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华网吉林频道>正文
分享: 
新华广播
满族萨满祭祀与酒文化
时间: 2017-08-04 14:16:21      来源: 长春日报
分享本页至手机

  满族在历史上是一个笃信萨满文化的民族,萨满文化曾经在其政治、经济及日常生活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清代立国之后,对传统的满族民间信仰——萨满文化并没有扬弃,而是作为一种凝聚民族心理的手段,加以尊重和传承。特别是乾隆时期,将萨满信仰用宫廷典礼的形式固定下来,并作为圣训代代相沿,这在中国历朝历代是绝无仅有的。酒,作为萨满祭祀中不可或缺的供品之一,也是萨满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从中能够窥见满族先辈们朴素的价值观和生活哲学。

  萨满信仰是凝聚氏族和部落力量的纽带

  “萨满”一词源于女真语。12世纪中叶,南宋学者徐梦莘所著的《三朝北盟会编》里就有“珊蛮(即萨满)者,女真语巫妪也”的记载。女真人是满族的先人,唐时称黑水靺鞨,五代始称女真。1115年建立金政权,与南宋并立。16世纪末至17世纪初,建州女真首领努尔哈赤统一女真各部,形成后来的满洲族。

  满族文化,在其早期活跃于白山黑水之间时,主要是萨满文化。萨满即巫师,他们为族众祈福禳灾,治病除邪,排忧解难,维护族群利益,传承氏族文化和精神。他们与所属族群不仅荣辱与共,生死相依,而且在社会生活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在当时的条件下,他们的存在对于维护氏族的团结,增强族众抵御大自然的信心,保障氏族的生存与发展,无疑是至关重要的。

  萨满与氏族成员的共同命运和他们的特殊职能,使其天然具有为氏族服务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萨满在氏族中享有崇高威望,这进一步激发了他们为族众服务的热情,强化了他们固有的社会责任。这种责任促使他们注重观察自然,总结积累生产生活经验,锲而不舍地训练,不断增强自身的技艺,提高为族众服务的本领;激发了他们甘于奉献、救助族众的情怀;形成了他们传承氏族文化、弘扬氏族精神的动力。从这种意义上讲,萨满信仰是凝聚氏族和部落力量的纽带。

  祭祀活动与酒密不可分

  祭祀是人类久远的习俗,而酒是祭祀中不可或缺的祭品,正如著名学者张光直先生所指出:酒一方面供祖先神祇享用,一方面也可能是供巫师饮用以帮助其达到通神的状态。就古人而言,美酒带给他们的是一种虚无的快感;而就一个族群而言,美酒同样可以让他们在祭祀仪式中达到高潮。世界上有不少民族都选择在祭祀仪式中通过狂饮达到高潮:北美帕帕戈人用仙人掌酿酒,每当酿酒季节到来,部落必定举行一系列庆典,巫师则在半醉半醒中举行祈雨仪式;印度康代人用棕榈树酿酒,每当棕榈树开花时,全部落除了饮酒之外什么也不干,真是一个无节制的狂欢节日;热带一些原始部落则往往将棕榈树砍倒,斜支在大火中烤炙,直到有液体从中流出,巫师大醉后作法,部落则全体狂欢。高潮和狂欢都需要酒的帮助,这便是酒在祭祀仪式中的作用。

  在我国,以“天下之甘露”敬献祖先由来已久。人类从神权时代起,敬神必有酒,“无酒不算敬神”“神不到先献酒”。可见,人们最初酿造的酒不仅供人饮用,而且用来敬神、祭祖。中国古人最初是用醇香的酒进行祭祀的。这是基于“祭,祭先也,君子有事不忘本也”的思想,此语出自《礼记·贡礼》。在《周礼·膳夫》一书中有“礼,饮食必祭,示有所先。”酒是祭祀典礼的重要组成部分,多数礼仪都与酒有关或需要用酒。

  祭祀用酒是全世界的普遍现象,这一点在萨满祭祀中表现得尤为突出。萨满信仰是最原始的信仰,其核心内容是敬神,让神享用。这就需要人类将最美好的东西献给神,以表敬意。什么是最好的东西呢?是琼浆。它不但甘甜、美味,而且能令人兴奋,正好符合萨满的要求。随着生产力的发展,人们开始制造酒,这是人类发展的丰硕成果,人们把它献给神灵和祖先是必然的现象,因为人们崇拜神灵、祖先,所以要把最好的东西献给他们。人们认为神灵需要牺牲,果品、饽饽固然重要,但比起酒来略逊一筹。清宫萨满的祭祀中,除了常祭、报祭要为神灵准备作为“元酒”的净水外,其他月祭、大祭都毫无例外地为神灵备下醇香的醴酒和清酒。需要指出的是,萨满祭祀所用之酒一般都为自酿,并不沽之于市。

  萨满钟情于酒还有一个原因,他们认为鬼魂像人一样热爱酒。甘甜的酒味可以诱使鬼魂迷醉、快乐并离开。人们在长期的生活中发现酒具有消炎杀菌、短暂解除生理痛苦和心理负担等功能,萨满因此认为酒也可以驱除恶鬼。

  与西方人用鲜花表达情谊的祭祀习俗不同,在中国人心目中,人需要什么,则鬼神也需要什么。献酒是萨满祭祀中飨神的一项重要内容,人们在饮酒兴奋愉快之余,为表示对神灵的虔敬,在祭祀中也贡献美酒来表达自己的心愿。他们认为神灵在现实中无法品尝美酒,只好在冥冥中闻享美酒的香气。

