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华网吉林频道>正文
分享: 
新华广播
从《幽州夜饮》谈文学鉴赏认识论
时间: 2017-07-27 10:26:50      来源: 长春日报
分享本页至手机

  ■原文

  幽州夜饮

  张 说 (唐)

  凉风吹夜雨,萧瑟动寒林。

  正有高堂宴,能忘迟暮心,

  军中宜剑舞, 塞上重笳音。

  不作边城将,谁知恩遇深。

  ■解读

  诗歌字句不难,文意亦非艰深,比较容易理解。难点在于作者在文中所吐露的“情”,这是需要仔细斟酌和耐心考量的。

  首联:夜雨寒林烘托凄情,

  颔联:忘却迟暮诉说愁情。

  颈联:剑舞笳音渲染苦情,

  尾联:知遇恩深反讽谪情。

  刘勰在《文心雕龙·情采》中说:“情者,文之经。”全诗以情动人,笔笔有情,真不愧为“燕许大手笔”。但张说的诗歌多为应制诗,篇什甚丰;而少量的抒情作品往往凄婉,不追求华丽的用词,但情感细腻而深邃。这首诗是张说为右羽林将军检校幽州都督时所作,字里行间就充满了这样的情感,是张说抒情类作品的名篇。张说也是初唐入盛唐时的一位重要作家。但仕途坎坷,武后时,以弱冠之年,举贤良方正对策第一,累官至阁舍人,忤旨发配钦州,中宗朝召还。睿宗朝时,发配岳州刺史,后又召还,屡迁至尚书左丞相。

  由于改朝换代的关系,张说的官职不断地谪迁,使得张说有了这样的感叹:“不作边城将,谁知恩遇深。”一朝天子一朝臣,或者说,有什么样的天子就有什么样的朝臣,圣意不可违啊。

  通常,在中学把这样的鉴赏方式称之为“知人论世法”,文艺美学上称之为“社会历史批评法”,即把作家、作品放置在当时的社会历史环境中来考察。通过“感于哀乐,缘事而发”(班固),而达到“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的目的(白居易)。

  因此,欣赏古代诗歌便离不开“知人论世”,因为高考是要做这方面的考察的。每每都要涉及作者的身世与创作的关系,所以一定要大体了解诗人的经历,这种研究方式与符号学研究、新批评研究以及现象学研究、读者反应批评法等还有很大的不同。

  除了“知人论世法”外,在中学的古诗文鉴赏中还有“缘景化情法”“以意逆志法”等三种“鉴赏大法”。中学生或者中学教师以为掌握了这三种“大法”,鉴赏便可高枕无忧了,其实,有可能会引入鉴赏的误区。若按照艾布拉姆斯在《镜与灯》中提出的文学四要素,即作家、社会、作品和读者来考虑,前面提到的“三种鉴赏大法”,还缺少更多的鉴赏要素在里面,因为这“三种鉴赏大法”谈的都是作家(诗人)自身,而少涉及到读者,这是严重违背了文学鉴赏的要旨的。

  查《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文学卷》是这样界定“文学鉴赏”的:

  文学鉴赏是读者阅读文学作品时的一种审美认识活动。读者通过语言的媒介,获得对文学作品塑造的艺术形象的具体感受和体验,引起思想感情上的强烈反应,得到审美的享受,从而领会文学作品所包含的思想内容。

  确切地说,文学鉴赏是读者的事,鉴赏的层级高下与读者的艺术修养、欣赏水平和鉴赏欲望(心态)都有关系,因此,“忧心忡忡的穷人甚至对最美丽的景色都无动于衷”。(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

  文学鉴赏的高境界是鉴赏者与作者在作品中传达出来的思想感情产生了共鸣。

  比如说,民族魂,母爱,思乡,理性,道德等。因为这些都是人共有的精神素质和心理机制。马斯洛说,生活需求、安全需求、归属需求(统治、占有)、尊重需求、自我实现需求。这五种心理需求是人类所固有的,都具有人类的普遍意义,荣格的“集体无意识”和“个人无意识”也如此。

  因此,文学鉴赏要回到人性的普遍意义上来,以人类的共同情感来审视文学,这样,鉴赏者的审美体验才能得以传承。

  (本文作者是吉林省全民阅读研究中心主任,文艺美学博士后)

责任编辑: 衣兵
本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新华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新华网吉林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与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00-2016 JL.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华炫闻

吉林频道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388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