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页至手机

天池畔,那一抹橄榄绿

来源: 吉林日报  作者: 蒋德红  责任编辑: 国防教育


  编辑的话:

  入冬,漫天的雪花随风飘舞的时候,我们又想起了他们——卫国戍边的战士!

  当所有的风景都凝固成一片洁白,在长白山区的林海深处,只有他们橄榄绿的身影,还坚定地行走在巡逻路上。

  那一抹橄榄绿,是天池畔,是我们心中,最美的风景……

  想“家”的时候,老兵们就一遍遍地放大地图,寻找一个小小的点,这个点,叫“维东”。维东海拔2150米,却拥有着不属于这个海拔的高寒。曾经,一代代士兵用青春和忠诚,“炙烤”着这个点。

  维东哨所位于长白山西麓原始森林深处,属于高山苔原带,距离长白山西景区大门50余公里。这里落寞寂寥,荒无人烟,冬季大雪封山长达8个月,被称为“雪海孤岛”。

  “我们天天守着天池美景,好多人都羡慕呢!”站在门前,脸色黝黑的指导员张俊呵呵地笑着,露出两排白牙,干裂的嘴唇道道血迹。张俊是大学生士兵提干,毕业后就分到了维东,一步步成长为连队的指导员。

  维东哨所有十来个兵,最大的兵是28岁的上士张磊,他是名副其实的老兵。去年春,张磊可以轮换去别的哨所,可他又自愿留下来带新兵,当班长。

  维东的官兵大致都要经过几次心理成长。初来乍到的激动和新鲜,巴不得把这享誉中外的长白山天池美景看个够。新鲜劲儿一过,面对这山这树这几个人,会陷入一个短暂的郁闷期,接下来,是岗位认知重拾信心矢志守边的亢奋期。时间长了,所有的爱与哀愁都被风刮走都被雪掩埋,却把根深深地扎进了冻土层,岿然。

  新兵们想家的时候也不好意思说,就能看出那股子劲儿,蔫蔫儿的。晚上查铺的时候,被子蒙住头轻轻耸动着的,这兵,肯定在哭。张磊往往只是隔着被子轻轻地抚着兵的背,这会儿说啥也没用,成长必须要走过的就要靠自己走过。白天课余时间他会找几个兵一起聊天,山南海北地聊,或者干脆带着兵们去跑山,累了热了,对着大山吼。他们迎着大山、迎着风雪齐声高喊:“让狂风暴雪来得更猛烈些吧,我们不怕,我们要挺直脊梁守卫祖国的边疆!”那声音惊天动地,在长白山中回荡。

  同样年纪的青年追星的时候,士兵们也在“追星”。天边才有一丝亮,兵们已经在山里追着星星跑操了。然后迎着第一缕阳光,升起五星红旗,国歌唱响,这比什么思想工作都来得硬气。升国旗唱国歌,兵们挺胸收腹,立得笔直,要站出军人的风采。班长说,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站岗,虽然没有人能看见我们,可祖国知道我!有什么能比把青春和国家连在一起更能让这青春荣耀的?

  大雪封山的时候,山里的动物也少了,除了兵们的吼叫声几乎就听不到任何声音,若有,那就是雪压断树枝的声音。张班长赶在大雪封山前到70余公里外的镇上要了几个狗崽儿,小家伙们刚到哨所安家落户,机关检查工作组就到了。看到满地跑的小狗崽儿,指导员汇报完情况又代战士作检讨,政委用力拍了拍指导员的肩膀:“养着,都养着!”

  在维东,流传着一句话“维东八月雪花飘,一飘八月春迟迟”。意思是说维东最早八月开始下雪,一下就是八个月。张俊说,去年8月17日迎来第一场大雪到现在,下了多少场雪,不知道,反正,天就像漏了似的。天池主峰上的雪厚十多米,哨所平均雪厚二三米。去年过年,有天早上战士起床发现门推不开,被大雪封死了,雪都快没到了二楼。没办法,大家只好从二楼的窗口踩着雪下来……

  维东的雪大,维东的风雪说来就来,风雪一来像个恶魔,铺天盖地打得窗户啪啪乱响。新兵们第一次巡逻,面对大雪有些胆怯。“要不算了,一次不巡逻不会有事,再说这破天又这样。”小兵商量的口气。

  “雪山可怕不可怕?敌人的飞机大炮可怕不可怕?可哪个军人畏缩过,哪个士兵胆寒过?”班长严肃地讲,“当然这不是那个年代了,可老一辈留下的精神不能丢,用鲜血染成的疆土更不能丢。更何况巡逻守卫边防,这是军人的职责!你们要记住,在界碑面前,我们,与祖国相连!”随后,班长集合队伍,向天池巡逻路进发。

  那天,风雪大得厉害,吹打在战士脸上疼得要命。厚厚的积雪早把巡逻路掩埋,兵们凭着记忆,在积雪上几近爬行,身后留下的痕迹很快就被大风卷来的雪沫填平。一米多长的滑雪杖,在战士们手中成为了探测雪深的工具,大家伙儿你拉我推,呼喊着口号,一点点地向山顶爬去。在风雪的怒吼中几个士兵手挽手肩并肩如一排墙,一座长城,一道风景。

  使命,责任,忠诚,奉献,这些词语在边防都是“动词”的情状。都说是大雪无痕,可是,士兵们青春的足迹却镌刻在这雪原。

  生活在雪域的兵,有着最纯朴、最真挚的感情。哨所冬天洗热水澡不便,需要驾驶雪橇到山门景区,再搭乘景区的车去镇上。由于雪撬每次只能乘坐两人,所以只能挑好天气轮流去。不过,这两人负责购买哨所给养的同时,还有一项特殊的任务,就是把不下山的战友写给父母和对象的话,利用这个机会代为转告。

  每次下山洗澡,是大家巴不得的事,但都相互谦让,推来推去。没办法,指导员就想了一个招儿——用扑克牌抓。从红桃A到红桃K,谁先抽到红桃A谁下山!

  头一次抓阄,指导员让张磊带头先抽。一连三次下山,都是张磊先抽到了红桃A,兵们就说张磊“手硬”。事不过三,张磊怀疑哨长做了“手脚”。第四次下山抓阄时,张磊趁指导员不注意,一下把牌抢过来翻开,一看全是红桃A!

  张磊生气了,兵们却笑了:“班长,你结婚了,比我们更需要下山联系……”

  爱兵情浓,战友情深。2月14日是张磊的生日。以往,班里战士谁过生日,张磊总会想方设法从山下的镇上让人捎来生日大蛋糕。可今年张磊生日那天已经大雪封山,生日蛋糕自然吃不上了。没办法,几个战士一商量,就瞒着他做了一个雪蛋糕。晚餐时分,当兵们把用雪做的“大蛋糕”端到桌上时,张磊看到上面还有用红萝卜丝摆成的“祝班长生日快乐”,瞬间泪水就下来了……

  为了不让兄弟们跟着流泪,张磊赶紧抓起一大块雪塞进嘴里。兵们看见张磊真把雪吃了,就跟着边流泪边吃雪。

  这就是兵,边关的兵,哭也要和着雪花一同咽下!

  或许,只有在边关兵营生活战斗过的官兵,才能拥有这种细腻的情感,才最能读懂这些热血男儿的喜怒哀乐。你知道,边关的军人为什么把这里叫做“家”?因为他们把最美好的青春最纯洁的忠诚最荣耀的勇气,深深地扎在了这片土地,扎进了冻土层,融进了一生的血脉里。

吉林省国防教育委员会主办 版权所有:吉林国防编辑部
Copyright © 2000-2016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ed.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108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