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华网吉林频道>正文
分享: 
新华广播
13年康复与训练 孤独症少年用绘画开启一道微光
时间: 2017-11-21 14:33:20      来源: 新华网
分享本页至手机

办公室的一面墙,被设置成“袁煜博油画展区”(除最下一排左二之外,其他都是袁煜博的作品) 新华网 史磊 摄

这幅猫头鹰是袁煜博比较喜爱的作品之一。 新华网 史磊 摄

仔细看河边的草,袁煜博是从下向上、按照草的自然生长形态去画的。 新华网 史磊 摄

  “上帝为你关闭一扇门,就会给你打开一扇窗”——是吗?

  绘画算不上是重度孤独症(又名“自闭症”)少年袁煜博的天赋,而是在十年康复训练的基础上,老师们因势利导、培训三年才逐渐形成的技能。这个小时候根本无法自理的孩子,如今每天中午都能安静地绘画一小时,还开了画展,展出20余幅绘画作品。

  这很难得。重度孤独症患者和正常社会通常远隔“千山万水”,许多人在自己的世界里度过终生。

  如果说,绘画,有希望成为袁煜博通向正常世界的一扇窗,那这扇窗是父母和老师们一直用力去推动的,他们耗费的心力不可计数。

  让人欣喜的是,这扇窗推开了一点点,已经露出了微光。

  最严重的孩子

  袁煜博2001年出生于吉林省长春市,小时候就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当时听说有种病叫孤独症,爸爸妈妈惴惴不安地去相关机构,观察那些孩子。“要那样可就愁死了。”妈妈曲明莹回忆,去了一看,果然差不多,赶紧找地方治疗。

  2004年11月,过完3岁生日没多久,袁煜博进入七色光儿童潜质开发中心。

  “袁煜博来的时候,属于重度孤独症,是我们中心最严重的孩子。”2017年11月13日,在开发中心,校长宋量说,“他没有语言,没有交流愿望,不能自理,而且有攻击行为,咬人,他的老师经常被咬伤。”老师不但要保护他,还要给他洗弄脏的裤子,照顾起居,给他喂饭。孤独症的孩子大多有挑食或单一食谱的毛病,所以教他吃饭也是件特别困难的事。

  周一到周五的白天,袁煜博接受康复训练,晚上被接回家,周六周日在家。康复训练包括心理行为、感觉统合、社会交往、语言和认知等,帮助他学习自理。

  回忆当时的情景,曲明莹的语气依然焦灼,“班上其他孩子都会说话、会上厕所,他都不会。老师让他演节目,他一下子就躺到地上耍,一躺一个多小时。”

  “孩子回到家,一分钟都不能脱离大人的视线,我的精力都用来看孩子了,特别累。”曲明莹说,“有时他在路上走着,突然就打别人,或者大喊大叫,把人吓一跳。到了商场,一不留神离开你视线,肯定闯祸,到处按开关,有时候把卷帘门给按下来了,就听有人喊‘这是谁整的?’不用问,肯定是他。我也不敢吱声,赶紧拉他回家。”

  春去秋来,寒来暑往。程度轻的孩子,两三年就离开中心,上了正常学校或幼儿园,而袁煜博依然在这里。

   1 2 3 4 下一页  

责任编辑: 郭聪
精美图片
专题策划
  • 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施行
  • “证”解长春经济企稳回升
  • 5.12国际护士节
本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新华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新华网吉林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与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00-2016 JL.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华炫闻

吉林频道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977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