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华网吉林频道>正文
分享: 
新华广播
年味 最浓是家乡——解读“春运”背后的文化密码
时间: 2018-03-01 10:26:06      来源: 吉林日报
分享本页至手机

  (图片均为资料图片)

  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每逢新春到来之际,中国大地上就会出现一场大规模的人口迁移——“春运”。人们的移动朝着同一个方向——家。“春运”究竟是怎样的一种经历?每一个在外打拼的游子都有着难忘的回忆与体验。今年春节,记者也加入了“春运”大军,从东北到华北,从黑土地到黄土地,从吉林到山西,跨越半个中国,回家过年。一路上,记者被拥挤的人群所裹挟,几经辗转才抵达位于晋东南地区的家乡长治。行程虽紧张且辛苦,但内心却是无限欢喜,只因为——要回家过年了!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不知从何时起,“回家”二字成了支撑幸福美满团圆年的关键。就像著名作家梁实秋《过年》一文中所言,“过年须要在家乡里才有味道。羁旅凄凉,到了年下只有长吁短叹的份儿,还能有半点欢乐的心情?”

  是的啊,在许多人的潜意识里,春节早已成为一种“文化乡愁”。回家过年,是一种情感的必须,也是一种文化的必然。

  对于长期漂泊在外的游子来说,家乡始终是最深的依恋、最浓的“乡愁”。这种情感,从古至今一脉相承、激荡不止。从李白的“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到杜甫的“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从高适的“故乡今夜思千里,愁鬓明朝又一年”到戴叔伦的“一年将近夜,万里未归人”;从薛道衡的“入春才七日,离家已二年”到崔涂的“乱山残雪夜,孤烛异乡人”,无不流露出无限蔓延的故乡情结和挥之不去的思乡愁绪。无论是于右任“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故乡”的悲怆,还是余光中“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一张窄窄的船票、一方矮矮的坟墓、一湾浅浅的海峡”的哀愁;无论是席慕蓉所写的“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还是如莫言所说“关于高密东北乡的书是渗透在石头里的,是写在桥上的”,故乡都是每一名中国人精神的原乡、魂牵梦绕的地方。所以,每一次过年,游子们都会暂且放下“诗与远方”的喧嚣和浮华,找寻“家与故乡”的温情和踏实。

  对于每一个普通家庭而言,过年期盼全家团圆是亘古不变的心愿。北宋词人晁补之有一迎新词说得明白:“残腊初雪霁。梅白飘香蕊。依前又还是,迎春时候,大家都备。宠马门神,酒酌酴酥,桃符尽书吉利。五更催驱傩,爆竹起。虚耗都教退。交年换新岁。长保身荣贵。愿与儿孙、尽老今生,神寿遐昌,年年共同守岁。一年又一年,年年情相牵。”可以说,每一次过年,都是一次生活情感、乡土情意与人间亲情的集中爆发、循环加深。当除夕夜一家人围炉夜话、守岁祈福时,当走亲访友、四处拜年时,当路遇熟人,相互致敬,互道祝福时,所有这些场面都是人们渴盼和谐团圆的直接呼应,是中国人数千年来始终不渝的生活理想。

  因此,从情感上说,回家过年,既是为不负家人“暖榻与新被,只待游子归”的期盼和挂念,更是为弥补心底“今夕为何夕,他乡说故乡”的孤独和落寞。

  从文化层面来说,回家过年的意味更多。第一层意义就在于,每一次回家,都是一次民俗文化之旅,是我们离开故乡后再观察故乡的一个角度。以记者本人的故乡长治来说,隔了数年的光阴再去打量,我才真正发现她的与众不同。长治,古称上党。公元前348年,韩在此首置上党郡,公元前221年,秦一统六国分天下为三十六郡,上党郡为其一,因其地势险要,长治自古以来为兵家必争之地,素有“得上党可望得中原”之说。

