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华网吉林频道>正文
分享: 
新华广播
还在唱衰东北吗?长春市发改委抛出数据驳斥”投资不过山海关”
时间: 2018-02-15 19:57:47      来源: 振兴东北网
分享本页至手机

  “不要再唱衰东北,请唱红东北!”

  2月2日,面对全国重点新闻网站采访团,长春市发改委副主任宋长者抛出一组数据回击了时下热议的“唱衰东北论”,同时做了一个生动的比喻,“整个村子你就盯着这家,你说他家门风不好,他家小伙能找到对象吗?”

  近两年,“唱衰东北”的论调在网络上此起彼伏,伴随着“东北塌陷”“经济断崖下跌”等耸动的标题,在朋友圈一波一波被刷屏,把经济转型中的东北一次次抛向舆论风暴口。

  “投资不过山海关”论曾见于网络。2018年刚过一个月,企业家毛振华控诉亚布力管委会、雪乡宰客……等事件曝光,更让东三省形象蒙尘。

  “我们有问题可以改,但不要唱衰东北!”面对舆论的不利局面,位于中国东北地区中部、中国重要的老工业基地、有共和国长子之称的长春坐不住了,2月2日,长春市委宣传部和长春市互联网信息中心联合新华网组织“振兴发展看长春媒体行”活动,邀请全国重点新闻网站记者实地走访长春。

记者走访吉林省永利激光科技有限公司,展示用激光打印的福字。

  抛出数据

  2月2日上午,长春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于迅来、长春市发改委副主任宋长者、工信局副局长勾兴涛、科技局副局长周衍广、统计局总统计师宋福来等领导和记者座谈,宋长者向在场记者发布了一组经济数据——

  2017年,长春以8%的GDP增速领跑东北四个副省级城市(哈尔滨、长春、沈阳、大连),增速高于全国1.1个百分点,高于全省2.7个百分点,全市经济总量达到6530亿元,比去年净增544亿元。这是纵向的比较。

  横向的比较是,2017年,长春全市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首次突破万亿大关,达到10358亿元,同比增长10.7%,工业增加值2655亿元,同比增长9%,在东北四个副省级城市中位居首位。在全国15个副省级城市中,长春工业总量稳居第9位,在东北地区先后超过大连和沈阳,居第一位。

  长春市发改委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长春经济实现了总量、增速和占比“三个突破”——

  “总量突破”即地区生产总值首次突破6500亿元、固定资产投资首次突破5000亿元、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首次突破1万亿元;

  “增速突破”即全市GDP增长8%,在东北四个副省级城市中位居首位;

  “占比突破”即经济总量占吉林省比重达到42.7%,同比提高2.9个百分点。

  驳斥传言

  “2017年,亿元以上的投资项目达到1311个,10亿元以上项目313个,分别比上年增加161个和28个。”宋长者更以这组数据有力回击了网络上流传的“投资不过山海关”的说法。

  宋长者强调说,在这些亿元项目中,不乏各个领域中的拔尖企业——京东来了、阿里来了、科大讯飞来了、华为来了、浪潮来了,看看这些投资,在不同领域处于领先地位的企业对一个地方经济环境的捕捉应该是最到位的。“这说明长春的投资环境没有问题,渐入佳境。在营商环境上,我们不说自己是最好的,但我们的环境确实在逐渐改善,而且改善得越来越到位。”“长春经济社会的发展是有基础、有潜力、有空间的”。

黑龙江省委书记张庆伟、省长陆昊会见刘强东一行。

  就在企业家毛振华控诉亚布力管委会,“投资不过山海关”说法再次抬头之时,1月15日、16日,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首席执行官刘强东密集造访东北三座省会城市哈尔滨、沈阳、长春,并在和三省党委书记、省长等人会谈之后,决定未来三年在东北进行超过200亿元的投资,推进东北产业升级、增加就业机会、注入技术创新动力,升级零售服务。

  京东在其声明中表示,2003年国务院首次提出“振兴东北”的战略,2016年再次提出全面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战略,其中明确指出要积极推进落实“互联网+”行动,依托本地实体经济积极发展电子商务、供应链物流、互联网金融,加快发展现代化大农业,不断提升基础设施水平,这正是帮助东北突破困境的良方。

  刘强东本人则在微博上强调,“虽然最近几年大家似乎都不对东北看好,不可否认东北三省的经济也确实遇到不小的困难!但是大家不要忘了建国初期东北三省GDP一度占据全国85%!可以这么说,没有东北就不会有国家初期的工业振兴!今天他们有了困难,大家都应该过去帮一把!算是一种感恩吧!”

