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华网吉林频道 >正文

新华社:“活证据”孙元信:替惨死矿工说句公道话

时间: 2014-12-10 08:37:42 星期三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社长春12月9日电(记者刘硕 王昊飞)吉林省辽源市西北,在东北沦陷时期辽源矿工墓尸骨陈列馆里,累累白骨连排成片,这让83岁的孙元信老人触景生悲。当年,孙元信以童工身份见证了这片“人间炼狱”上的众生惨象,也经历了日军投降、辽源解放后这里的重生与繁荣。

  辽源矿工墓是1931年至1945年日本侵华强征劳工的重要证据。据不完全统计,日本侵略者占领辽源的14年间,被迫害致死的矿工达10万人之多。孙元信常说,这里埋葬着太多在日本人残暴统治之下死去的矿工,他要用自己的方式替惨死的矿工们说句公道话。

  1931年出生于山东省淄博市博山县口头乡的孙元信,11岁时便因生活走投无路随父亲“闯关东”。“日本侵略者在山东实行‘三光’政策,老家的粮食和房子都被日本鬼子抢光和烧光了,八口人只活下来五口”孙元信回忆道,当时正赶上西安(辽源市旧称西安县)煤矿谭家柜把头到山东招工,承诺一个月能挣多少多少钱,有房住,有粮食吃,父亲认为有生路,就带着一家五口人上了运送工人的闷罐火车。

  但孙元信的父亲没有想到,信了日本人的“鬼话”,他们满怀希望来到的是一座名副其实的“人间炼狱”。

  一家人只给一铺炕睡,光干活儿不给发工资,每天只给4角钱饭票,每顿饭都少得可怜,吃的玉米面还是发霉的……当孙元信一家人发现招工只是个骗局,一切为时已晚,日本人在矿区设置的重重围挡让他们无路可逃。孙元信的母亲来了一年多就去世了。

  孙元信回忆道,当时被抓来的劳工都被安排到采煤和掘进一线干活,两层铁丝网外加一层电网,剥夺了他们的自由。工人连上厕所都被要求脱掉上衣或鞋子,目的就是让他们尽快回来,无法逃脱。

  “我父亲下井挖煤受了两次伤,有一次脚被砸了,肿得像馒头似的,不能下井,要请假,有个外勤叫杨密林,叫囔着说‘孙守仁,你脑袋硬不硬,硬就得上班!’没办法,我父亲把胶皮水袜子剪开缝在脚上,强挺着去上班。”孙元信在回忆录中写道。

  东城采碳所的方家柜,是孙元信的记忆中最像“人间炼狱”地方。孙元信的住处距离方家柜比较近,因此经常到方家柜附近走动,捡捡破烂。他至今依然清晰记得方家柜矿工们的生活状况:工人头枕着砖头瓦块,炕上铺的是麻袋片,吃的是窝窝头。

  由于工人长期吃不饱,穿不暖,体力严重透支,有的病死在冰冷的炕上,有的累死在下井的路上。“我当时看到方家柜天天死人,矿上每天给方家柜二十口棺材,还是不够用,有的就用铁丝或者用树叶卷上用铁丝捆上,有的一个棺材就装两个装三个。”就这样,堆放矿工尸体的方家坟成为矿区最大的“万人坑”。

  孙元信告诉记者,当时日本侵略者根本不顾工人死活。生病的矿工会被安排到专门的病残矿工隔离区,不仅不给治疗,还要劳动直至死亡;日本“强盗”采用“人肉开采”政策,掌子面刚放完炮,日本人就硬逼着工人进去扒煤,所以冒顶事故经常发生,每天都有人被砸死;瓦斯爆炸也时有发生,1942年9月23日泰信一坑瓦斯煤尘爆炸,全井617人全部遇难。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后,矿工们的噩梦终于结束了。

  解放后,孙元信当上了一名煤矿工人,并逐步走上管理岗位,工作认真细致,在任期间避免了多次重大事故发生。“解放后我们做矿工的心情完全不一样了,有干劲儿,有奔头,有保障。”他说。

  如今,孙元信拥有一个20多人子孙满堂的大家庭,生活美满。在子女和孙辈眼中,亲历苦难的孙元信是家中的“一块宝”。

  “我不止一次看到过父亲回忆从前痛苦经历时痛哭的场面,也不止一次听父亲讲起当时的点点滴滴,虽然可以达到‘耳朵都出茧子了’的程度,但每次听都对内心是一种震撼,如临其境,深受教育。这些苦难的记忆深深印在父亲的心中,虽然他年龄大了,但就算把其他东西都忘记,也不会把这些记忆忘掉。”孙元信的儿子孙喜贵告诉记者,孙元信经常会给子孙们讲述苦难的经历,让他们“受受教育”。

  作为日本侵略者奴役劳工的“活证据”,孙元信正极力以自己的方式进行控诉。文化程度并不高的他,历时四五个月手写完成长达五十多页的回忆录,清楚记载了日本侵略者的累累罪行。

  每逢重大纪念节日,孙元信还与健在的矿工们一起到矿工墓担当公益讲解员,他说:“孩子们一定要记住这段历史,知道生活的不易,珍惜当下的幸福。”

  每次来到矿工墓,孙元信都难掩内心的悲痛。“今天我们都过上了好日子,但是我们不能忘了哪些惨死的矿工经受的苦难和冤屈,我是那段历史的见证人,我要把我的经历跟大家分享,用我的感悟,替死去的矿工们说句公道话。”孙元信说。(完)

责任编辑: 东亮

官方微信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3583454