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华网吉林频道>正文
分享: 
新华广播
《中华好诗词》全国总冠军孙东辉:诗词更像是一种修行
时间: 2017-02-26 01:58:46      来源: 新文化报
分享本页至手机

  2016年,《中华好诗词》第四集落幕,一位来自吉林省的“交通人”孙东辉获得了全国总冠军;2017年,央视《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的舞台上,孙东辉在台上以“种桃道士归何处,前度刘郎今又来”霸气登场,艳惊四座。

孙东辉认为诗词是战胜疾病、战胜自我、修身养性的最重要的力量源泉 殷维 摄

孙东辉认为诗词是战胜疾病、战胜自我、修身养性的最重要的力量源泉 殷维 摄

  孙东辉,一位在吉林省交通运输厅公路管理局法规处工作的“交通人”,现在已经成为全国皆知的“诗词达人”和“生命斗士”,他曾经在两年内先后做了三次手术,在手术之间拿到了全国总冠军。他的诗词储备令人惊叹,而他的冷静、温和,也如诗词一般通透豁达。日前,新文化记者专访了孙东辉,在回忆两档节目录制的趣闻外,孙东辉还讲述了诗词给予自己的力量,他说,诗词给人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它是一种修行,让自己拥有更丰富的精神世界。虽然在生活里,孙东辉并不会大量地使用诗词,但在采访的最后,他还是送给记者一句杜甫的诗词:“岂有文章惊海内,漫劳车马驻江干。”

  从“交通人”到

  “诗词达人”

  “从来没想过还可以用这种方式玩转诗词”

  新文化:你是学什么专业的呢?

  孙东辉:我大学学的是法律,现在在省交通运输厅公路管理局法规处工作。

  新文化:你是怎么走上《中华好诗词》舞台的呢?

  孙东辉:当时我是看电视看到了这个节目,然后觉得特别惊喜,因为我之前虽然喜欢诗词,每天都看诗、背诗,但从来没想过还有机会用这种方式玩转诗词!所以当时就感兴趣,想过要参加。不过真正促使我走上这个舞台的是因为我生病了,在医院住了很长时间,出院之后就直接报名了,毫不犹豫的。我当时想得特别简单,因为我当时的病挺严重的,就寻思自己想做的事情还没做,我得把心愿完成。

  新文化:节目中你一直戴着头带,是生了什么病吗?

  孙东辉:医学上叫做脑动脉瘤,是一种血管瘤,一般这个瘤不破的话无所谓,但是我这个血管瘤破了,变成了脑出血。不过参加节目的时候颅内状况已经转好了,戴着头带是因为我这边(指右上额)缺一块骨头,感觉有碍观瞻。不过现在已经恢复了,我这里现在装了一块钢板。

  新文化:一些观众称呼你为“生命斗士”,你知道吗?

  孙东辉:说实话最初听到这个称呼我有点不太喜欢,因为感觉有点儿惨,实际上我没那么严重。但后来我也接受了,毕竟能感觉到给人一种激励的效果。

  新文化:参加这个节目最难忘的事是什么呢?

  孙东辉:最难忘的是认识了这个节目的选手、尤其是决赛圈这些选手。我们在场上是对手,在场下是特别好的朋友,我们现在成立了微信群,经常会在群里玩飞花令、射覆之类的诗词游戏。

  新文化:这个节目有遗憾吗?

  孙东辉:有,最大的遗憾是很多诗词如果是在台下,我可以把来龙去脉、包括背后的典故、作者的经历都说出来,在台上有时候一时间想不起来那么多,那些题我是答对了,但是在台上我可能来不及把背景娓娓道来,感觉展示得不够全面。

  新文化:最终你拿到了总冠军时,表现得挺平静。

  孙东辉:(笑)一方面我平时是一个不太张扬的人,一方面是因为我去参加这个节目,一开始就没给自己设定什么四强、六强的目标。《中华好诗词》是我参加的第一个电视节目,一点儿经验也没有,就靠平时诗词的积累,没目标所以就没压力。这个节目来的都是高手,到现在我也不认为我比他们水平高,选手中很多人比我更专业,不过既然有比赛就有输赢,实力相当的情况下,谁冲出来都是有可能的。

  新文化:今年你又参加了央视的《中国诗词大会》。

  孙东辉:因为我之前得过《中华好诗词》的冠军,他们在微博上私信我邀请我去,我本身也挺感兴趣,就去了。

  新文化:这个节目你录了几期呢?

  孙东辉:作为百人团录制了十期,其中两期上台了。感觉挺遗憾的,因为这个节目剪掉的比较多,每天从下午开始录,录到晚上八九点,播出只有一个半小时。

  新文化:参加这个两个节目感觉是不是很不一样?

