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华网吉林频道>正文
分享: 
新华广播
平安归来——《我等着你回来》余话
时间: 2017-07-27 09:25:04      来源: 吉林日报
分享本页至手机

  写这篇小文的时候,窗外正在飘雪。老母亲一次次来催促我离开电脑,一次次打断我的思路。她担心我的健康。我嗯嗯答应着,有点烦,但心里又暖暖的。

  这是我的第三本书,收集的是2015年和2016年间发表的中短篇小说。

  在我的计划中是要每年出一本书的。初入文学门的人,可能就是这样的自信吧!但随着不断地前进,激情慢慢平缓下来。不是有了惰性,而是我摸到了文学创作的一点规律,悟出了一点东西。

  回想第一本书出版的时候,恨不得送给每一个认识的人和不认识的人,现在一想就汗颜。但是,如果没有当初的那股冲劲儿,或许不会有今天的局面。

  说到这里,就向朋友们简单汇报一下这两年的写作情况吧,确实是有那么一点成绩的。

  首先是发表作品的平台提高了,增加了省级刊物,如《湖南文学》《鸭绿江》等,还有国家级的《中国作家》。

  其次是在小小说创作领域。这主要是在2015年。小小说是我以前没涉猎过的体裁。其中一篇《爱情火车》入选《小说选刊》,其后获得全国微小说精品奖。我的作品第一次被《小说选刊》转载,第一次获国家级奖励,第一次入选了年度选本。我要说明的是,小小说的创作对我的中短篇创作是一个巨大的推动。

  现在说说中短篇创作。2016年在这个领域的成绩,还是较为欣喜的。因为中短篇小说是我的创作方向,我在孜孜以求。这一年,共发表短篇小说10篇,其中《铁索桥》发表在《鸭绿江》上,网上引发热评。《谁动了我的故事》发表在《中国作家》上,这是我第一次在国家级杂志上发表原创作品。

  值得一提的是,在山西的《都市》上发表的《寂静岭》,被《小说选刊》转载,后入选中国作协编的《2016年中国短篇小说精选》。

  2017年1月,辽源作家协会主席王德林,我们尚未见面,但他对我极为关注。在《文学报》(后转发《中国作家网》)上,有一篇关于年度短篇小说的评论文章提到了《寂静岭》,他当即把报纸拍成照片发给我,令人感动。

  有资深前辈告诉我,写评论的人段崇轩,是个很权威的评论家,他这样点评道:作家深刻地写出了城市社会和文化,对人的压抑、扭曲和异化……周李立《东海,东海》写城市女性的孤独感、焦虑感,赵欣《寂静岭》写雾霾气候里人的烦躁和狂暴心理,都是当下城市小说中的优秀之作……

  涉及我的只有一句话,却让我激动不已,请理解!

  据说文人相轻,但我却不这样认为。我要鸣谢朱晶老人家,他对我的进步极为欣慰,带病给我写了评论。还有几位文学名家或者名刊的编辑,这些人我只闻其名未见其人,主动联系我,真诚地鼓励我。

  还有一件荣誉。2016年7月我被中国作家协会正式批准为会员,这是一生中值得纪念的事件,也可以说是里程碑吧!我2013年开始写小说,才三年时间就实现了这个愿望。

  我在这里是说实话的。我无意非要证明什么不可,更无意去当名作家。因为突然清闲下来,并且没有生活的压力,创作环境相对优越,而我大学学的就是文学,不写点东西能干什么呢?既然写了,就要往好了写嘛!

  朋友们应该能看明白了,2016年我的中短篇创作实现跨越,但这个文集里收录的作品,是按时间顺序呈现出来的,或者说,稍好的作品在后面。衷心期望朋友们能保持一份耐心,也见证一下我的进程。

  关于本书的名字,我取其中一篇作品的题目。在这里不得不提及私事。我本来是在小官场里面打拼的,后来对人生有了深刻的领悟遂即刻转轨。文学对我来说,是志趣。我力图对社会发挥积极作用。

  其实,向往平安,享受亲情才是人生最美好的归宿。当你在外面,无论喜怒荣辱,也无论从事的是伟业还是平庸的岗位,亲人们都希望你平安归来。

  雪大了起来,是那种细碎的雪粒,一次次扑打在玻璃上。我再一次听到了脚步声。这次是老父老母一起,他们要出去散步。他们的习惯风雨无阻。但他们迟迟没有出门,而是迟疑着探头望过来。我忙站起身,轻松地迎了过去。

  好了,我说。

责任编辑: 衣兵
本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新华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新华网吉林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与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00-2016 JL.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华炫闻

吉林频道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387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