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华网吉林频道>正文
分享: 
新华广播
回忆之书——《风过医巫闾》的怀乡情结
时间: 2018-04-08 09:32:19      来源: 吉林日报
分享本页至手机

  杨俊文凭着他的散文集《风过医巫闾》,实现了情感的返乡。

  杨俊文的故园,是一个名为“壮镇堡”的地方。这个古老的村庄,故事一定很多。他生活在这里的年月,比起村子的历史是短的,可是他的精神深入到家乡的昨天和今天,写出了那么丰富充实的东西。诗意的笔墨中,渗透着朴素的创作意识。

  其一,尊重难忘的乡村生活。思乡主题的作品,构成中国散文的一个重要品类。杨俊文写的,多是童年记忆中的点滴。动笔之先,他对过往生活是深怀敬意的:“童年里的故乡不论现在变得怎样的衰老,总能留有当年熟悉的容颜和声音,每个游子会在寻找中随着它始终不变的脉搏感受温暖。”(《城堡》)看得出来,他是将清晰的生活印象在心间反复“品”过的,品出它们的甘苦滋味。这一步完了,才小心翼翼地下笔,写得那么认真,那么用心,绝不草率,生怕辜负了这些跟自己有过生命联系的人和事。实际上,他是把对于“家”的敬意,化作创作的冲动了。他摄取的材料虽是身边琐事琐谈,看似“于不要紧之题说不要紧之语”,却能“以琐屑之事,发五脏之情”。感念如此深挚,思致如此绵长,心底的微澜便粼粼地皱起了。昔年,林纾评点归有光那篇《项脊轩志》时,便留下这样的话:文中述老妪语“至琐细,至无关紧要,然自少失母之儿读之,匪不流涕矣”。杨俊文的多篇散文,恰得此种神理。

  其二,刻意精神品质的注入。杨俊文笔下,凝着乡人、乡事、乡情。在乡人见形象,乡事见描叙,乡情见抒发的同时,能够把特定年代的政治征象、特定群体的共有认知表现得具体而深入。

  在杨俊文的精神成长中,“姥爷”这个人物的影响是深刻的,写起来,落下的笔力也较重。对于这位写得一手好字,略通文墨的农民,杨俊文写出了命运感。为了强调这种命运感,记叙之外,干脆直接做出评说:“一粒树种无奈地选择了岩石缝隙的泥土,它在抽芽破土的一刻无法预知年深日久的命运,当时光在它的体内流转为成熟的年轮,便开始为当初险些随风而逝暗自庆幸。这样的比喻对于姥爷还是不够妥帖。他的无奈是源于故乡的大地紧紧抱住了他要远离泥土的双脚,当他把乡土里生长出的一点才情给了乡亲,命运则给了他笔杆子和锄把子两个生命的支点。”(《姥爷》)在这里,读者从一个陌生人物身上,看到了熟悉的东西,甚至看见了自己——那是许多人都曾体验过的生命感受。写出“同感”,是作品存在的价值之一。我和杨俊文可算同代人,都有过下乡的经历,生活地域与生存环境尽管有别,但是大的时代背景是一样的,群体命运是相近的,读着这些文字,自然会产生年代感、沧桑感,更激起亲切感。《姥爷》里有这样的话:“那些识文断字的大地的主人,在‘治于人’中把自己的双脚深插于泥土,将远离泥土生活的想象交付头上飘移的几片白云,或者和大地一起默默地为下一个春天作出重复的思考。”这应该是昔日许多知青的心理活动。往事的追忆、情感的积淀,让杨俊文对那一代人的内心做出冷静而深彻的呈示。

  杨俊文写童年岁月,写往昔光景,没有陷入单纯的追忆。他用今天的眼光反观从前的生活,情绪虽不免沉浸,思想却是现下的。他记述姥爷为乡邻写春联,为生产队写工分榜,笔调极平实,结尾突然宕开一笔,动人心旌:“刚刚过完元宵节,93岁的姥爷终于要抖落一生的风尘。也许是医巫闾山落日的一线之光,折射到老屋墙上的墨痕,让他从靠椅上猛地抬起头,顺手拿起拐杖,在地上书写自己的姓名——谷玉贵。那一刻,他用尽了周身仅有的最后的气力,笔画中的撇与捺竟然撞击出大地的回声。”(《姥爷》)有了这一笔,一切都升华了。我们悟出了一个普通农民的生命哲学。这又极不普通。

  其三,锻造精致的散文语言。一个村落的存在,一个家族的赓续,在杨俊文的忆写里,是以片段的形式表现的。他在田野和乡景的摹状中,准确绘制父老族亲的肖像,勾勒庄户人家的图谱。完成这一写作初旨,语言很要紧。

  中国散文的语言,做个大致划分,有清简和繁丽两类。以画作喻,前者犹如写意,后者仿若工笔。杨俊文大约属于后者。天下文章,立得住的,下在纸面的语词皆经过几番拿捏,经营的苦心自能揣摩得出。果戈里讲过:“每一个字句,我都是用思索,用很久的考虑得到的。”杨俊文重视词汇的斟酌、句式的选择,语句尽求完美,字眼尽求妥帖,有一种语言自觉。

  还要加说一句。这本书,当作人文地理作品来读也是可以的。它采用的不是旁观视角,而是饱含深厚的人生体验,将作者自身融进去了。不妨这样认为:人文元素既能从田野行走中得来,也能从乡间叙事中得来。

  “诗人的天职是返乡”,散文家也如此。杨俊文在深情的回忆中,返回了心灵之乡。(马力)

责任编辑: 衣兵
精美图片
专题策划
  • 中国•敦化2018第二届国际冰雪灯光节
  • 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施行
  • “证”解长春经济企稳回升
本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新华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新华网吉林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与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00-2016 JL.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华炫闻

吉林频道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647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