  孙东辉:这两个节目理念不一样,《中华诗词大会》是普及大众的;《中国好诗词》是拔高的,把诗词真正玩转起来,从众多诗词当中让人体会到除了我们课本诗词外,课外也有那么多好诗词,推荐给大众。

  新文化:类似节目你还会参加吗?

  孙东辉:其实参加完这两档节目,很多节目都来邀请我,像《一站到底》、《我是联想王》、《中华好故事》……但我都没去。我的想法是我不太擅长这些事,我擅长的是诗词。我看了这些节目,我能照亮一阵子,但不太感兴趣,也不会有特别精彩的表现。我想的是,在做好自己本职工作基础上,看看书就行了,重复的节目就不想再参加,只有专门诗词类的节目我可能会考虑。

  背诗的秘诀

  “重要是坚持,没有任何取巧的办法”

  新文化:你是什么时候对诗词感兴趣的呢?

  孙东辉:高三的时候我在敦化市实验中学就读,当时班主任是一位语文老师,这位老师每天会在黑板上写一首诗,然后讲解,讲完才开始上课。严格来说,我是从那时开始爱好诗词,一直保持到现在。大概很久以前我就已经喜欢诗词,但自己没有发现,而这位老师激发了我对诗词的热爱。

  新文化:你的诗词储备大约是多少?

  孙东辉:2000多首吧,当然这只是一个笼统的统计。

  新文化:你是怎么背下来这么多诗呢?是因为记忆力特别好?

  孙东辉:有这方面因素吧,我觉得自己的记忆力还可以。另外我背诗的经验就是每天背诵,而且是题目、作者、诗词内容全部背诵。不用时间太长,每天拿出半小时或一小时,早中晚什么时间都行,但不能间断,一间断就会有惰性,必须保持每天看的状态,重在坚持,没有任何取巧的办法。有件特别有意思的事,我妹妹也想学我背诗,但她是那种心血来潮一天背十首八首、然后十天半个月不看的类型,其实这样最后的结果是个“零”。另外还有一个特别的经验,那就是你想记住一首诗,就要常用。

  新文化:可是日常生活里能用到诗词吗?

  孙东辉:可以啊,比如写一篇日记,写一些陶冶情操的小文章,如果引用过一首诗词的话,这首诗你可能永远不会忘。甚至说你发朋友圈,像我们在路上开车堵车了,你在朋友圈抱怨,就可以写:“还似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再比如我在这里一边喝茶一边接受你采访,那就是:“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

  新文化:怎么才能做到坚持呢?

  孙东辉:这是乐趣的问题,咱们很多人一说起读书就想起古人头悬梁、锥刺股这些非常困难的画面,实际上这是现代人的一种误读。当然不是说那种做法不对,它宣扬的是一种刻苦学习的精神,无疑是正确的,不过读书不应该只有这种画面,读书应该是乐在其中,每天看一会儿就不是刻苦了,就是乐趣,我今天没看呢,得想办法找时间补上。我背诗就是这样,这事儿我感觉有意思,背下来特别有成就感。

  新文化:这种乐趣能培养吗?

  孙东辉:能。但我感觉也不用强求,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爱好。

  新文化:背诗真的一点儿技巧也没有吗?

  孙东辉:如果硬要说技巧的话也是有一点儿的,就是掌握格律、对仗、平仄,这些掌握了音韵的感觉自然就出来了。比如说“雨里鸡鸣一两家,竹溪村路板桥斜”。想不起来“村路”这两个字的话,你根据上句来看,下句的第四个字肯定要放仄声字,就会想到“村路”。参加《中华诗词大会》期间,有一位百人团的成员问我:“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到底是‘春色满园’还是‘满园春色’”?”开始我也发蒙,但是考虑到平仄,如果是满园春色是不符合平仄规律了。掌握了平仄规律背诗就比较容易一些,而且这种掌握也不是特别高难,培养一种音韵的感觉,平平仄仄仄仄平,自然印在你脑海里。

  新文化:你建议从什么诗词开始背诵呢?

  孙东辉:先从经典的开始背:《唐诗三百首》、《宋词三百首》、《唐宋词一百首》和《千家诗》,这四本经典的集子看完,然后就按着自己的兴趣,自己喜欢的拿去背。另外就是我只看最经典的诗集,从来不买鉴赏、赏析的那种书。

  新文化:你对诗词有偏好吗?

  孙东辉:没有特别的偏好,只能笼统地说对唐诗宋词可能偏好一些,如果按着作者来说李白和苏轼偏好一点儿。

  新文化:你现在在看什么?

  孙东辉:看一本《李太白集》,因为我偏好李白嘛。

  新文化:你自己写诗吗?

  孙东辉:我一直在写,我现在写的一组诗叫《东山清辉戏赠唐才子百首》,东山清辉是我的网名,这组诗是我原创的诗词,发在我的新浪微博上,现在已经基本完成了。大概创意是选了一百个唐朝的诗人,然后根据这些诗人的生平、经历、诗词的写作风格,包括他们的趣闻,写给他们每人一首诗,为什么叫戏赠呢?诗词创作的根据不都是非常正统的事,有的是根据花边新闻所写,所以起名叫戏赠。

  诗词的力量

  “找到一些内心的力量,诗书是最好的力量来源”

  新文化:你读诗的时候,有什么特别的习惯吗?