  刘强东在微博最后还补充了一句,“我相信东北人民那种乐观热情、重情重义的个性不会亏待我们的!2018年,祝福东北!”

  “不能简单地被‘投资不过山海关’的说法误导。”2月1日,2018中国(沈阳)新金融创新发展高峰论坛上,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表示,在支持实体经济方面,要特别注重制造业升级,要把中国制造升级成中国智造,并走向中国创造。“例如东北地区,舆论提及到的更多的是东北地区遇到的困难,其实前些年东北振兴过程中有不少亮点和成就。现在新的舆论压力来了以后,又感受到自己的一些短处。但这个短处不能极端化。”

  在贾康看来,东北老工业基地已经有很好的工业基础,已经形成一些有竞争力的产品。“如何将这些优势产品和产业与互联网等新兴产业融合发展,这些都应该在我们讨论的金融和科技支持实体经济的大概念里面。”

  招才引智

  确实,作为曾经的老工业基地,长春这几年在寻求转型——一手抓传统工业的智能化改造,一手培育高技术产业、战略性新兴产业。

  2月2日座谈会之前,记者走访了一汽-大众长春奥迪Q工厂,这个工厂将被打造成具备高度自动化、世界领先技术水平的智能工厂,事实上一汽是中国第一个使用机器人的工厂,1984年一汽就使用三台自动焊装机器人。

长春奥迪Q工厂焊装车间高自动化率焊装生产线。

  走进厂房,看不到几个工人,各类机器人在有条不紊地作业,工作人员介绍说,这是一汽-大众目前最先进的焊装生产线,整个车型将通过400台机器人工序处理,可达到更高精度的车身尺寸以及更稳定的质量状态。涂装车间,车身喷漆均由60个身穿白衣的机器人完成,工作人员介绍,原来这样的生产线需要1000人操作,设置了70台机器人进行自动化改造后,仅需200人左右。

  作为中国汽车工业的发源地,一汽对奥迪Q工厂的打造是“中国制造2025”的长春实践,也是老工业基地涅槃的一个缩影。它的建成投产将进一步带动周边汽车产业链向高附加值转型升级,将来预计每年可以为长春提供近1600亿元工业产值及近300亿元以上税收。

  “各地打造智能制造的过程中,可能都存在关键技术和人才的核心问题。”长春市工信局副局长勾兴涛坦言,长春战略性新兴产业的领军人才、高端人才确实存在短缺。“长春对此也早有认识,制定了人才新政20条、招才引智‘万人计划’,都致力于高端人才的回归。”

  人口竞争力下降,确实成了阻碍东北经济发展的一个因素,网络上甚至有观点直指“东北经济沉寂,症结在‘孔雀东南飞’”。

  吉林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杜婕在2017年两会上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坦言,东北人才流出问题很严重,“孔雀东南飞”已持续多年,政府需要在多个方面出台相应政策以解决人才外流的问题。

  “小巨人”崛起

  “在传统产业下行压力不断加大的今天,长春科技型‘小巨人’企业的迅猛崛起,有力弥补了传统产业的缩减之势。”长春科技局副局长周衍广2月2日向媒体表示,2017年“小巨人”企业主营业务收入预计将超过500亿元,过亿元的企业预计达到150家。

  主要生产传感器用于工业自动化设备的荣德光学就是长春的一家科技“小巨人”,这家120多人的企业拥有30多项国家专利,不仅拥有独立的研发机构,还在德国设立了研发中心和销售平台。荣德光学创始人、总经理倪国东2月2日接受媒体采访表示,“目前公司年产值能达到4000多万元,预计三年后突破1亿元。在2017年,公司利润和营收都实现了40%的增长。”

  随着国内外人力成本的上升,以及全球工业自动化水平需求的提高,德国工业4.0、中国工业2025、美国、日本工业大数据以及新硬件时代的到来,全球对传感器的需求量可谓呈现井喷式的发展。

