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页至手机

军属的年味:“光荣感”中喜盈盈

来源: 中国军网综合  作者: 蔡政洋 魏联军 王根成  责任编辑: 国防教育


  说说俺的光荣“家风”

  ■武警湖北总队某中队排长 宁建鹏

  2月1日下午,鄂西林海,千里冰霜,寒风似刀。

  我带着战士们走进训练场,训练不大会儿,大家就得搓搓手揉揉耳朵,生怕冻伤。

  “嘟嘟……”课间休息时,我的手机震动起来,当看到是父亲打来的电话,心里咯噔一下。家人知道我白天训练忙,有事一般都是晚上打电话,这个时候打来电话,莫非有什么急事?

  “小鹏,县里给你送立功喜报来了……”一接电话,就传来母亲激动的声音,“咱院子里可热闹了,听,敲锣打鼓的,人家还送来吃的、喝的、贴的……”

  “快,让我也给儿子说两句。”没等母亲话落地,父亲就迫不及待抢过手机,“今儿可把你爷给高兴坏了,邻居们都夸你当兵出息了,给咱家争了光,你婶打听你有没有对象,想给你说媒……”

  我还没说上几句话,父母光顾着激动,就匆匆挂了电话。

  听到这个消息,我心头涌上一股暖流,驱散了野外的寒冷,脑海里闪现出18年前的一幕场景。那也是过年前的腊月,乡里敲锣打鼓地给爷爷奶奶送来二叔在部队的立功喜报,还拎着一袋白面、一捆粉条,并在大门口钉上一块红艳艳的军属光荣牌,全村人纷纷聚拢过来看热闹。当时只有8岁的我,感觉比过大年还高兴,特别是爷爷、奶奶,乐得几天合不拢嘴。

  说起来,我家与部队有着好几十年的渊源。爷爷曾是一名老兵,他打完仗返乡,二叔刚满18岁,爷爷就马上把他送到部队。我长大成人后,又接着动员我参军。每年家里团圆吃年夜饭时,爷爷总要叮嘱晚辈们:“你们可得要守好传家宝,咱宁家的大门上不能没有光荣牌!”

  我清楚地记得,二叔退伍后那些年,没人来慰问了,大门口的军属光荣牌也摘了下来。有时,爷爷会望着钉过光荣牌的地方发呆,虽然嘴上不说,但我知道,老人家心里很失落。

  2010年12月,我从外地的学校参军到武警部队,由于各种原因,家乡政府不知道我当兵的信息。春节前,村里其他新入伍的战士家里陆续挂上了光荣牌,政府还来人走访慰问。我家一直冷冷清清。爷爷一下子坐不住了,就跑到乡里反映情况。经过核实,政府补发了光荣牌和慰问品。那天,爷爷第一次给我写信,鼓励我好好训练,像叔叔那样立功受奖。

  两年后,我考入军校。无论当战士还是当排长,我都牢记宁家的家风和家训,努力工作,不负厚望。  

   上一页 1 2 3 4 5 6  

吉林省国防教育委员会主办 版权所有:吉林国防编辑部
Copyright © 2000-2016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ed.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437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