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华网吉林频道>正文
分享: 
新华广播
153 牛恩萍
时间: 2017-05-16 11:06:52      来源: 长白山职业技术学院
分享本页至手机

 

153 牛恩萍

《军魂》

    自古有国就有边,有边就有防。祖国最西端有个叫斯姆哈纳的地方,是我国境内最后送走太阳的地方,与北京时差为3小时20分。当首都进入甜蜜的梦乡时,被誉为“西陲第一哨”的斯姆哈纳边防哨卡官兵还在夕阳余辉中站岗巡逻。特殊的地理位置、艰苦恶劣的自然环境使戍守这里的人们经受着严峻考验,在祖国的西部,喜马拉雅山、冈底斯山、喀喇昆仑山、昆仑山、天山,五座伟岸的山系携手隆起了一片举世无双的高地,同时也造就了一道最为高远和艰苦的绿色边防线。

    那里平均海拔4500米,长年冰封雪裹,空气稀薄,荒无人烟。地质学家把它划为“永冻层”,生物学家则称它为“生命禁区”,这些称谓预示出它无可比拟的凶险。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这是生命禁区、雪域绝地啊!在这里,每个官兵首先直面的就是高寒缺氧反应的考验。轻者,头痛脑胀、心跳气喘、呼吸困难;重者,呕吐不止、水米不进、昏迷不醒。在这里,能生存就是一大胜利。

    这些是我在网上了解到的边防,接下来我想跟大家聊一聊我所感受到的军魂。我的爸爸是一名退役军人。在我儿时的记忆中很少有爸爸的身影。我们之间很少见面。小的时候我对’爸爸‘这个词还记得妈妈跟我说过在我出生的那天。爸爸得知消息时兴奋的整整一夜未睡。当我们父女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能想象得到一个高大魁梧皮肤黝黑的穿着笔挺的军装的七尺男儿竟然流眼泪了。他来回的变换着姿势想要抱起比他手掌差不多大的我。

    听到这里大家可能会觉得,我会是那种被宠到大的小公主。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我从小就过着爸爸缺席的生活,可以说“爸爸”这个词对我很陌生。我记得有一次我和妈妈坐了两天的火车去部队看望爸爸。在火车上妈妈一直对我说如何如何的好,如何如何的爱我们。妈妈一路都非常的兴奋。但我,则毫无感觉。我就好像是去拜访一位久未谋面的亲戚一样。当我们终于赶到部队的时候,他竟然因为工作又让我们等了他四个多小时。 你能想象得到我当时有多么的讨厌他吗。

    我小的时候对爸爸有很多的不满,终于有一天,我鼓足勇气想要问问爸爸。我说:爸。你为什么不能总陪我。你为什么不能来给我开家长会,你为什么不爱我。那天,我并没有等来我想要的答案。但当第二天我在阳台上发现那些密密麻麻的烟头的时,我才知道那不仅仅有着他的无奈,更多的是他的爱。爸爸爱他的国家,爱他的故乡当然他也爱我。

    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只有国家安定了。我们的小家才能安宁,没有强大的国防。便没有民族尊严。保家卫国终不悔。绿色军营献青春。

责任编辑: 国防教育
本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新华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新华网吉林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与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00-2016 JL.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华炫闻

吉林频道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979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