荣德光学创始人倪国东向来访媒体介绍编码器原理。

  作为公司的创始人,倪国东对公司发展很有信心,“目前,荣德光学的产品已经出口50多个国家和地区。我们在2018年将实现从半自动化向全自动化的转变,作为工业自动化设备供应商,我们自身也要智能化,填补国内空白。”“希望未来两三年通过融资扩大企业生产规模和市场占有率,在全球市场和日本德国等技术领先国家能够一较高下。”

  荣德光学所在的长春光电和智能装备产业园,集聚了长春光电、智能制造创新性中小企业,并形成了高新技术企业集群。2017年,园区落位了项目24个,其中17户高新技术企业,4户省级技术研究中心,3家三板上市企业,园内企业拥有200多项自主知识产权、专利。

  刚从印度考察回来的倪国东告诉来访的记者,中国要通过工业自动化补上人口红利的衰退,荣德光学2018年会快速进入印度这个新兴市场。被问及是否会将工厂搬到印度时,倪国东坚决予以否定:“尽管印度的成本低,但是配套、基础设施不足。国内的工业基础还是非常雄厚的,我看好长春的工业发展。”

  如何解决东北经济转型中的痛点、难点?如何看待人才东南飞的现象?如何进一步改善营商环境吸引投资振兴东北?长春市发改委副主任宋长者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1.对于网络流传的投资不过山海关的说法,您怎么看?

  宋长者:新一轮东北振兴62号文其中有一条,就是说要加大对东北的宣传,之前中办督查组来的时候,我和中办的一位局长举了这样一个例子:

  如果天天喊着“投资不过山海关”,就像一个村子里大家只盯着这一家,说他家门风不好,他家这小伙能找到对象吗?

  我在农村长大,我们村有七十八户人家,其中有两户,应该说确实门风不好,他家五个孩子现在都打光棍,实际上他家孩子有的其实也挺优秀,也挺能赚钱,但就是找不着媳妇。

  2.在目前对东北舆论不利的环境下,您认为解决东北问题的根在哪里?

  宋长者:要解决东北问题,不仅是涉及到东北自身,实际上还涉及到一个政策倾斜的问题,就像特区经济,特区给了政策之后吸引了一部分人才,然后形成了经济发展的马太效应。

  东北要给什么政策?首先,是要唱红东北,而不是唱衰东北。比如说以长春新区为例,前一阵国办来督查的时候,我说了四个“当年”:当年申请、当年批复、当年建成、当年运行,这就是新区速度。我在迎接督查的时候,说这就是体现了新的发展趋势,我们做得好了,同时也需要宣传。

  其次,不光需要宣传,还需要实地感受。如果都不来东北,怎么能感受到这个投资环境呢?不能简单地用个体代替全面,所以投资要过山海关,我个人认为,第一要从宣传上给予支持,你们说好了,我们做得再好,那最后就是好上加好;如果我们做得好,你说不好,再拿着个别案例去放大,这样肯定不行。

  另外从中央这方面,也在加大工作力度,近年来习近平总书记连续几次来吉林,连续几次来东北,说明中央对东北很重视,从2016年开始又推动了东北与东部地区开展对口合作,是用他们的思想、观念、体制、机制来影响我们,来带动我们,来助推我们,现在中央也是采取这样的工作导向。

  东北振兴的大调子在这里,希望各位媒体朋友多给我们做宣传。有没有做的不好的事儿?有!对于这些事我们要痛下杀手,但是也不能以偏盖全。

长春滑雪景区,游客依然很多。

长春滑雪景区,游客快乐玩耍。

  3.您反对投资不过山海关这种说法,能否透露下长春投资方面的数据呢?

  宋长者:第一,从项目数据方面看,2015年的时候,长春市建设亿元以上项目不到1000个,只有957个,2016年是1150个,2017年达到了1311个,亿元以上的项目逐年在增加,逐渐在累积。

  第二,从进驻企业方面看,这两年京东来了,阿里来了,科大讯飞来了,华为来了,浪潮也来了,这些都是在各个领域中领先的企业,这些企业对一个地方的经济环境是最敏感的,对于发展机会的捕捉是最早的。

  这样的企业来了,就说明这边环境是好的,我们不敢说是最好的,但是我们的环境在逐渐改善,而且改善得越来越好,我们的软环境治理也是越来越有成效,从项目质量上看也是没问题的。

  第三,从中央到地方的媒介宣传上看,现在投资不过山海关的声音已经不是主流了,这方面逐渐在改观。所以我觉得从以上三个角度来看,长春投资环境应该没什么问题。

  4.如何进一步改善投资环境?