  孙东辉:我会在脑子想象一个场景,比如说“萧鼓追随春社近,衣冠简朴古风存”,会想到春装的场景,淳朴村民的形象;“家家扶得醉人归”,会想到一帮人喝多了,家人扶着回去的画面;“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会想到凄冷的乡村村口的画面。这种想象不是有意为之,而是自然而然浮现的。我在上手术台之前脑子里出现了一首诗,就是杜甫的“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当然他登的是高台,我登的是手术台。(笑)除此之外,我还习惯去查一下诗歌的背景,尤其涉及到人物关系的方面,同时代的诗人大多都有诗词的互相创作,最著名的是白居易和元稹,也有不太为人熟知的,就需要自己去把脉络捋清楚。比如李白写《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里面写:“杨花落尽子规啼,闻道龙标过五溪。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就是写给王昌龄的,被贬到龙标去了,你看过这首诗,李白和王昌龄的人物关系就知道了,当然你光背诗的内容不行,你得把题目记住了。不背题目你还是不知道这首诗写的什么意思,光看诗不看题目不行,很难知道它的全部意思。

  新文化:你觉得自己算是一位诗词达人吗?

  孙东辉:诗词这个东西是这样的,越看越感觉自己会的太少,这东西太浩瀚了。诗词还有一个特色,就是它会随着你年龄、阅历的增长,才能真正地理解它的含义。有些诗词即使我背下来了,也没有完全理解,可能要等我五六十岁的时候才能理解。

  新文化:有没有一些诗词,你曾经不理解而现在理解吗?

  孙东辉:太多了,比如苏轼写过一首非常浅白的诗:“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惟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诗意很简单,稍微有点儿文学素养的人一看就懂了。但如果真正理解这首诗精髓和含义就不那么容易了,你首先得是有孩子的人,第二是还和孩子经历过一定的事情后,才能完全理解苏轼这首诗的意思。我之前不理解,体会不到写这首诗的心境和精髓。很多时候是这样,你只有经历了类似的事,才能理解一首诗的精髓。

  新文化:你觉得诗词为你的生活带来了哪些影响?

  孙东辉:带来的是一些潜移默化的东西,与其说是影响,我觉得诗词更像是一种修行,修成我自身的修养和更加丰富的精神世界。书读的多了,古人的这种微言大义了解了之后,无疑对你平时的一言一行都会有影响,日常说话唠嗑、行为,可能你没想到哪句古诗,但会按着他们的行为准则去做。还有就是我生过病,人在生病的时候需要两种药,一种是医学上的药,一种是心理上的药。不光生病,包括遇到困难挫折的时候,都需要一些精神力量推动,这种力量是从诗书里来。

  新文化:你平时的谈吐会夹带诗词吗?

  孙东辉:平时说话唠嗑不可能动不动说两句诗词,很容易让人觉得你这个人挺怪,我怕给人酸腐的感觉。不过诗词会给我带来一些好处,比如与朋友就一个话题争执不下时,我可以用一句古诗词反驳他,反驳完我就可以完全不理他,也是个乐趣。还有就是喝酒的时候爱说诗词,比如“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大笑)

  新文化:你儿子对诗词也有兴趣吗?

  孙东辉:也蛮喜欢的,主要是平时我和他妈妈总是潜移默化地影响他。他现在9岁,读小学三年级,诗词量有200多首吧。

  新文化:你是怎么教他的呢?

  孙东辉:我家里有块黑板,平时会抄一首诗在黑板上,不限定时间去让他背诵,闲的时候去看两眼,什么时候背下来什么时候我就换下一首。我感觉诗词对孩子的今后成长有好处,从应试角度也是有好处的,比如说写作文的话,合理运用古诗词的话,作文的确会比较出彩。

  新文化:你儿子的作文很好吧?

  孙东辉:很好,有两次被推荐上有一个叫《小学生作文》的广播节目去读作文。我觉得跟他从小背诗有关。这种影响潜移默化,不一定非得作文用到诗,但可能也会不知不觉用到诗意。

  新文化:如何让更多人喜欢上诗词?

  孙东辉:我觉得这是个社会氛围的问题,尤其是前些年的教育理念就是重视英语和数学等等,因为语文拉不开差距,英语和数学才能拉开,自然学英语、奥数的人得多。好在这些年国家也注意到这个问题,做了很多改革,还有号召全民阅读等举措,会让更多的人喜欢上文学,爱上诗词。(殷维)

责任编辑: 黄维
本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新华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新华网吉林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与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00-2016 JL.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华炫闻

吉林频道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529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