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草鞋背后的故事"开栏语

  “红军草鞋背后的故事”专栏,今天正式同广大读者见面了。
  1996年,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60周年之际,吉林省军区第四干休所84岁的老红军黄鸿瑞,将他亲手编织、离休以来一直在全国大中小学校进行长征精神教育的一双草鞋,送给采访他的原沈阳军区《前进报》社的一名记者时说:“你想让这双红军草鞋走进百所军营、万名官兵的想法很好,我满足、支持你!可以说,没有红军的草鞋,就没有今天的一切!你们报纸有得天独厚的宣传优势,不仅要为草鞋立传,还要永远传递下去啊……”实际上,黄老交给我们的不仅仅是一双红军草鞋,更是他离休后几十年来自觉弘扬长征精神,教育关心下一代的一个个感人故事。 详细>>

草鞋钩针勾起的往事

草鞋钩针勾起的往事

2016年8月16日上午8时,记者来到位于长春市吉林省军区第四干休所老红军黄鸿瑞的遗孀苑风云家中采访,苑阿姨今年虽然90岁了,但身子骨硬朗。记者夸赞苑阿姨头上的黑发比白发多,是怎么保养的?老人直言道:“我一辈子理发,从没到过理发店,都是在家我自己侍弄的。” 详细>>

传家宝

传家宝

2016年1月22日,我的百岁红军爷爷吴殿甲,永远离开了我。我从小就被爷爷带在身边,生活在那个住着十几位红军爷爷的大院儿,听着爷爷们的红军故事一天天长大,成长为东北师范大学的一名人民教师。今天,当红军草鞋再次开始在中国大地上接力传递,我的泪水却不由自主,爷爷,孙女想您! 详细>>

我的另一所大学

我的另一所大学

在举国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亲眼目睹一双红军草鞋,回忆起14年前我的大学时光,最令我感到幸运的,就是考入了吉林大学历史系,使我在这所全国知名的高等院校尽情徜徉知识海洋的同时,也享受着另一所特殊“大学”的滋养。 详细>>

我的特殊“长征”

我的特殊“长征”

我叫赵家宝,是吉林省军区长春第四离职干部休养所战士,1996年9月,我出生在吉林省榆树市的一个农村家庭,受当过兵的父亲影响,从小就对军营充满了向往。2015年,已经考入大学的我毅然投笔从戎。我坚信,经过火热军营的摔打历练,自己定能成为一名真正的军人,实现从军报国的人生梦想。 详细>>

“老红军群体”的讲台

“老红军群体”的讲台

作为活动的重要一站,“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草鞋传’全国接力传递活动”传递到吉林省军区长春第四离职干部休养所时,全所沸腾了!因为,这个所曾经有19位老红军,就有8位参加过长征。这些老红军既有爬雪山过草地的艰难岁月,也有抛头颅洒热血的峥嵘岁月,还有讲传统育后人的晚年岁月。几十年来,这个“老红军群体”,把长春的一座座军营、一所所学校、一个个社区作为讲台,宣传红军精神,播撒红色种子,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今天,在传递草鞋的追忆中,记者再次品味到了老红军初心不改、本色不变的执着信念。 详细>>

信念永存

信念永存

2016年3月19日上午9时,在长春老红军胡应臣的家里,当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草鞋传”全国接力传递活动发起人之一的“沂蒙新红嫂”朱呈鎔,手捧草鞋来到已99岁的胡老跟前时,干休所所长江夕州大声向胡老介绍:“她叫朱呈鎔,来自山东沂蒙山,今天到长春传递草鞋……”江所长的话刚说了一半,2个月来好像失去了语言功能、张嘴都是“啊、啊”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的胡老,坐在沙发上,用颤抖的双手接过草鞋打量一番后,突然神奇地开口说话了:“沂蒙山是革命老区,那有红嫂哩!……我们有一天死了进了棺材,也忘不了沂蒙人啊!” 详细>>

初心不改

初心不改

10年前的5月10日,原沈阳军区《前进报社》发起组织的“纪念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草鞋传’接力传递活动”在驻长某红军团举行首发仪式。当时89岁的老红军吴殿甲轻轻地抚摸着草鞋,眼含热泪地对官兵说:“从某种意义上讲,草鞋就是伟大长征精神的一个化身和见证,今天进行草鞋传递活动很有意义,艰苦奋斗、甘于奉献、英勇牺牲、敢于胜利的红军精神要代代传承下去。” 详细>>

老红军和新红嫂

老红军和新红嫂

传递红军草鞋,有2个人不能不说。一个是1960年送雷锋当兵、1976年送郭明义当兵,现在在辽宁省鞍山军分区干休所的老红军余新元。一个是2013年10月2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临沂视察时亲切接见和表扬的曾经的下岗女工、现在是企业家的新红嫂朱呈镕。 详细>>

播种精神火种

播种精神火种

一双红军草鞋,何以受万众瞩目?因为它是中华民族和子孙后代的精神火种!于是,带着草鞋主人——老红军黄鸿瑞九死一生、三过雪山草地的深深印痕,这双红军草鞋,从1996年6月25日,“走”进了2006年5月10日10时10分。在这个时刻,由沈阳军区《前进报》社发起的“纪念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草鞋传’接力传递活动”首发式,正在驻长春的某红军团举行。 详细>>

炊断粮

炊断粮

  在讲到长征中最不能忍受的饥饿时,黄鸿瑞说:“我记得那是1936年的6月,红军从西康炉霍一带进入了草地,那时的草地,一眼望不到边,好多地方都是稀泥地,一不小心,掉下去就没命了。有一天,一名首长骑的枣红马,让给了伤员。过草地时,牵马的警卫员一不小心,陷到稀泥里了,眼瞅着半个身子沉没了,那匹枣红马通人气啊,平时警卫员对马好,马就对他好,所以马一看主人遭难了,上前一步用嘴一叼,把那小警卫员硬叼上来了,可是那匹马自己却越陷越深,马越挣扎,下沉的越快,没一会儿工夫,马就要沉没了。 详细>>

最后一次党费

最后一次党费

黄鸿瑞指着他自制的“长征路线图”说,“你看,这就是党岭山。红军的一支部队到达党岭山下时,部长叫吴先恩,政委姓张。当时长征,每走一地休息时,部队首长都要在第一时间听取行军情况汇报,以便采取下一步行动。吴部长和张政委听到的第一条汇报就是不好的消息:今天又牺牲了15名担架员。因此,有些战士不理解,说天天抬着那些又笨又重的油印机啥的,也没派上用场,还累死了那么多战士,实在不值得,干脆扔了算了。 详细>>

传奇的草鞋

传奇的草鞋

这是老红军黄鸿瑞1996年6月26日赠送前进报社采编人员的一双草鞋。孙永库第一次见到红军的草鞋,触摸到它,顿感神圣又神奇。看到他对草鞋情有独钟,爱不释手,黄鸿瑞就笑了:“怎么,你想要它?”见势,孙永库赶紧说:“您老太辛苦了,这么大的年纪,还经常出去给学生、战士们作报告讲传统。我突然有个想法,我经常到基层部队采访,我可以带上这双草鞋,替您传递,让更多的官兵接受到红军精神的教育……” 详细>>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