  这里过年的民俗格外独特。大年初一,人们起床很早,起来第一件事就是“烧年火”。相传古时候,有一种怪鸟叫九头雉鸡。每到大年初一,就会飞出四处觅食。九头雉鸡头部破烂,不断滴血,血滴在哪里,哪里就遭殃。后来,人们发现九头雉鸡十分惧怕火光,于是就用烧柴火的办法防御它飞来。久而久之,形成了“烧年火”的习俗,沿袭至今。如今,在长治大部分农村,家家户户都要备一捆谷草或干柴,在大年初一五更时点燃。借着熊熊的火光,新年节的序幕正式拉开了。

  长治的年很长,“不出正月都是年”。在整个正月里,人们有丰富多彩的文化活动。“闹红火”表演就是其中一项最具代表性的娱乐活动,这里头有八音会演奏、扭秧歌、划旱船、推小车、跑竹马、踩高跷、耍狮、舞龙、跑驴、抬杆、扛装、二鬼扳跌、打花棍、霸王鞭等花样繁多的表演形式。有些是走串巷进行表演,有些是在广场街区进行展示,还有的已经成为当地招揽游客的金字招牌,总之,无论哪种表演,所到之处皆能引起群众驻足观赏,放声叫好,营造出火热的节日氛围。

  山西人以面食为主,过年的味道里注定不能少了精巧的面食,最为典型的是做花馍。花馍的制作是颇为讲究的,通过变换搓、捻、擀、剪、切、捏、揪、压、挑、卷等手法,普通的面团可变成花鸟草虫、飞禽走兽、历史人物等栩栩如生的艺术造型,用以表达对祖先的祭祀、长辈的祝福和对美好生活的憧憬。

  但最令人震撼的还要数“铁礼花”了。“铁礼花”是上党地区春节期间一种古老的民俗,至今已有千余年的历史。据说是铁匠们从打铁四溅的火花中得到灵感,发明了“铁礼花”,后来“铁礼花”逐渐成为上党地区传统社火活动之一,并随着人口流动散播到全国其他地区。

  打“铁礼花”的时候,先选取一处宽阔的场地,在生铁炉内将上百公斤废铁在高温下熔化成沸腾的铁水,再将火红的铁水倒入一个土制容器内抬到树下,由打“铁礼花”的艺人们舀起铁水朝树顶部猛力击打出去,流星般的铁水在树枝的“阻击”下迸散开来,犹如一簇簇“金花”凌空开放,又似朵朵“金菊”绽放夜空,寓意铁树开花,表达对新春的祈望和祝福。对此,清朝诗人张晋还曾写诗称赞,诗曰:“烘炉入夜熔并铁,飞焰照山光明来。忽然倾洞不可收,万壑千岩洒红雪。世间怪事莫如此,百炼柔钢齐绕指。请看入眼幻缤纷,笑他剪彩堆红紫。”

  再往深处想,回家过年,其实是对传统文化的一种传承与坚守。“年”字出现于周朝,代表一种神圣而庄严的祭祀礼仪。在古代,这些礼仪表达了人们对天地自然的敬畏和感恩,以及对先祖的追忆和缅怀。而出于对祭祀礼仪的重视,“回家过年”就成为很多离乡游子必然的选择。同时,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个人看待世界的方式是以生命和血缘为中心,向外展开思考的。儒家思想中所谓的“齐家治国平天下”就把“家”看作个人实现生命价值的起点。费孝通在《乡土中国》中也对中国人的世界观作出了形象的解释,“好像把一块石头丢在水面上所发生的一圈圈推出去的波纹”,个人就是那块石头,而家、国、天下就像一圈圈波纹。这种对血缘、对家族的回溯而引发的情感,是天然而真实的。所以,有人说,回家过年是一种文化天性,是传统文化铺就的世道人心。

  然而,说到底,人们想回的不只是那个儿时的家,而是一个体现人文关怀的精神家园。这种关怀从家庭开始,延伸至乡里,然后是整个国家和天下。这才是中国人“回家过年”背后真正的文化意味。(李卓林)

责任编辑: 衣兵
精美图片
专题策划
  • 中国•敦化2018第二届国际冰雪灯光节
  • 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施行
  • “证”解长春经济企稳回升
本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新华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新华网吉林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与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00-2016 JL.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华炫闻

吉林频道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4707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