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华网吉林频道>正文
分享: 
新华广播
22 唐洋
时间: 2017-05-08 15:18:17      来源: 长春理工大学光电信息学院
分享本页至手机

22 唐洋

    (演讲稿)

    刚接到这个题目的时候我也思考了很久,我很爱国,但我现在只是一个整天抱着书本只知道学习理论知识的大学生,报效祖国对我目前来说似乎还有点距离,真的遥远吗,其实一点也不。我想起了一个远方的朋友。

    他是我的小学同桌,初中同桌,一年半的高中同桌,为什么是一年半,我清楚的记得那是高二的一个夏天,那节是他最不喜欢的英语课,又是他最不喜欢的听写单词环节,老师看看手中他交上来的单词,皱了皱眉,无奈的摇了摇头,用一种阴阳怪气的音调说道:“有些同学啊,每天浪费着国家的教育资源,不求上进,想想山区的那些孩子就让我心痛,像XXX这样的以后只能成为社会的累赘。”老师没想到他这一次不经意的点名却改变了一位学生的命运,我的好朋友当时憋红了脸站起来对老师说:“我学习再差也不会成为社会的累赘”“像你这样的人从小看老,别浪费时间上学了,早点进入社会挣点钱,也算是为父母减轻压力”这句话像尖刀一般插在我朋友的胸口上,我知道,他父母离异,他和他爸爸一起住,老师的话戳中了他内心最软的地方,也是因为这句话,我朋友夺门而出,老师并没有阻拦,但谁都没想到他这一走,第二列倒数第三排的那个课桌永远空了。

    有时候我俩聊天,我问他你的梦想是什么,他问我知道猎豹特种大队吗,我说不知道,听名字挺厉害吧应该,他告诉我是一支全中国出名的特种部队,想要进入的条件非常苛刻,而他的梦想就是加入这支特种部队,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一旦爆发战争,特种部队这样的精锐才最有可能改变战局。”虽然我不懂,但觉得他肯定是对的。还有一次他突然和我说想要纹身,我问他想纹个什么,我以为他会告诉我纹个龙啊虎啊什么的,他说他想纹个五星红旗,我哑口无言,有时候觉得他像是个极端爱国主义者。

    高二那年他一走,却不像老师说的那样步入了社会,而是应征入伍,当了义务兵,刚入伍,根本没有机会碰手机,导致我俩近两年没联系,高三毕业那年夏天他给我打电话说部队给假,他回家看看,顺便看看我,我就邀请他到家里了,还是那张娃娃脸,不过多了份沧桑和稳重,还壮了许多,他告诉我当新兵受了不少苦,在部队自学了文化课,下半年准备考军校,我问他你的梦想呢,近了些吗,他回答我:“在哪不是保卫国家,像你们这些学生还是好好埋头念书吧。”他这句话刺痛到了我,但却不知道怎么反驳。

    也许自己真的只是抱着书本学着知识,就是为了以后能让自己有份好工作养活自己,古话讲,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真的是现在的生活太安逸了,每天父亲关注各国局势的新闻我还感到不解,但我现在想明白了,无论我们生活在哪里,在社会上承担着那个岗位,都是国家的一个个小齿轮,只是我们每个人报效国家的方式不同,我的朋友和他的战友手握钢枪保卫祖国,我们当代大学生武装大脑,用所学到的知识为国家的未来添砖加瓦,如果有一天国家也需要我手握钢枪保卫祖国,我将义不容辞。

责任编辑: 郝培佚
本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新华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新华网吉林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与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00-2016 JL.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华炫闻

吉林频道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936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