西方人也不例外。柏拉图精心设计的“理想国”,就不允许诗人进入。在他看来,诗人往往背离真理,用华美的言辞、奇异的故事蛊惑人心,败坏风俗,要想在依靠理性、法律和道德的“至善之道”为治理原则的城邦中立足,就必须洗心革面,接受改造。

  改造文人,是哲学家提出的话题,具体实施的任务,却由政客来承担。比如隋文帝杨坚即位之初,就着手改革文风。此前的魏晋南朝时期,中国的文学、绘画、书法、音乐等艺术形式均在混乱的世道中厚积薄发,达到了空前的历史高峰——天下有道则仕,无道则隐,隐居后究心书画、钻研艺术或学问是中国文人的通例。隋文帝不明白这个道理,却认为过分发达的艺术是导致人心混乱、世道不安的不稳定因素,决心“弃华返朴”。“华”就是华丽的文采,隋文帝要革除天下文采,首先从朝廷公文和宴饮集会上所用的音乐入手,各级官吏的表文严禁使用奇巧的形式、艳丽的辞藻,宴饮集会也不准欣赏靡靡之音。泗州刺史司马幼之是个坚定的文人,顶风作案,在向朝廷提交文表时依然发挥他的文采,竟被交付御史台治罪,砍了脑袋。

  这样的荒唐事儿还有很多。不过,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谁有文采谁反动”究竟是历史的变态,文人与文采的厄运也阻滞不了文人的壮大、文采的飞扬;否则中国也不会拥有蔚然大观、源远流长的艺术史。

  (作者系东北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

责任编辑: 衣兵 曹琨
本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新华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新华网吉林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与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00-2016 JL.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华炫闻

吉林频道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811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