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页至手机

新时代推进军事科学创新劲该往哪使?

来源: 中国军网综合  作者: 王卫星  责任编辑: 衣兵


  着眼服务强军实践

  军事科学的发展取决于关键领域的重大突破。推进军事科学时代创新,必须植根强军兴军和军事斗争的伟大实践,着眼履行新时代军队使命任务,全面推进国防和军队现代化,抓住那些具有决定性影响、基础性作用和连锁性效应的枢纽关节领域,持续聚力发力,力争实现突破。

  围绕建设世界一流军队目标加强战略设计。习主席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对新时代国防和军队建设发出了动员令,明确提出把人民军队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目标。军事科学时代创新,应紧紧围绕建设世界一流军队这一总目标,加强战略设计和路线规划,确保将人民军队建设成一支对党绝对忠诚、常备多能、精干高效,既能维稳控局遏制战争,又能应对危机打赢战争;既能有效维护国家安全发展利益,又能有效履行大国国际责任的世界一流军队。特别是要发挥好军事理论现代化的先导牵引作用,通过推进新时代军事战略和作战理论创新,塑造理论的自信和自信的理论。

  推动构建支撑民族复兴目标的军事能力。准确把握新时代国防和军队建设的历史方位,以塑造态势、管控危机、遏制战争、打赢战争为指向,积极探索新时代国防和军队建设发展规律,推动构建谋局控局、遏战胜战,有效应对多元安全威胁的可靠军事能力,有效维护海外利益的安全保障能力;有效支撑民族伟大复兴的军事力量体系。特别是要充分认清我军机械化信息化建设尚未完成、军事智能化发展又压力凸显的现实,找准“三化”叠加转型、复合发展的可行路径,以时不我待的精神,着力构建中国特色现代作战体系,加快提升基于网络信息体系的一体化联合作战能力、全域作战能力。

  确保我军强军胜战成功经验代代相传。时代是有传承的,军事科学也是讲根柢、有传承的。军事科学创新既是脱胎换骨,也是怀胎十月,必然带着历史传统中最具生命力的元素。中国军事科学的时代创新必须注重我军红色历史、红色基因的传承,绝不能一味追新猎奇。克劳塞维茨指出:“不能让理论的树叶和花朵长得太高,而要使它们接近经验,即接近它们固有的土壤。”毛泽东也讲过,“我们中国人必须用我们自己的头脑进行思考,并决定什么东西能在我们自己的土壤里生长起来。”如果不“从自己经验中考证”一切带原则性的军事规律或军事理论,不“增加那些自己所特有的东西”,“我们就不能指导战争”。只有从自己经验中考证一切军事理论创新成果,并增加那些自己所特有的历久弥新的东西,我们才能构建起接近自身经验、植根固有土壤的军事科学体系,并用以指导打赢未来战争。

  坚持科学借鉴推进军事概念自主创新。理论创新历来以概念创新为先导,由概念突破来推动。没有概念创新和突破,就不可能有理论深化和发展。但是,概念问题历来也是学术研究中的一个危险地带。特别是对西方舶来的概念和术语,更应该一分为二、辩证看待。其中,有的概念确属学术范畴,且具有共性特点,可以探讨借鉴;有的虽有成功经验,但有其特殊条件,必须小心甄别;有的则涉及政治立场,与我格格不入,必须严加批判。如何正确借鉴外来理论创新成果,避免生搬硬套、水土不服;如何防止学术成为“学舌”,落入西方设置的理论误区和话语陷阱,是当前理论界尤为值得注意和警醒的一个问题。

   上一页 1 2  

吉林省国防教育委员会主办 版权所有:吉林国防编辑部
Copyright © 2000-2016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ed.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6659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