  宋长者:要做到完全改善,我认为有很多是深层次的东西,是体制、机制造成的。

  对于企业来说,首先是要选择环境,选择投资效益最大化的地方。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杭州市发改委三个人就可以管理260亿的资金,这些钱是干什么用的呢?只要你这个项目是好项目,是合适的项目,就给你资金支持。

  长春市现在的地方财政收入是450个亿,实际上我们现在是捉襟见肘,在财政基础比较薄弱的阶段要想发展项目,这就与南方发达城市没有可比性。

  这个现状是阶段性的,经济发展也是从高到低的一个过程。如果仅仅在一个层面上去比较南北差异,是不全面的。

  5.对于人才流失、孔雀东南飞的现象,您怎么看呢?

  宋长者:过去我们认为廉价的东西,现在都不廉价了,因为什么?就是因为市场统一了。孔雀会东南飞,农民工也同样会“东南飞”。到南方一天可以挣200块钱、挣500块钱,而在这边只能挣100块钱,同样的工作为什么只能在这儿干呢?因为过去的市场没有统一。

  现在市场统一了,然后各种要素的价格也都统一了,出现了孔雀东南飞的情况。那么企业为什么现在还来?我们还有一个要素——土地,是相对宽松的,很多企业来都想多要一点土地,在南方寸土寸金的时候,那些地他们不可能给,因为规划没有那么大面积。

  所以相对来说,我认为生产要素可以跟南方媲美的,土地是一方面。

  6.东北吸引投资的最大优势是什么?

  宋长者:我认为在东北这块,如果大胆改革,从中央到地方对于进入的企业,少要五个点的税收,在这样的大举措下,完全靠市场调控就可以收到效果。所以,我说的第一点,是能不能大胆把东北的税收降下来,用这点挖很多企业来。

  当然这要看国家对东北怎么定位,如果就是生产粮食,别发展工业,别污染这块的环境,我认为也是可以的,自己的日子自己过,然后在国家的这种调控下我们极力自力更生、艰苦奋斗这样也没有问题。

  第二,过去东北的工业基础是靠什么?是靠“一五时期”156个项目,很多都落位到这里,这就是为什么说历史上我们的工业曾经占到全国的70%。现在从中央的角度,民企直接控制不了,但是央企完全可以调控,比如说,我举一个最简单例子,现在要把燃料乙醇的生产,比如全国一千万吨的配额,能不能就把八百万吨放在东北。

  东北是粮食主产区,这边经济成本、经营成本、生产成本都较低,根据东北的定位,把央企的一部分职能,从中央的角度,进行资源配置,我认为这也是完全可以的。

  现在不是感情留人的时代,是经济效益留人时代,市场经济充分竞争的时候,就是需要通过经济效益来吸引投资。

  比如说,你才400多个亿的财政收入,而在杭州已经可以做到三个人管260个亿,给项目资金支持都是几百万为起点,这一点就比不了。

  我在全国各地走了很多地方,相比之下,实际上我们有很多地方做的不错,比如说“一门式、一张网”,我们就做得非常好。

  所以我强调这个事,如果中央和媒体说我们东北好,企业家常来东北看看,我们再做好,那就成了好上加好。

  写在最后:

  2月13日,新华社发出一则电文——2月12日至1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吉林省委书记巴音朝鲁、省长景俊海陪同下,在白城市镇赉县考察,向人民群众祝贺新春。

  考察中,李克强充分肯定近几年吉林经济社会发展稳中有进、稳中向好所取得的成绩,这也表明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大有希望、大有可为。

  对于东北这块黑土地上的人民而言,这真是一个可喜的信号。(振兴发展看长春媒体行报道组 洪燕华)

责任编辑: 郭聪
精美图片
专题策划
  • 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施行
  • “证”解长春经济企稳回升
  • 5.12国际护士节
本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新华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新华网吉林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与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00-2016 JL.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华炫闻

吉林频道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422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