  萨满祭祀为何离不开酒

  萨满祭祀之所以离不开酒,还因为酒的功效异常广泛,在满族人的日常生活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酒,既是一种独特的物质,也可以转换成形态多样的精神存在。酒的功效概括起来大致有以下几点:

  1.酒可载情 酒使人精神畅快,饮用时有快感。这是酒能流传至今的一种精神力量。纵观中华古今,酒所起到的文化功效甚为显著:高兴时“葡萄美酒夜光杯”;颓废时“今朝有酒今朝醉”;孤独时“举杯邀明月”;惜别时“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所谓助兴者酒、浇愁者亦酒,酒渗透于中国人社会生活的各个角落,成为一种文化,即“酒文化”。这种文化为人类生活增添了众多色彩。

  萨满是氏族之师、氏族文化的代表。氏族的生存,文化的传承,子孙的繁衍,都有赖于“全能的萨满”。在生产力低下的情况下,氏族的存在和发展主要靠内部凝聚力,而萨满在氏族中威望很高,他为了凝聚氏族的力量,使氏族在大自然中生存下去,便成为人神之间的中介,祈求神灵保佑氏族。为了祭祀,为了请神,萨满既是表演者又是导演者,他要几天几夜地唱神歌,用神的方法来表演……这些都是常人做不到的,要维持这些“特异功能”就只能用特别的方法,喝酒就是其中常见的一种方法。酒可以刺激他们的神经,使他们亢奋,与族人一起敬神、拜神,抒发自己对神的感激之情。

  2.酒可治病 古人在饮酒过程中,发现酒既可以作为饮料和调料,又有通血、散湿、养气、暖胃、振奋阳气、开胃下食、御风寒等药用价值,加之用酒入药还能促进药效的发挥,于是酒在医疗中的作用便被萨满所用。

  萨满又是氏族的“保姆”,在生产力低下、医疗条件落后、地方偏僻的情况下,氏族靠萨满治病,而萨满要靠酒神治病。酒本身就有治疗的作用,特别是医治跌打损伤等症十分有效,可以活经通络。而且,酒便宜易得,因此萨满治病离不开酒。《汉书·食货志》说,“酒为百药之长”,是说酒在医药方面的作用。酒可入药,是因为酒精是一种很好的溶剂,可以溶解许多难溶甚至不溶于水的物质,用它来泡制药酒,有时会比水煎中药疗效好。为此,现在的中医也常常让患者用酒冲服药物,或煎药时用做药引。在未发明麻醉剂的时代,酒还可以在救助外科病患者时发挥作用。如果在医疗中没有了酒,一些药物特别是用于外伤、帮助活血化瘀的药物就难以实现其疗效。

  清代帝后非常重视酒的药用价值,他们十分喜爱玉泉酒,宫廷中不仅饮用玉泉山的水,而且用玉泉山的水酿酒。玉泉酒一般在春秋两季酿造,其配料主要有糯米、淮曲、豆曲、花椒、酵母、芝麻等。据档案记载:乾隆帝晚膳经常饮用玉泉酒。乾隆时期的一次千叟宴,就饮用了200公斤玉泉酒。慈禧太后时期,每天内膳房用“玉泉酒一斤四两”。据统计,光绪十年(1884年)清宫共饮用玉泉酒4040公斤。

  3.酒可祛寒 北方寒冷,酒能祛寒。萨满特别擅长使用酒,他们在这方面有着极为丰富的经验,同时也传承弘扬着酒文化。由于信奉萨满的民族大多生活在北半球气候寒冷地带,每年有半年之久处于寒冷的冬天,而战胜严寒最好的补品就是酒。果酒、野梨酒、葡萄酒、五味子酒……这些均成为满族祖先祭祀中的各色用酒。清康熙以后,汉族酒文化传入,白酒成为满族的主要酒类。不过当时的满族人还是喜欢用米酒来做供品,这代表了他们对传统文化的传承。

  4.酒可祛邪 认为酒可祛邪。如满族背灯祭中,当主祭人、全族人向万历妈妈神位叩头祭拜时,萨满手持柳枝蘸水,摇酒在孩子们头上,再捧香碟到孩子们面前,每人熏一下,以示驱邪除晦,免灾避祸。在这里,酒起到了媒介的作用。当年的北方生活,夏者为巢,冬者为穴,酒的发明不但娱神、慰神,而且祛邪除秽,像地下的霉气、沼气,用酒可以消除,酒的消毒作用更不可低估,蚊、蝇等害虫都怕它,蛇也怕酒。萨满用火用酒祛邪,虽借用神来体现,实为科学的方法。

  综上所述,酒与满族萨满祭祀紧密相连。在祭祀活动中,萨满精神极度亢奋,呈现出神智迷痴乃至昏厥的状态。萨满在迷痴中“传达神示”,完成“人神沟通”的特殊使命。萨满为了在神的面前表现得精力无穷,在祭祀中可以几天几夜不睡不吃,这多数借用了酒力和药力的作用。可见,酒不仅是安慰人类躁动心灵,给人类带来生命力的饮品,也是关乎民族乃至国家仪式的道具,更被视为接通生者与死者、人类与鬼神的“感应器”。满族萨满正是通过酒来敬神、悦神、娱神,从而感应天地,抚慰人心。 (作者为长春师范大学满族文化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责任编辑: 国防教育
本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新华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新华网吉林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与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00-2016 JL.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华炫闻

吉林频道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432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