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所就是咱老百姓的家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 网站编辑


  南平水文站决堤!

  大烟囱水坝决堤!

  1956年以来的最高水位!

  受台风“狮子山”的影响,吉林省军区某边防团三连南坪哨所上游的两处存水区出现决堤,激流伴随着暴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驻地南坪镇袭来。8月31日凌晨3时,南坪哨所勤务指挥室电话突然响起,“水位上涨很快,镇里还有300多名未及时转移的群众,请驰援!”接到南坪镇政府的求助电话后,连长程才按照前期的抗洪演练将队伍分成两批,自己带一队赶往南坪镇和边境经济合作区,排长孙野带一队赶往吉地村进行营救。

  8月31日上午9时,程才带队来到南坪村,挨家挨户进行搜索。20分钟后,他们来到孤寡老人朝鲜族阿妈妮金南姬家,程才透过窗户看到金大娘躺在炕上一动不动,门却反锁着,程才二话不没抄起木棍把门撬开。

  “大娘,洪水快来了,为什么还不走。”程才着急地问。

  “我身体不好,走不动了,就让我在这待着吧。”金大娘有气无力地回答。

  “那怎么行,我来背你。”程才背起金大娘就往外跑,从金大娘家到安全地带有20多分钟的路,程才一路小跑,头上豆大的汗水混着雨水不停流下来。

  上午11时,排长孙野带领的一队来到吉地村81岁的老敏头家,这个老敏头在吉地村是出了名的倔,自己认准的事谁也改变不了。此时,他正坐在炕上吃饭。

  “敏大爷,咱哨所的饭菜不比家里的差,咱先转移,到了哨所想吃啥吃啥,一会洪水来了,别说吃了,跑都跑不了。”孙野苦口婆心地劝着敏大爷。

  一旁的76岁的老伴也坐不住了,“孩子们都这么说了,肯定很严重,你就听听吧。”

  “有啥严重的,我在这个村里住了70年了,也没发生过什么大事,等我抽口烟再走。”官兵们只能耐心等待。

  吃完饭,抽完烟,敏大爷简单收拾了几件衣服,跟着官兵们出了门,刚出门就被吓了一跳,洪水已经快没过膝盖了,敏大爷有些惊慌失措。

  “水来的怎么这么快,这么大,你们把时间都浪费在我身上了,太对不起你们了。”愧疚的敏大爷一边哭一边说。

  “大爷您别担心,我们会把您二老安全送出去的。”说完战士们背起两位老人就冲向湍急的水流。

  家住南坪村65岁的蔡大爷有一辆铲车,他决定等洪水来了直接躲进车斗里,连长程才向他说明了这次洪水的厉害程度,他仍不以为然,没办法,几个战士“强行”把蔡大爷架走,走出去100多米,等大家再回头看时,洪水已经淹过了铲车的车斗,蔡大爷擦擦额头的汗惊恐地说:“多亏了你们,不然我早就被洪水冲走了。”

  下午14时,官兵们终于在洪峰到来前将300多名老百姓转移到哨所,而哨所此时已成为一个与外界隔绝的孤岛。

  “这可怎么办,不会真死在这里吧,我还想看看我的外孙。”自小在南坪镇长大60多岁的朝鲜族阿妈妮吴太金老人伤心的留着泪说,其他的老百姓也出现了焦虑的情况。

  “大家不要惊慌,我们哨所目前属于安全地带,前期物资储备足够,老百姓是我们的亲人,哨所就是咱老百姓的家。”指导员张力一边安抚百姓们的心情,一边和连长程才研究紧急召开部署会。

  “我建议我们哨所的官兵把班级空出来,把行军床都用上,首先保证年纪大,体弱多病的群众能有一个良好的休息环境。”指导员张力第一个发言,“每天派出官兵查看水位情况,做好准备工作。”连长程才接着说。“由于近期天气变化,建议每天熬一锅姜汤,受灾人员多,先保障好老百姓的饮食,我们哨所官兵分批吃饭。”司务长张立新的建议得到了大家的赞同,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心里面装的都是百姓的安危。

  哨所的食堂只有四张餐桌,为了给百姓们提供一个好的饮食环境,战士们把能用的桌子全部搬了出来,临近中午,指导员带着战士们扒苞米,另一边炊事员赶紧用野战炊事单元烧火做饭,不一会儿,热乎的姜汤、鸡蛋、香喷喷的玉米就准备好了。百姓们吃完饭后,战士们分成两批,第一批收拾餐具,打扫卫生,避免出现疫情,第二批快速吃饭,然后交替进行。

  为了安抚百姓们焦虑的心情,哨所里的班长骨干开始发挥心理疏导作用。56岁的老人吴顺姬一直一个人居住在南坪镇,险情发生后,用他自己的话说“我已经抱着必死的心,哪里也不想去了。”哨所战士发现他后,强行把他带到了哨所,班长胡鑫鑫是哨所的心理骨干,他不断开到吴老要已良好的心态对待生活,每天陪她聊天,如今吴老已经改变消极的思想,还想着洪水过后要好好的收拾收拾自己的屋子。

  夜深人静,宿舍、活动室、会议室这些条件好的房间里百姓们盖着厚实的军被进入了梦乡,可是官兵们去哪儿了?他们都在餐厅、储藏室、走廊的地面上枕着衣服,盖着薄薄的毛巾被簇拥在一起,室外,几名官兵正警觉地观察着水位情况。

  9月3日,随着社会各界力量的汇聚,终于打通了通往“孤岛”的道路,11时34分,运载救灾物资的火车驶进南坪站,一群穿着常服的战士引起了记者注意,他们是三连的退伍老兵,因为被洪水围困,他们没有按时返回团部。他们放下行李,开始完成自己军旅生涯的最后一项任务,搬运物资。物资搬运完后,他们乘坐这趟火车返回团部,老百姓自发的前来和退伍老兵依依惜别。

  在哨所成为“孤岛”的这些天里,老百姓的生活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有哨所官兵们的细心呵护,百姓们都说:虽然灾情很严重,但在哨所里,就像在家里一样温暖,关键时刻还得看咱人民子弟兵。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828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