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华网吉林频道>正文
分享: 
新华广播
钢刀·利剑 玫瑰·火炬
时间: 2018-04-17 09:50:13      来源: 吉林日报
分享本页至手机

  作家李舫(资料图片)

 

  文有灵,文有魂,文有声,文有色,但最透射质感、最衡量格调的——文,应有品;文,更应有骨。品读作家李舫的文字,如风过竹、火当空,又如梅润雪、兰在谷。既剔透玲珑,又铮铮丈夫。

  李舫坦言:“我对于自己的定位,就是一个以笔为刀、为剑、为玫瑰、为火炬的作家。以一己之力,遥问苍穹。而我对作家的定义,就是智慧和担当,作家以笔、以命、以心、以爱、以思,铺展历史的长卷,讴歌生命的宽阔,时而悲怆低回,时而驻足仰望,在暗夜里期冀星辰。他们宛如子规长歌,恰似啼血东风,幽微中蠡窥宏阔,黯淡里喜见光明。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是我的日常生活,也是我关乎大悲喜和大彻悟的哲学问道。”

  锐利如钢刀,毫光似利剑,绚丽如玫瑰,灿烂似火炬。这,似乎是李舫发声的基准、行文的基调、做人的准则,也是她对于天地自然,对于仓颉文字,对于万物生灵,所给予的最真切的尊重、最深沉的敬畏……心正下笔自端方,天性当然,无关其他。

  文字的重量:涛声舫影,火中生莲

  行行溅墨,字字击心——李舫的文字有重量。李舫的笔下是一个细致入微又宏大无垠的江湖,也是一个无影无形、月光剑芒的武林。笔锋所至,有家仇有国恨,有颠覆有赓续,更有其念念不忘、沉甸甸以生命背负的深情。字里行间,有侠义有磨砺,有使命有担当,有博大隽永的人生况味,更有时代轮转的历史法则。在她的作品《纸上乾坤》第一辑中,以“天道有常、大道争锋”为主题,大字榜书、笔墨淋漓地挥写了《苟利国家生死以》,以文为祭、以字立碑,记录着中国远征军悲壮惨烈浴血不屈、挑落太阳旗战无不胜神话、七十年回响至今的枪声。

  《春秋时代的春与秋》,薄文厚志,寥寥点染,高山流水,写意春秋。淡淡的着笔描摹着两位衣袂飘飘智者孔子与老子的历史对话。轻声浅谈却似黄钟大吕,如悟棋局、如听乐语、如观竞舞、如联佳句……刀光中含冷锋,剑雨中润玄机。天不容伪,浩然独存,洋洋洒洒,好不快意!而《一座城的前世与今生》,则骄傲地宣告:那么,光荣应该属于中国!东南形胜,三吴都会,端的是钱塘自古繁华,端的是天城长盛不衰!

  所以,李舫以这样的话总结:拿破仑征战沙场数十年,创造了无数军政奇迹与文化辉煌。回顾自已的一生,他感慨地说,世上有两种力量:利剑和思想。从长而论,利剑总是败在思想手下。在李舫的文字中,恰处一片江湖却能片叶不沾,其中有喜有悲,或饱满丰盈,或枯索飘摇。鲁迅曾云,所谓作家,是世界上最苦的事。以笔之力量掘采爬梳,字字可见血泪与光明。诚言,展卷品李舫文字时,初时几疑出自女性之笔实否,思若上有易安之风,涛声舫影,火中生莲,信然。

  文字的色彩:山水入画,柳色春深

  满目皆画,工笔写意——李舫的文字有色彩。《千古斯文道场》精致的笔触,勾画了创立于2300年前中国也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学院之一稷下学宫。“美矣哉!”炫目如虹、妙曼如霓,抚摸岁月的肌理,似有来自遥远的古韵,温润如玉,御风而来。而这色彩之中,记述着那众多的世界记录:学者最多的机构、著述最丰的学术、学风最淳的时代、历时最久的学院……记录着在中国历史上将文化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的第一次。浓墨重彩中,强烈地充溢着浓浓的语汇:家国!社稷!天下!

  在《黑夜走廊》中,“窗灯穿窗而过,灯光映照如帘,窗外是行进的夜。”“夜,如同明月,终古常见而光景常新。”行文绘制的是一幅黑白水墨:以色彩告诉你,黑夜,特别是没有星星没有灯光的夜晚,给予人们无穷的想象,充满了对生命自身的俯视与醒悟。夜,以绝对纯粹的色彩与白昼做着无声的较量,在沉睡中保持着它不可退让的清醒。而《死生契阔,与子成说》,则情到极致地诉说着大草原上两千两百年前覆盖在一代天骄面庞之上不忍触碰、不染凡尘的大雪的洁白。《那色彩仿佛正在呐喊》阐述着爱德华·蒙克的美学逻辑,解读着时代的心理特征。

  山水丹青,轻烟翠罗,残阳如血,月照苍台……这,又是怎样一幅凝泪染霜的岁月画卷!

