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华网吉林频道>正文
分享: 
新华广播
长春市民加盟“1分钱洗车”项目 洗车店损失上万
时间: 2017-07-08 07:03:38      来源: 长春晚报
分享本页至手机

  长春市民苗鹏在幸福街与谊民路交会处开了一家洗车店,他通过汽车超人商城的业务员加入了“1分钱洗车”的项目。该项目的操作流程是,车主花1分钱在汽车超人商城买一个二维码,就能在他的店里洗车。每洗一辆车,汽车超人商城会返给苗鹏35元、45元不等的服务费。3月起到5月,参与“1分钱洗车”的苗鹏盈利很可观。从5月开始,还有车主拿着二维码来洗车,可汽车超人公司不给服务费了,这让苗鹏闹心不已。

  “要傻不能都傻吧?”

  7月7日,记者来到了苗鹏所开的洗车店。他介绍了自己参与“1分钱洗车”项目的经过:“去年的时候就有业务员来到过我家,向我推广‘1分钱洗车’,‘1分钱洗车’服务方式是三方的,首先车主登录高德导航进入汽车超人商城,提供自己的车牌号,行车证配套的车主姓名,以及车主电话号码,花1分钱,就能买一个二维码,然后凭借二维码就能洗车。如果我加入了‘1分钱洗车’,我每洗一辆车汽车超人(特维轮网络科技杭州有限公司)就给我服务费用,洗大车,一辆给45元钱;洗轿车,一辆给35元钱。”

  苗鹏说:“最开始,我觉得这事悬。大概在今年3月份的时候,汽车超人的业务员又来了,说长春市有很多洗车店都加入了‘1分钱洗车’,还拿了一个名单。”

  名单上的商家名字还有苗鹏认识的,苗鹏觉得,要傻不能大家都傻吧。所以,他也加入了“1分钱洗车”项目。

  洗着洗着 钱被冻结了

  苗鹏是3月22日通过汽车超人商城的业务员费先生,在他的店里签订了《汽车超人认证服务合作协议》。合作最初,是一个星期一结款,结款很正常。

  可进入5月份,结款就不正常了。苗鹏的手机下载了汽车超人商城的APP,在接受采访时,苗鹏向记者出示了APP上显示的金额,在与汽车超人商城合作“1分钱洗车”业务时,苗鹏累计提现和收益都是28619.3元。目前,可以提现的余额是0元,待审核订单是19698元。苗鹏说:“这19698元就是我被冻结的钱。”

  苗鹏说:“我这个店开了好多年,我手中有1000多位客户,而且周边都是小区,客人特别多。我两个多月洗车接1000多单很正常,所以我在与汽车超人合作这两个多月,出现4.8万元左右的服务费不算多。”

  在采访现场,记者见到了另一家洗车店店主苗露,他被冻结的金额是13639.7元。

  两位洗车店店主说,据他们了解,有类似遭遇的洗车店店主还有好多。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资金被冻结?他们首先联系了当初和他们签订协议的业务员。

  审核那么严 咋会是刷单呢?

  苗鹏说:“首先我找到了当初和我签协议的业务员费先生,不想费先生说,他已经离职了。现在长春市已经没有业务员了,有事儿得找汽车超人的东北大区经理。”苗鹏在费先生的帮助下,联系了汽车超人商城东北大区经理,又通过这位经理联系了汽车超人商城的工作人员。他们得到的答案是,苗鹏所洗的车,地址相似,涉嫌违规刷单。

  苗露得到的答案也差不多,说他违规刷单,而且还给他提供了一个20多名车主的名单。

  苗鹏说:“说我刷单,我不认可,因为“1分钱洗车”审核比较严,有两道审核。第一道,车主买二维码,必须得提供车牌号码,与该车牌照匹配的行车证车主姓名,车主电话号码,只有3个信息相一致才能买到‘1分钱洗车’的二维码。到店里之后,得用汽车超人的APP扫二维码才能结账。这么严格的审核,我怎么能违规刷单呢?难道我要到路上找人来帮忙吗?”

  苗露说:“说我有20多人违规刷单,退一步讲,这20多人是违规刷单,这才几百元钱,那为啥要冻结我1万多元呢?这么冻结资金我不能接受。”

  俩月没说法 想通过法律维权

  从发现APP里的钱被冻结之后,苗鹏和苗露就不断地和汽车超人商城进行沟通,起初他们说两人刷单,到后来电话都不接了。现在能打通的电话只有《合作协议》上写的400电话。7月7日,两人再次拨通了400电话,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说,她已经了解了两人的投诉,会形成工单报给公司负责人进行处理。当记者亮明身份,询问是什么原因导致冻结账户时,该工作人员说,她没有权限回答这一问题,她会联系公司的负责人,会有人联系两位洗车店店主,做出反馈。

  苗鹏告诉记者,从5月份开始,他就给汽车超人商城拨打过电话,想找到解决方案,但一直没有答复。苗鹏说:“我是小本生意,这1.9万多元可不少,要不回来,人工费就得赔。现在还有人拿着二维码来洗车,我只能把他们推出去。”

  为了维权,两位洗车店店主想通过法律途径来维权。

  不是劳动争议能在长春起诉吗?

  两位洗车店店主认为,他们和汽车超人商城的合作是他们按照汽车超人商城提供的二维码提供劳动服务,属于劳动争议,于是首先联系了浙江省劳动监察部门,对方的回复是,两位洗车店店主和汽车超人商城之间不是劳动合同关系,劳动监察部门不能介入。

  劳动监察的路走不通,两人又准备起诉至法院,但面对和汽车超人商城签订的协议,他们又非常困惑。协议上的内容不全,虽然写明了洗车店和汽车超人商城之间的业务流程,但如何给服务费方面没有写清,在协议上一处不显眼的地方还写明“双方同意提交杭州富阳区人民法院诉讼解决”,为这1.9万多元,打官司非得去杭州吗?

  苗鹏说:“这1.9万多元是我辛勤劳动的成果,要是被汽车超人给扣了,那我可太冤了。我希望有人能帮帮我。”(刘连宇)

责任编辑: 王善军
本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新华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新华网吉林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与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00-2016 JL.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华炫闻

吉林频道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2845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