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页至手机
您现在的位置:新华网吉林频道 >正文

一样的辛劳值守,不一样的新潮炫酷

时间: 2017-01-24 16:05:48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网长春1月24日新媒体专电(记者郎秋红 姚湜 孟含琪)灰头土脸、爬上爬下、烟熏火燎……在大多数人眼里,环卫工、巡线工、供暖工等工种“没技术”“脏苦累”,而且越到年节越忙碌,“人家过年他过关”。今年春节前夕,一样的大雪纷飞,一样的辛劳值守,记者走近这群人,却发现他们其实很潮很炫酷……

  电力巡线员彭星星:带着无人机去巡线

  清晨七点,记者跟随国网长春供电公司的巡线员彭星星来到将要巡查的高压铁塔下。

  头戴棉帽,裹着厚厚的棉衣,随身背着水壶和木棍。彭星星的工作就是游走于长春所有的66千伏以上高压铁塔间,用望远镜探查找隐患。“中午顾不上吃饭就出去巡线,拿水就可以了,但木棍可不能忘。”巡线路多半在郊区,他常常要穿过无人荒地或翻墙前行,巡线过程中遇过蛇,也遇过狗,所以随身带着木棍防身。

  “以前最怕的就是一些故障需要登塔才能检查。”彭星星说,夏天还好,每到冬天特别是下雪天,寒风凛冽,越向上爬风越大,塔摇晃得厉害还很滑。一上一下要一个多小时。每次返回地面时,都是一身冷汗。“尽管有保护装置,但有时心里还是‘犯怵’。”

  今天要巡查的高压铁塔有80米高,抬头望上去有点眼晕。记者正在想像他怎么爬上去,只见彭星星和他的同事周梁打开了一只箱子,拿出了一架无人机。黑色的机身,机上连接着六个螺旋桨,还有一个像照相机镜头一样的“眼睛”。

  周梁将无人机放在地面上,操控遥控器上的按钮,伴随着低沉的轰鸣,无人机轻捷地飞到半空。彭星星则操纵遥控键,控制无人机上的镜头遍巡铁塔。不到20分钟时间,搞定。

  “过去登一次塔就要一个多小时,我最高登过100多米的塔,当时让业内都赞叹,没想到现在动动手指就取代了。”彭星星班组的班长周海玉已经工作了21年,是当年的“登塔能手”,没想到现在被无人机“抢了风头”。

  据介绍,除了无人机,电力检修现在还用上了绝缘子探伤仪、智能巡检机器人以及安防可视系统等高科技“神器”。过去很多需要人工登塔才能进行的检查,如今只需要操控设备就能诊断。

  巡线结束后的彭星星给远在河南的妻子打了电话,还“炫耀”了他的新搭档——无人机。“尽管今年过年不能回老家,家里人也觉得遗憾,但听说有无人机代替人工登塔,全家人又高兴又羡慕。”他得意地说。

  环卫工王福成一家:开着对讲机扫大街

  腊月廿四,长春降了一场中雪。

  过去,东北的环卫工人最怕冬天下雪。王福成干了17年环卫工作,刚开始做环卫工作的头几年,长春下过几场大雪,积雪深处要没过小腿。那时候,王福成和工友们夜里12点就出门扫雪,整宿地用锹铲、用镐刨,再用小推车把雪运到集中堆放处。零下20多度的东北深夜,不仅觉不出冷,反而浑身大汗。被汗水浸透的棉袄直接冻在身上,脱下来能直接立在地上不倒。

  现在情况完全不一样了。雪还下着,马路上的“清雪机械队”就忙活开了。中型雪滚车在前打头阵,两、三辆车依次错开,借助滚刷将路面积雪清扫至道路外侧车道。随后皮卡雪滚车对中型雪滚车遗漏的区域进行针对性清扫,再由“道路宝”将外侧车道的积雪收拢存储,转运至指定存雪地点。近两公里长、单向四车道的清扫路段,不到半个小时便可以全部清扫完毕。

  “现在都机械化了,工作量‘小’多了。”王福成说,他的老伴、儿子以及女儿夫妇俩都是环卫工人,全家人经常开着电瓶车去清扫。女儿王丽娟说,用电瓶车收垃圾,效率比以前蹬三轮不知道高了多少倍。“比如我工作的建设街,蹬三轮一个小时顶多走两圈,电瓶车轻轻松松跑四五圈。”

  采访中,王福成的口袋里不时传出对讲机的声音,这是队里发的“新设备”。平时,区环卫保洁处的工作人员会开车在路上巡段,发现问题会第一时间在对讲机里向“班长”王福成“报告”。“比如哪里突发车祸要处理现场,甚至哪里地上有一张纸,也会随时通知我们找附近的人去处理。”

  “条件越来越好。”王福成说。单位租用了一间大房子给队里做休息室,大家有了休息喝水的房间。他还给记者“显摆”了一下新发的工作服:“这里可以挂肩灯,这个反光条反光材质相当优质,特别亮,还有安全警示牌呢。”

  供暖工人申恩会:守在电脑前“烧锅炉”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在东北,没有比冬天供暖更重要的事儿了。

  在长春房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房屋供暖总公司吉顺分公司,四台单台20吨黑色锅炉并排矗立,金黄色的火焰在炉膛内熊熊燃烧。

  隔壁的控制室里,58岁的申恩会坐在电脑前,不时看一眼电脑上的数字。“这里显示黄色底色的数字都是可以设置的,例如超温设定、炉排转速、给煤量等等。”申师傅说,现在供暖锅炉都是电脑启停,自动化控制,再也不用“烟熏火燎”了。

  1988年,申师傅进入吉顺分公司。当时锅炉房里有6台6吨的手烧锅炉,上煤工要用小推车把煤推到炉边,再用锹把煤扬进锅炉。作为炉前工,申师傅的工作是蹲在热烘烘的炉前看火,根据火烧程度,判断炉温。一班8小时下来,他的纱布口罩都是黑的。当时,除渣工的工作环境更为艰苦,他们要跳进冷却的锅炉内把煤渣用锹铲出来,煤渣的温度有200度,炉内温度也有60度。

  这样的工作一做就是十几年。慢慢的,锅炉房的设备开始更新换代,6吨手烧炉变成了10吨的半机械化炉,又变成如今20吨、40吨的机械炉。只要把煤卸到上煤口的巨大坑洞里,煤就会顺着传送带自动运送到锅炉房的锅炉内,燃烧过后的煤渣顺着排渣口自动排出室外。

  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我们收获的是越来越多的惊喜,看到的是越来越多的希望。


纠错 责任编辑: 郭聪


新华社主办 版权所有: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0-2015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新华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新华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我要链接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 | 广告服务 | 技术服务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3070950 京ICP证010042号 京公网安备:110000000015号 |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3020)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可信网站认证 | 百度原创星火计划


点击图标关注 新华网吉林频道 更多精彩内容!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376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