  文字的表情:击节长歌,但笑悲欣

  击节长歌,但笑悲欣——李舫的文字有表情。作为一个女性作家,李舫无疑是敏锐的、敏感的。她笔下朋友的表情入木三分、剔透玲珑:心平气和,连眉心也不皱一皱,如禅心已沾泥絮,如孤鹤伫望远山。命题表情更富禅意入定,是恬淡怀远的《也无风雨也无情》;是身临其境、无声胜有声的《叩敲的痕迹》;是天地孤鸿、海天辽阔的《春风一过天地宽》……

  很多很多年前的一天,少女李舫坐在绿皮火车上,小心翼翼地怀揣着今天看来可怜巴巴的一点现金,怀揣着青春,怀揣着梦想,奔赴遥远的大海,以父母出生即给予的浪漫名字,泛若不系之舟,虚而遨游。那时那刻,一首诗飘荡在少女李舫的耳边,沉进她的心海:你为什么叫我诗人/我不是诗人/我不过是一个哭泣的孩子/你瞧,我只有洒向沉默的眼泪/你为什么叫我诗人……天人交战,情境叠加,正如主角自已所说,或者根本没有任何缘由,诗人的忧伤突然打动了我,像一枚枚锋利的箭镞,刺开我坚硬的盔甲,直抵我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自此之后,时空转换,某一天某一时刻,走在栉比鳞次、密不透风的高楼之间,塞尔乔·科拉齐尼诗歌中那种巨大的空旷仍会对作家李舫再次突袭、包围。

  写至此,笔者脑海中自动检索浮现与之叠印的是弘一法师留给世间最后的词语:悲欣交集。一声叹息,万物失声……物无言却有情,每于寒尽觉春生。

  文字的年轮:环环纹理,岁月存档

  环环纹理,时光刻痕——李舫的文字有年轮。在她的文字中,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道尽的是李雪健心中愿景:一朵又一朵小花悄悄咧开小嘴,晨风一过,它们似乎有点发呆,半天不敢动了。于是人道心声,赶紧开吧,一寸光阴一寸金啊!无数个三百六十五个日日夜夜转瞬即逝,委顿于泥土之下的,是时间的背影。

  划纸为印,记述《比记忆更黯淡的传奇》,让尼采“试着像早晨一样去生活”的话语将大脑唤醒,努力为黯淡赢得一抹又一抹亮色,让岁月存档的内心风景丰富而和平。即便人活着会体验诸多痛苦,即便时时需要承受命运下滑的勇气,就像也要承受命运升华的膨胀一样,历练磨砺,破茧成蝶,写干墨池,皆是文章。

  那么,“在很多时候,忘怀其实是一种超乎我们所能负担的奢侈,而忽略则是来自我们心灵的虐待。”如此文字,淋漓见血。品读之际,来自视觉与心理的抽痛弥漫环绕——切是他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之感!观之坐忘百年,掩卷夜已深沉。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是李舫的日常生活,也是她关乎大悲喜和大彻悟的哲学问道。悠然南山,心在其中,则是她对自己的人生规则和下笔定式。在她的心中,作为一个人,不论居庙堂之高还是处江湖之远,都应有心忧天下的情思。“韶华似水,流年永逝,弹指之间,千年往矣,所谓大时代,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选择,其实,更是一个人的选择。”

  文字的性格:海岛冰轮,皓月当空

  婉约豪放,收合随性——李舫的文字有性格。我的服装是甲胄/我的休息是斗争/我的床是硬石/我的睡眠是长夜的清醒。这是《墨点无多泪点多》堂吉诃德的写照,也是李舫挥写的具有极致献身精神的理想,是她苦短人生的品质选择。所以她说,我更愿意堂吉诃德是墓石压不住的堂吉诃德,他又骑上驽马“难得”,出来漫游世界、铲除不平。是的,纯净如洗,踏月而来,这个不融俗世的骑士,这个天真可爱的疯子,是何等的“难得”。

  行行避叶,步步看花。正如李舫所言,恰恰因为有了这些环绕在我们身边的问与答,才有了试图挣脱枷锁、排解苦难的伟大历程。品读李舫笔墨,文字的世界里,自是一个时代。(龚保华)

责任编辑: 衣兵
精美图片
专题策划
  • 中国•敦化2018第二届国际冰雪灯光节
  • 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施行
  • “证”解长春经济企稳回升
本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新华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新华网吉林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与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00-2016 JL.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华炫闻

吉林频道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693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